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溫 麻疹 觀光

【《憂傷大象之歌》最寂寞的哀鳴:沒有人愛過我…】

滔客/ 2017.04.13 00:00

劇情大綱:耶誕假期前夕,精神病院院長葛林獲悉院內醫師勞倫斯失蹤,沒人知道他的去向,唯有病患麥克似乎握有其失蹤的線索,因而他藉此躲避家裡女友壓力,趕到醫院與麥克展開一場心理戰,漸漸在對話的過程看見彼此的脆弱與失落……

醫病關係的轉變:上下對峙>>平等尊重葛林院長最初面對麥克,就單刀直入想問出勞倫斯醫師的下落;此時的他並沒能帶著同理面對麥克,在他眼中就是個「當事人」,與其他病患無異。豈知麥克顧左右而言他談起了大象──「達爾文說,只有大象會流眼淚」,隨後的敘述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對攸關重點的事避而不談,聰明地逼得院長失去冷靜甚至帶入自己的情緒而動粗,犯下專業人員最不該出現的過失。「你們醫生就是這樣!病患有耐心,醫生沒耐性,你們帶著偏見走進來……」麥克對院長的指責,正是許多心理諮商師最須謹慎避免的狀況。「我要你接受我現在的樣子,而不是我所做過的事,也不根據別人對我的評價來判斷,這要求很過分嗎?」「不會,相當合理。」「這是你今天第一句人話。」漸漸地,醫師放下身段與審視的目光,恢復帶著人性的專業尊重傾聽、包容關懷,真正平等以對,在面對審訊時亦注意到喚其麥克而非僅僅用病患代之,確實視他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非冰冷的個案泛稱。

渴愛而不得 全然的孤寂終至走向末路麥克入院,是因為殺了母親,然而與其說「殺」這麼激烈的用詞,其實是「不作為」──眼睜睜看著自殺的母親死去。麥克的母親是知名女高音,非常享受自己擁有的生活,對意外出生的兒子吝於給予一點點的愛,總忽視他的存在並且不斷把他送離身邊。小麥克一直自我安慰地解讀為,有些人天生就是不懂得怎麼當媽,卻在一次隨著生父狩獵的旅程中目睹大象慘死而精神崩潰,他的母親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親自接機,送了他大象玩偶,並且唱法文數數歌〈大象之歌〉來安撫他。這時他才知道,她不是不會當母親,沒說出口的,是她真的絲毫不願意擔下身為「母親」的重責大任;連她自殺都只是看重自己所在乎、但旁人看來無比荒謬的理由:唱錯三個音。

對麥可來說,曾經給過溫暖希望而後剝奪,比從未給予更加殘忍。他對母親自殺的不作為,僅僅在旁邊唱著〈大象之歌〉,或許只是為了珍惜最後一次陪伴她、獨佔她的時光。連母親都未曾愛他,換過無數褓姆、無數學校、進到精神病院也換了無數醫師的麥克,總算在面對勞倫斯醫師時真正感覺到被愛,一輩子只有這麼一個人愛自己……可惜他很快也就清楚,醫師對他的愛並不是他希冀的那種。於是,他沒有退路了。

終於有這麼一天,麥克不再需要日復一日配合醫院,他是自己的主人,可以完全掌控一切──包括結束自己的生命,終結寂寞的絕境。帶著病患身分的麥克或許比醫師都清醒,對於他人的事客觀敏感,讓院長與護理師前妻兩人借著麥克的真實,面對了屬於他們的課題,終在喪女的責任推脫與逃避之中和解。這肯定是個無限哀傷與惆悵的耶誕,卻也因終幕的和解而還能握住一點點輕柔的暖意。

出色的天才演員多藍 亦是優秀的導演札維耶多藍在本片中飾演的麥克帶著滿滿病態的悲傷,咬指甲、過招及抽菸時的眼神、獨自關在廁所的低吟等都令該角色深具說服力並勾起深深的同情,更會在觀影後的回味中感到無限憂傷,後勁十足。札維耶多藍在2014年有兩部作品問世,以演員身分出任要角的《憂傷大象之歌》,及自編自導的《親愛媽咪》(Mommy)皆廣受好評而同時出現在多項國際影展中,《親愛媽咪》更獲得坎城影展評審獎、加拿大影視獎最佳導演及最佳原創劇本獎等無數獎項,這一年多藍甚至年僅25歲!他在2009年的首部作品《聽媽媽的話》(I Killed My Mother)及其後幾年間的《雙面勞倫斯》(Laurence Anyways)等多部作品也都頗受矚目,2015年還成為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的評審團成員;2016年多藍再以自編自導的《不過就是世界末日》(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獲得第69屆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才華持續揮灑洋溢,令人忍不住期待未來繼續綻放。(圖/IMDb)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