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菲版爭取居住正義 貧民占領空屋

中央社/ 2017.04.11 00:00
特派員看世界專欄(中央社記者林行健馬尼拉11日專電)為了表達訴求,世界上出現各種「占領」行動,例如美國失業群眾占領華爾街、香港爭取真普選民眾占領中環,菲律賓貧民則發起「占領空屋」行動,讓地主神經緊繃。

最近在菲律賓,一群貧民為了爭取「居住正義」,發起「占領空屋」行動,規模之大令人瞠目結舌。

3月上旬,在左翼激進組織「同甘苦」(Kadamay)帶頭下,2萬多名都市貧民突然闖進布拉坎省(Bulacan)潘迪鎮(Pandi)的軍警眷村,占領5000多棟空宅。他們在臉書專頁上張貼「勝利」的照片。

「同甘苦」負責人之一巴迪恩(Carlito Badion)在廣播節目上說,此舉是為了抗議政府長年對居住正義漠不關心。杜特蒂去年接任總統以來,他們就已與新政府官員進行過多次對話,要求「居住正義」,但都石沉大海。

潘迪鎮位於大馬尼拉地區以北約35公里處,被占村莊是由全國住宅管理局(NHA)所建,經過長達數年的申請、抽籤程序,分發給了「幸運中獎」的軍警人員。

在整個布拉坎省,還有30多個這樣的住宅規劃區,多數是在前政府艾奎諾三世時代所建,以安置被驅離大馬尼拉地區的占地遊民,有3處是蓋給軍警人員的眷村。然而,很多這樣的村莊卻一直沒有人入住。

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受訪時認為,平價國宅入住率低,是因為基本設施如水電等尚未接通,以及周邊工作機會不足,受益人搬過來住也活不下去。

許多軍警人員則是因長期派駐外地,而無法前往定居,空屋率高達8成,擺在一邊養蚊子。反觀全國住宅管理局的其他平價住宅,有多達550萬棟的興建進度落後,讓另一群餐風露宿的貧民等得十分不耐,對空屋更是眼紅。

「同甘苦」估計,光是在布拉坎省就有1萬5000棟空置的平價住宅,所占的6000棟只是被他們「合理運用」。

執法人員一度試圖驅離,但他們擺出「誓死保衛家園」的對抗姿態。數日後,政府不但停止對峙,還開始為占屋貧民提供便當及飲水,高層處理事件的態度開始露出端倪。

4月上旬,杜特蒂打破沉默,在一場向軍人發表的演說中稱,「這些房子就送給貧民吧,反正也沒水沒電,不好住。我會蓋更大、更好的給你們。」

他並說,強制驅離勢必會造成暴力衝突,「這是我不想看到的情況。強占民宅的人,唯一的罪過只是貧窮。」

杜特蒂的言論引起輿論譁然。

1名廣播節目主持人說,「受益人都是經過冗長法律程序才獲分發,只因為沒去住就強占,合理嗎?」多位參議員也認為這將開創不好的先例,萬一更多人效尤,國家將陷入「無秩序狀態」。

這些平價住宅是由政府與民間產業合作興建,多數位於偏遠地區,每棟價格約45萬披索(約新台幣32萬元),受益貧民入住後,需繳大約3年房貸,從一開始的每月200披索,直到後期的每月1330披索。

即使在很多人眼中已經很便宜,但「同甘苦」聲稱,貧民仍然難以負擔這筆房貸,他們正尋求修改「1992年都市發展法」,讓貧民可以免費獲得住宅。

全國住宅管理局表示,他們正在研究可以撥出多少棟其他無人居住的平價住宅,分發給貧民。

「同甘苦」揚言,在取得結果之前,他們還會繼續占領其他地方的空屋,目標再占4000棟。

這讓許多擁有閒置地產的地主繃緊神經,紛紛聘請保全人員看守,生怕自己成為下一個遭殃的對象。

占屋行動究竟是單純的貧民運動?背後是否藏有更大的陰謀?

在挪威政府協調下,菲律賓政府目前正與菲律賓共產黨進行和談,菲國前人權委員會主席羅沙雷斯(Loretta Rosales)就說,這是菲律賓共產黨向政府施壓的手段,以製造更多的談判籌碼。

杜特蒂對此也頗感認同。他說,這些貧民被左派組織利用,做出了「目無法紀」的行動,但政府除了把被占空屋拱手送出,沒有別的辦法,因為強行驅離絕對會造成流血,會被有心人拿來大作文章。

但他保證,「這是最後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我不會允許占屋行動擴散到其他地方。」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