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主播 雷陣雨 奧林匹亞

蠶食負能量 孩子讓我轉大人

優活健康資訊網/優活健康網編輯部 2017.04.15 00:00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身分/男人:年輕的某段歲月裡,我很愛走路。住在山上,想去哪裡,就背起包包、穿上鞋子,打開門,從山上往山下走。

因為時間太多,因為寂寞太多。走著走著的某個瞬間,突然看見了一路走來的視線中的什麼:下雨了,原來。只是很細微,一絲一絲的,在亮得刺眼的天空背景裡一直隱形著,直到走到了一棵大樹底下才露出形跡。

雨絲從半空的某處冒出、蠕動著逼近、又在眼前的某個距離消失在視線裡。要把摺疊傘拿出來嗎?我一面想著,一面用皮膚感受。沒什麼感覺。約莫4、5 秒鐘會感覺到,某個毛孔被一點冰涼觸摸了一下,只是如此。算了。

終於走到了東區。路過一家店面,赫然從玻璃中自己的倒影裡看見,頭髮已經濕透了,無力地貼在頭皮上。我摸了摸外套,纖維很均勻地含住了薄薄的一層水;再走兩三步,感覺到腳步的沈重,來自身體的拖累。

我放任自己被淋濕了。在這段行走之中。路上持續下著的幾乎看不見也感覺不到的雨絲,成了讓我步伐吃力的重量,讓我失去了走路的自在。很早就想要有小孩,卻到了40 幾歲才做人成功。

「所以我一定會比其他爸爸更疼小孩的!」心裡始終有著這樣的自信,覺得自己會有無限的愛可以給予我的孩子們。從雙胞胎出生的第一天,就以這樣滿懷正能量的姿態,擁抱他們的到來,迎向從此有他們參與的人生。

然後,一天一天,越來越不開心了。已經預期會很累,但開始後比想像中累;已經預期會犧牲一些,但開始後犧牲得更多;已經預期會有溝通衝突,但開始後衝突比想像中更多⋯⋯然而那種「不開心」,並不是這些地方引起的。

我以為我每天起床,準備好豐富的耐性,讓雙胞胎來磨;我以為不能影響寶寶,我一有情緒,就應該立刻拋到腦後;我以為我晚上睡不好,是因為雙胞胎輪流哭醒,要喝奶、換尿布。

某一天,我終於了解自己錯在哪裡。一直以來,我都不是個會保護自己的人。或許是因為長期寫歌詞和創作,習慣把自己過往的傷痛翻出來,重新一次次體驗;又或許是因為專家說的,金牛座是環性人格,沒來由地忽悲忽喜;也或許是人類圖的情緒中心空白,讓我習慣在處理事情的時候放空情緒,以至於終於能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抽屜裡已經累積了太多待處理的心情。於是,當負面情緒來襲時,我的心就像是個沒有堤防的台北盆地,讓海水盡情地湧進,淹沒整個城市。

每天晚上睡覺前,我會不由自主地把可以擔心的事情翻出來擔心,然後越來越焦慮,最後撐不住的時候睜著眼關燈就寢。早上睜開眼,我會想著,時間不夠了、40 幾歲了,人生的待辦事項,今天能個別有什麼進度呢?然後帶著這種焦慮,展開一天的行程。抱著小孩的時候,我只知道想著「我不能讓負面能量影響我的寶寶們。」因此立刻就把負能量毫不處理地拋到腦後。然而它們並沒有落到地上,而是掛在我的背後,跟著我走了一整天,然後在我一個人的時候把我壓倒。

奇妙。當體力耗盡時,我會知道要休息;當信用卡額度刷爆時,我會知道要停止消費;但是當負面情緒超過我能負荷時,我的反應卻總是「下意識地開放、甚至搜集更多負面情緒」。

我不知道這件事是怎麼發生的,但重點是我沒有好好檢討,也沒有好好處理。我在雨絲中走著,以為這些不起眼的毛毛蟲不會影響我,放任它們落在我的身上,慢慢滲入我的衣服,加入我的體重,然後拖慢我的腳步,拖累我的靈魂,直到我再也輕快不起來。而我原本就是這樣的人。只是從未發現。

直到我成了爸爸、必須保護我的寶寶們,然後我才了解,我從未保護自己。謝謝,寶寶們。你們就像那天路邊的大樹,讓我發現透明的空中其實飄著雨絲,讓我知道,勇敢,並不是不怕淋濕,而是要先讓自己不淋濕。

「晚上睡覺前不能生氣!如果不開心,想一件開心的事情入睡。」Check!

「早上醒來不要想著沮喪的事!想想今天起碼可以做一件什麼開心的事。」Check!

「抱著小孩的時候,想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沒關係,面對它、跟它說:『我現在在顧小孩,沒辦法跟你溝通;但我不會忘記你,我們晚點聊。』」Check!

還沒有調整到完全ok 的狀態,但我好多了。當了父母之後,開始真正體會,這種偏心是怎樣自然發生的。也因此,不像年輕時那麼尖銳了。但身為「仙人掌命」,看著難養的花受到比較多關注,心裡的不平衡也是真的。

by深白

(本文摘自/我看你看我:從孩子眼裡,看見再一次成長的自己/三采文化)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