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文創教育的北風與太陽

中央社/ 2017.04.01 00:00
文創教育專題8-1(中央社記者陳至中、許秩維台北1日電)台灣大力推動文創產業,人才培育是其根本,除了既有的技職體系,向下延伸到國中小的職業試探,往上拓展到大專的就業銜接,一連串的教育措施,究竟是凜冽凍骨的北風,還是溫暖人心的太陽。

台南市成功國中受到少子女化,以及鄰近眷村改建、學生外流的雙重打擊,目前只剩100多名學生,陷入廢併校危機。校方正透過各種方式力挽狂瀾,而小而精的職業試探課程,正是他們的王牌之一。

成功國中輔導主任黃雅吟表示,國中階段就能「定向」的人很少,大部分都還處於探索期,因此安排學生接觸各種不同的職業領域非常重要,嘗試過越多,就越有機會找到自己的興趣和生涯方向。

學生人數是成功國中的致命傷,卻也是發展「職業試探」的利基,大型學校只能用營隊、社團的方式讓學生選擇,成功國中卻可讓全年級一起參與。每次段考第二天下午的空檔,學校一定會安排到鄰近的高職參觀,各種群科、領域都盡量走一遭。

然而在文創、藝術領域上,成功國中卻遇到一些難題,台南地區的高職鮮少藝術或設計群科,校方只能「跳級」和大專校院合作,中間好像缺少了些什麼。

台南市雖然有奇美博物館等藝文館所,但黃雅吟認為,參觀博物館對國中生來說「層次太高」,多半只能走馬看花,真正能引起學生對文化的興趣,還是必須動手接觸,才能領悟自己適不適合。

黃雅吟表示,這就是台灣要發展文創產業的困難之處。往往是經濟比較充裕的家庭,才有辦法培養孩子往這方面發展。「藝術平民化」仍然是一個遠大的夢想,教育體系只能先從「美感教育」著手,不一定要逼孩子達到創作的層次,但至少能夠「欣賞」,長大後即便不從事文創業,也至少願意花錢消費。

和南部相比,位於台灣陶瓷之都的新北市鶯歌國中,顯然幸運許多。學校就位於老街旁,6成以上的學生,家庭背景都能和陶藝沾上邊,對他們來說「文創」不是什麼新玩意,早就是家裡數代賴以維生的事業核心。

鶯歌國中規定7年級學生,每週都一定要上一節陶藝課,學校裡有一整套設備,從練土、生胚、配釉到燒成,都可在校內完成。這些特色課程,不只是校內學生可以體驗,作為新北市職業試探中心的鶯歌國中,定期開放全市學子參與,寒暑假營隊幾乎都是一上線,名額就被「秒殺」。

鶯歌國中輔導主任馮麗慧表示,藝術創作本身是孤獨的,想走這一行的學生,必須要有熱情,要能長時間專注。學校除了透過性向測驗,也在實作體驗過程中不斷觀察,並適時地鼓勵學生,找出真正適合的人才。

透過職業試探,許多對藝術、文創有興趣的孩子,國中九年級就可參加技藝專班,銜接高職課程,但也有許多人選擇走普通高中,到大學階段再就讀相關科系。由於多元入學的推動,台灣升學的兩條「國道」,已有許多系統交流道,轉換並不困難。

因應產業趨勢,國內大專校院已吹起一股「文創風」,相關科系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但因文創範圍廣泛,在培育人才的方向,各校有各校的盤算。

弘光科技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系是中部地區最早的文創科系,系主任徐卉表示,招收的學生主要來自高職商管群和設計群,各有不同的擅長。但「跨領域」還是最重要策略,為讓讓學生能在業界生存,搭配了文化調查、人類學、經濟學等課程,培養學生不只是技藝高超,還要懂得行銷。

南華大學文化創意事業管理系主任楊聰仁表示,台灣多數文創業都是小規模,「所有工作一手包辦」,傳統教育訓練,很難有培養出這樣的全方位能力。因此學校階段,最重要的還是培養「終身學習」的能力,讓青年變成海綿,可以不斷吸收新的知識。

然而,即便大學培養了一身功夫,多數文創科系畢業生投入職場,卻往往備感挫折。台北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主任鄭麗玲表示,相較於傳統產業,新興的文創產業還不明確,不一定有相對應的職缺。

學界希望把文創人才的市場做大,讓傳統產業也願意投入轉型,增添文創的想法。楊聰仁說,要更宏觀地看待文創領域,很多產業都需要文創人才幫產品找「亮點」、說故事。

曾任職於誠品書店,目前在花蓮推動「寫寫字採編學堂」的王玉萍表示,台灣不大、人口不算多,不可能什麼產業都要發展,「以為自己是美國。」她認為台灣應學瑞士,知道自己的優劣勢,更有重點地培育人才。

王玉萍認為,台灣教育最大的問題是一直在考試,「學習動機」無法提升。她以自己孩子為例,最愛的是寒暑假輔導,因為老師用創意、生活化的方式教學,學期中上課,還是得死死板板「拼進度」。從此可知,老師並非沒有能力,而是被環境逼迫,無法求新求變。

對於如何發展文創產業?王玉萍認為,必須從教育加強下一代的人文素養。即便是工程師、科學家,最終要能成功,多少都要與人文連結,否則技術再好也都沒有用處。

「文創教育的北風與太陽」系列專題共有8篇,將於近日陸續刊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