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王永慶 蔡英文 麻疹

浩然於天地間的殷之浩(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4.22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營建業因經濟條件較優渥,故熱心公益、樂善好施的也較多,譬如華南工程的故董事長廖欽福(福華大飯店國際連鎖集團創辦人)、桃園華升營造廠故董事長黃崇鵬(前立法委員黃政哲尊翁)、台灣區營造公會故理事長林進丁(前立法委員林炳坤尊翁)等等,惟這些先賢做公益範圍與殷之浩先生相比都有其侷限,如廖欽福早期局限在台北地區(後來隨著福華大飯店的版圖而逐漸擴大)、黃崇鵬則侷限在黃氏宗親,林進丁則局限在高雄、澎湖的澎湖鄉親,祗有殷之浩是超族群無國界的,他為了行善事做公益而成立「浩然基金會」,洽如其名,「浩然之氣、貫通日月」,真是「浩然於天地之間」,大哉!善哉!

殷之浩生於1914年,正當世界發生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為國民政府前財政部次長殷汝驪之子,所以殷之浩也算是權貴子弟;1936年,他順利在上海交通大學土木工程學院完成大學學業,即進入隴海鐵路和川康公路管理局服務,學以致用的發揮專長﹔當年上海交通大學除了培養工程專業人才外,也是培養中國實業家的搖籃;1941年正當太平洋戰爭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如火如荼在全球各地烽煙四起之時,殷之浩在戰時行都重慶創立「偉達營造廠」,1945年二戰結束後改名為「大陸工程公司」迄今,所以殷之浩本人誕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大陸工程公司則誕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兩次大戰在中國營建界都有非比尋常的意義。

1949年殷之浩帶著大陸工程公司和妻子殷張蘭熙隨國民黨政府「轉進」台灣,這是當年少數隨政府來台的營建界、另四家是「工信工程公司」、「陸根記營造公司」、「馥記營造公司」(來台後改為「台灣馥記營造公司」)、「江西寶泰營造公司」,其中大陸工程公司和工信工程公司都曾是台灣最大營建產業,獨佔鰲頭好多年。

殷之浩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又是權貴子弟,他承攬的工程當然都是大工程,由於學歷高、見聞廣博又有國際觀,養成他一身雄才大略的氣勢磅礡個性﹔剛到台灣時雖是百廢待興,政府財政又捉襟見肘,根本無力推動重大工程,但雄心勃勃的殷之浩還是自美國引進「預墨混凝土」、「灌漿基樁技術」等新式工法用於興建國立清華大學水池式原子反應爐,領先台灣各公民營營建業。

1963年,高玉樹市長將推動「都市化政策」,為使市容更臻整齊清潔美觀,殷之浩所主持的大陸工程公司率先在林蔭大道的敦化南路旁興建台灣第一批集合式住宅﹝公寓﹞,結果銷售量及銷售額好得令人眼紅,許多建設公司(如國泰建設、太平洋建設、台北房屋等)紛紛跟進,創造台灣第一波史無前例的房地產榮景,殷之浩的慧眼識時務也創造營建業變成台灣火車頭工業的地位。

惜乎好景不常,1964年,在蔣經國的主導下,不知台灣民間疾苦的「萬年國會」立法院三讀通過「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允許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所屬榮民工程處(簡稱榮工處)有優先議價承攪公共工程的權利,不久經濟部所屬的中華工程公司和台灣省政府所屬的唐榮公司營建部紛紛跟進,在威權政府的霸凌下,形勢比人強,民營營造廠失掉公平競爭機會,祗好忍氣吞聲委身當公營營造業的小包(這在當時也是違法的);斯時,在全台灣4000家營造廠(含特甲級、甲級、乙級、丙級四類)中充當公營營造業小包商者逾2000家,換句話說,公營營造業根本不是營造施工業而是營造買賣業,他們把特權議價的工程馬上轉手賣給民營營造業施作而賺取其中差價,如此,民營業者為求生存祗得仰人鼻息,政風為之敗壞,社風為之不公不義,這是蔣經國最差勁的惡政,埋下台灣有良心的人民對蔣家及國民黨不滿的基因,俟蔣經國晚年樹將倒猴已散,國民黨那群靠特權混飯吃的徒子徒孫已孤臣無力可回天,祗好再卑躬屈膝向共產黨輸誠討飯吃了,蔣經國啊!作孽啊!

