回到頂端
|||
熱門: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家庭權責的重新定義與詮釋】

滔客/ 2017.04.24 00:00
有種家庭光看之下就不幸福,爸爸不在,媽媽不負責任,小孩只有御飯糰當三餐;也有種家聽看起來很幸福,爸媽健在,家中富有,小孩多才多藝,甚麼都有卻都不是他真正需要的。《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彼らが本気で編むときは)》則提供另一種家庭,選擇自己的家人,認識對方並了解對方的需要,打破血緣和性別上的門檻,獲得真正成為家人的資格。

父權與女權的墮落傳統家庭的落敗是這部電影裡鮮明的議題,不管是柿原琳佳飾演的小友還是込江海翔飾演的小凱,他們待的原生家庭裡都沒出現父親的身影。父權是傳統家庭的中心權責,少了這個核心便使得傳統家庭的運作失衡。《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從一開始就摒棄了父權的傳統思想,將時代背景設定在這個科技發達、思潮轉變的現代,所以家庭中可以沒有父親的存在,也之所以負責家庭的人可以是其他家庭成員,想當然耳母親會是繼父親後的另一個令人信服的選擇。然而,當許多電影建構出良好的單親家庭或女權家庭,如《雪季過客》的琳達和薇薇安或《高年級實習生》中的茱兒,《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偏偏再度打擊女權。小友的母親是個任性且不負責任的媽媽,小凱的母親是個傳統保守、頑固強勢的女性,女權的正面和推動在這部片並沒有成功。《當他們認真編織時》不只是呈現傳統的父權落敗,也表現了新潮的女權失勢,這部片遺棄了原生家庭該有的權責,導向重組家庭的建立和優勢,給予另一種家庭要素的選擇和重要性。

不完美的女性資質小友接下來借住的家庭是由桐谷健太飾演的舅舅牧生以及生田斗真飾演的戀人凜子同居的地方。凜子是個跨性別女性,《丹麥女孩》挑選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飾演跨性別女性,艾迪瑞德曼本人保有的羞澀和纖細呈現出女性細緻的美麗,不過也因為過於貼近女性,使得他本身的男性特質全失,將跨性別推向一種追求完全的女性特質。《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則保有了生田斗真的男性特徵,不管是男人大大的手掌在片中點綴而出,還是有稜有角的臉部沒完全用化妝掩飾,這些導向讓他確實保持了跨性別人士的「瑕疵」,這樣的凜子更能述說跨性別人士的心境和生活,因為這點不完美正是他們獨有的特色。凜子雖然仍有不完全的女性特質,可是卻能熟絡掌握傳統上所謂女性的義務,像是護理工作、做飯打掃等,還能找到方法與小友分享女性間的話題。當小友的媽媽都沒辦到時,凜子卻成功重建了母親和女兒該有的情誼,加深了性別和非血緣不是家庭的最終元素,跨越這兩道門檻還是能建構美好的家庭。

性別/性向在家庭裡的可能性小友和媽媽的家是對女權的打擊,小凱的家庭不只是唾棄女權的強勢,更是對中產家庭的打擊。小凱的媽媽是個標準的望子成龍型,她要兒子不只是「正常」,還要「優秀」。因此,她送小凱去補習班和音樂班,盼望他長大後能有一番見識。但是這些種種壓著小凱喘不過氣,甚至壓抑了自己喜歡男孩的性向。小凱無法成為媽媽心中的男性,因為他溫柔纖細,不帶絲毫陽剛特質,也因為他是男同性戀,他不會/不想和女性結婚生子,他不是父權或任何陽剛權威的可能性,也可能危及傳統家庭的中心思想。看似「正常優異」的家庭在小凱受不住壓力而吞食安眠藥的情況下崩解,反觀凜子和父母和平的相處,凜子的母親不但接受凜子的性向,還給予一定的支持,使得凜子能健康強壯得克服困難,成為一個善解人意、細心體貼的大人。《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在家庭中釋放了性別和性向的限制,這種強壓和支持的概念雖然簡單,卻給予了兩種可能性讓觀眾思索。如果凜子和小凱互換處境,結果會不會也不同?

真正構成美滿的家庭是甚麼?對現今的我們,性別、地位或血緣已不再強求,凜子成功給予小友對家庭的想像,她了解怎麼和孩子們溝通,意識到他們的需求,卸下他們的心防,成為他們生活中重要的一員。《當他們認真編織時》用情感重新定義家的概念,用選擇去剖析一個家該有的要素以及成員間相互照應、扶持的重要。片中出現許多一鏡到底的場面,演員在鏡頭前一氣呵成五到十分鐘的劇情,挑戰細緻的演技和走位,使得影片的連貫性搭配著不間段的情緒變化更加令人動容,體現出家庭相處前一分鐘和後一分鐘的轉折與事件,讓觀眾身在其中體會這個可愛親切的重組家庭。

圖片來源〔1〕絕色國際官方臉書〔2〕IMDb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