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小七優惠 颱風 85度C

【《目擊者》To See Is to Believe?】

滔客/ 2017.04.12 00:00
《目擊者》Who Killed Cock Robin - 程偉豪

《目擊者》英文片名譯成《Who Killed Cock Robin》,藉意知名童謠的典故,麻雀殺了知更鳥,所以片頭那隻麻雀並非無風起浪,程偉豪願意為了這樣的寓意延伸,燒錢做了這隻色彩斑斕的動畫麻雀,同時,尾端高潮再一次的讓麻雀現蹤,擔任揭謎的使者,論用意:盡責地呈現童謠裡麻雀的真凶立場;談風格:嬌小可愛的麻雀與冷冽的配樂、灰暗的真相之間對比落差,想法、手法皆具,野心不容小覷。《目擊者》具備流暢且邏輯性十足的破題,從時間的重敘、描繪了大雨偏僻的山路上的一場車禍。轉而現在式,莊凱勛為了報導,記者天性般的噬血,以車速無限上綱的暢快感,瞬間結束於再一場意外,約十分鐘的應用,故事的兩段大時間:九年前的車禍與當下莊凱勛發生的意外,以及近半的關鍵角色(露臉的、露眼的),就成型了,再者,程偉豪分別還用後照鏡裂痕上的散瞳特寫,製造懸悚感;空拍快速道路展示國片少有的類好萊塢華麗的摩登景象。《隔離島》的故事如果採取宏觀的俯瞰視角,或許不會因李奧納多那句:「你要當個怪物活著,還是像個好人死去?」產生富饒想像及無限可能的開放結尾,關鍵點即是,採用一個個體的眼界,《隔離島》的敘事者是警官/精神病患,當陳述者本身即是可疑的,故事便非沒有問題。《目擊者》的角色便是多數的有問題的陳述者,十分鐘的開場後,騙局就開始了。當角色分別詮釋九年前和現在式的緣起或偵察,觀眾作為接收者,秉持的立場是和王逸齊(莊凱勛飾演)同位的,刻意的人物建立和擷取,電影裡外我們都具有追查真相的衝動和柳暗花明的興奮感。程偉豪反覆穿插各個角色的口述畫面,提供王逸齊(和觀眾)線索,再反覆推翻,因為每個說者都藏著秘密,他們的故事便不足作為證據。故事分成雙線,追緝九年前的車禍兇手以及張老師的失蹤,兩者既不相干又無法分離,隨真相水落石出之時,導演竟然殘酷地施法抽離,李淳一句:「難怪你這麼在意這個案子」當頭棒喝,《目擊者》裡沒有福爾摩斯,觀眾坐困隔離島,王逸齊即是李奧納多。電影用了一則冷笑話結尾,關於這則笑話之於電影代表什麼,觀眾有各自的觀點,看《目擊者》,不該一昧追求真相,因為故事隨時會因敘述的採樣而有變動,即便張老師的案子有了結果,誰是報社的劊子手?誰是九年前車禍的兇手?即使在幾近二選一的局中,誰也不敢拿定主意,《目擊者》的用意或許在把問題丟給觀眾,你會怎麼告訴週遭朋友?還有,你,是沒有問題的敘事者嗎?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影片來源:穀得電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