一向行俠仗義、義薄雲天的殷之浩當然路見不平就要仗義執言、仗義疏財,雖然他在房地產開發和後來的台橡、宏碁電腦都賺進不少鈔票,他也不一定要去搶政府的公共工程,但他就看不慣這種不公平的特權惡政,他率先自己掏腰包並聯合一些營造業成立「爭取公共工程公開招標委員會」,自任副主任委員,敦請當時全國營造公會理事長楊天生先生擔任主任委員,對蔣經國領導的政府展開長期嚴峻艱難的抗爭,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國民黨政府也知道蔣經國這套惡政實在天理不容,嚴重坑殺人民公平競爭的權益,且不符合國際市場商業競爭規則,終於在簡又新擔任交通部長時下令禁止榮工處優先議價公共工程的特權,殷之浩不畏強權據理力爭又得到一次偉大的勝利﹕(在蔣經國手上爭權益真是提著腦袋玩命的,所以值得加飾「偉大的勝利」),這是殷之浩自己花錢為全國民間企業爭公平競爭機會,當然是「公益事務」一件,今天全國工程業者能公平、公開競爭政府公共工程,都要感謝殷之浩當年大公無私的奉獻與大無畏的與蔣經國抗爭。

殷之浩做的公益很多也很廣,他行善天下幾乎不分黨派、種族、宗教、地域、更包括兩岸在內﹔他為了做公益而成立「浩然基金會」以揚「浩然正氣」之意;原來早在1913年,殷之浩的尊翁殷汝驥先生(後來擔任國民政府財政部次長)承革命先烈黃興先生指示在日本東京成立「浩然盧」,用以照顧因反袁世凱而流亡日本的青年同志,並教授其法制、武術、軍術之學,用玆表彰國民革命之「浩然正氣」;殷之浩先生出世後取名「之浩」亦因應「浩然盧」,希望兒子將來亦富「浩然正氣」,綜觀殷之浩一生行誼亦從未辱其尊親雅囑﹔1974年,為感念父親作育英才之義行,他在台北成立「財團法人浩然基金會」,以辦理文化、藝術、科技、環保及慈善事業方面的公益事業,1994年4月殷之浩仙逝後,「浩然基金會」傳承到他的么女殷琪小姐手上,繼續致力全球性的公益活動。

殷之浩創辦「浩然基金會」的動機很簡單,就是「要為全球華人做一點事」,於是他從華人小孩開始,每年夏天舉辦夏令營「浩然營」,讓小孩利用「浩然營」一起學習、一起生活、一起交流﹔然後逐次提升到少年、青年、成人,如此為世界各地華人菁英分子建立一個交流、互動、拓展視野的學習空間﹔其青壯年參加對象包括企業界、學術界、政府公務員及其他社會服務領域之人才來參與一系列有關個人成長、台灣發展、區域合作、世界潮流等主題的課程與活動,藉由短期的研討活動,擴大個人專業領域之外的知識範疇與社會關係,並提升對世界的人文關懷。

1991年,殷之浩以浩然基金會名譽捐贈新臺幣九億給新竹國立交通大學興建圖書館總館,1998年正式啟用 ,命名為「浩然圖書資訊中心」,總樓地板面積9700多坪,這是殷之浩以校友回饋台灣交通大學的偉大壯舉,嘉惠學子千千萬萬,現在這座交大圖書總館地下一樓還設有「殷之浩先生紀念館」、「浩然國際會議中心」、「交大校友總會」:1993年殷之浩捐贈1000萬美元給上海交通大學徐匯校區興建高科技大樓一棟(他仙逝後殷琪小姐再加捐200萬美元),大樓落成啟用後,當時中國國家主席兼黨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先生親題「浩然高科技大廈」以示永遠銘誌之意。

殷之浩先生曾任交通大學校友會世界總會長,對全球交通大學校友照顧甚多,深獲交通大學校友之敬重,連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和殷之浩見面都謙稱「我是以交通大學校友身份謁見殷總會長的」,可見他受全球交通大學校友之推崇。

