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一個印尼兩個世界 窮忙族喝杯珍奶是奢望

中央社/ 2017.04.01 00:00
(中央社記者周永捷雅加達1日專電)「買一杯珍奶的錢,我可以吃兩餐」。印尼近年來經濟起飛,不過,貧富差距仍是嚴重問題,有逾4成民眾每日生活在貧窮線下,「一個印尼、兩個世界」的困境令人憂心。

週末夜晚,雅加達市中心蘇迪曼公園社區(Sudirman Park)發生一起轎車擦撞意外,兩輛轎車的車主在馬路邊交換電話和基本資料,以助日後釐清賠償事宜。

仔細一看,停在路旁、發生擦撞的兩輛轎車分別是保時捷休旅車和凌志(Lexus)跑車。

雅加達交通壅塞,路上經常可見到名貴汽車陷在動彈不得的車陣中;一旁則是拿著吉他穿梭表演討小費的青少年,或是伸手乞討的老弱婦孺。

這就是印尼貧富差距的最佳寫照。

印尼總統佐科威曾表示,印尼的貧富懸殊已達「危險」程度,因此,印尼政府必須努力爭取經濟成長,以縮小貧富差距。

2015年,印尼的吉尼係數(Gini)為0.4,仍然是屬於貧富差距嚴重的水準。

吉尼係數是檢測所得分配差距的參考值,根據聯合國相關組織的定義,吉尼係數0.4以下,代表收入分配平均、合理;吉尼係數0.4至0.5,代表差距大;0.6以上表示差距懸殊。

「世界銀行」(World Bank)2015年的統計資料顯示,印尼近2.6億人口中,大約有11.22%、2859萬人生存在貧窮線下。

此外,印尼約有4成民眾生活在窮困中,他們的收入只游走在印尼政府設定的貧窮線(每人每月可支配所得33萬776印尼盾,約22.6美元)邊緣。

貧富懸殊也造成「窮忙族」在雅加達生活大不易。

已婚、育有2名子女的清潔工夏立福(Syarif)帶領中央社記者走訪他位於鐵道旁貧民區的住宅。

樓梯間3坪左右的狹小空間就是他們一家人的住所,而樓梯下1個榻榻米大小的地方就是他兩名小孩的床舖。

夏立福說,他的工作是清洗大樓和洗車,1個月僅能賺17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4000元),不夠一家子開銷,不過也只能利用有限的收入來過日子。

他坦言,由於小朋友一早要上學,為了讓小朋友有較好的睡眠,每到晚上就寢時,他和太太就會把1個榻榻米大的床鋪讓給小朋友睡覺,兩人就到外面遊蕩閒逛,累了就到騎樓或公車站裡休息,快天亮時再回家叫醒小朋友準備上課。

此外,印尼各地方政府逐年調漲最低工資,要求企業行號比照辦理。以印尼首都雅加達為例,今年法定最低基本工資為335萬盾(約新台幣7790元),印尼雖然逐年調漲最低工資,不過仍趕不上雅加達的高物價。

在連鎖海鮮餐廳打工的服務員尤莉(Yuli)告訴記者,她因為是合約工,一個月的薪水其實只有200萬盾,光是支付每月套房房租(80萬盾)、交通費(30萬盾)、伙食費(100萬盾),真的是常常入不敷出,每月都是「月光族」。

在類似尤莉這樣「窮忙族」的眼裡,不但遑論存錢買房,就連購物中心裡人手一杯的珍珠奶茶也是日常生活中的奢望。

購物中心裡一杯來自台灣連鎖品牌的珍奶要價約2萬8000印尼盾(折合新台幣65元),對於像是月薪2、300萬盾左右的「窮忙族」而言,一杯珍奶足以讓他們吃上兩頓路邊攤的午餐,絕非是可以輕鬆消費的飲品。

減貧是印尼政府縮短貧富差距的作法。印尼「國家加速扶貧小組」也改善實施扶貧方案的機制,並制定多項政策,包括補助學生就學的智慧卡、補助窮人看病的健保卡等措施。

而貧窮,正是讓許多印尼婦女甘願離鄉背井前往海外擔任幫傭、看護的最大原因,她們共同的願望就是「脫貧」。

印尼目前約有600萬婦女在外國工作,她們每年匯回印尼的款項超過58億美元,是印尼僅次於石油及天然氣收入的主要財政來源。

即使如此,印尼目前仍有逾一成的民眾生活在貧窮線下。作為東南亞經濟發展的龍頭,印尼如何縮小貧富差距,創造就業機會,減少貧窮人口,才是維持印尼經濟永續成長的根本之道。1060401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