他照顧交通大學校友最有名是在1976年施振榮要創業時去找殷之浩投資,那時施振榮和幾位投資股東都是科技人才,缺乏資金,對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研究所畢業的施振榮小學弟,殷之浩看完投資計劃,二話不說就投資近億元新臺幣,而且不擔任董事長,不要經營權,不參與經營團隊,祗接受一個「榮譽董事長」的榮衙﹔相同的事﹕他大陸工程公司的徒弟章民強出來開「太平洋建設公司」,這是「徒弟下山要和師父挑戰打對台的」,殷之浩不以為意而且樂觀其成,投資最大股東卻祗同意由不諳營建業的文學家太太殷張蘭熙女士擔任常駐監察人,第二大股東「太平洋電線電纜公司」董事長孫法民擔任董事長,章民強擔任總經理,讓章民強全力發揮專長﹔還有康寧祥辦「首都早報」時也去找殷之浩,那時報禁剛解除,為了讓台灣有一份「真正為台灣發聲的報紙」,他也拿出新臺幣八仟萬元,雖是最大股東但也不擔任董事長或社長,一年後將近二億元資金燒光了,康寧祥棒著一大本的帳冊和傳票給殷先生看,但他不看一眼祗問說「還需要多少錢?」康寧祥不好意思的說﹕「先停刊一下」;由此可見,殷之浩的公益觀點是「愛台灣、愛華人、愛地球」,有些統派人士說殷琪小姐是挺綠的,這些人是小鼻子、小眼睛的意識型態作祟,目光如豆難看清殷之浩父女的偉大格局。

1990年,殷之浩還參與設立「時代基金會」,贊助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之台灣研究計劃,協助國家未來定位、經濟發展策略及人才培育。

殷之浩先生應是上世紀國內營建界最有國際觀的人士,台灣營建界的國際關係就靠他和鄒祖琨先生硬撐著,到今天台灣各產業團體在國際團體中還用「中華民國」名義參加的僅剩營建業和「會計師公會」(中國大陸近二十年才有這種行業),此可算是殷之浩先生對中華民國台灣的偉大貢獻﹔也因為殷之浩生前熱心國際同業事務,各國都不願提所謂的「排我納匪」案﹔連中國前國家主席兼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先生對殷之浩「總會長」都推崇萬分,「排我納匪」案在國際營建界就當然不會發生了。

1972年,殷之浩發起成立「中華民國不動產協進會」,1974年加入總部設在巴黎的「世界不動產總會」,1980年殷之浩當選為「亞太不動產聯合會」會長,並爭取到1986年「世界不動產總會年會」在台北舉行﹔1988年殷之浩先生更上一層當選為「世界不動產總會」會長﹔1991年,殷之浩再當選為「世界營造公會」總會長,這在台灣不但是空前的殊榮,未來百年內可能難有人再登此大位﹔蓋全球幾乎每個國家都有營造業,但要經濟發達國家才有「不動產投資業」,所以「世界營造總會」就是營建業的「聯合國」,可見殷之浩先生在國際營建界之崇高地位。

要特別一提的事,殷之浩擔任世界營造總會會長任內,適逢世界銀行欲利用國際資金改善第三世界的住宅品質,商請世界營造總會擔任諮詢顧問角色,殷之浩即利用總會長召開理監事會議之便將世界銀行董事會一同邀請到台北國際會議中心開會,這是世界銀行總裁第一次率董事會和高級行員到台北開會,當年李登輝總統和中央銀行總裁都親自參加開幕典禮,這也是中華民國總統有史以來唯一一次參加聯合國所屬世界銀行董事會開幕典禮,報紙以頭版頭條刊出時,台灣沒幾位讀者知道幕後促成這件台灣國際關係史上之大事者是當時擔任世界營造公會總會長的殷之浩先生﹔殷先生私人出錢出力為台灣做了很多國民外交的工作,其中還包括文學家夫人殷張蘭熙擔任的「國際筆會」副總會長在內,讓「國際筆會」的文學作家對台灣留下美好而深刻的印象。

1994年4月27日,行善天下、公益國際的殷之浩先生殯天與世長辭,哲人其萎忽悠已23年,浩然正氣卻長留人間,留給世人無限懷思,未來台灣營建界要找第二位像殷之浩如此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人,難矣!現在「浩然基金會」已由他么女殷琪小姐接篆視事,善行依然不停地佈施五湖四海,大陸工程已成國際性跨國大企業,其工地遍及美國、中國、印度等大國;殷琪小姐主導興建的台灣高速鐵路將與劉銘傳興建台灣鐵路一樣留名青史,吾人則更希望殷小姐效法尊翁在全球營建界發光發熱的榜樣,為台灣營建業再創世界性的光輝。(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