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憲法的真意(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3.30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人人都知道憲法是「國家之根本大法」,國家所有的法律命令與其牴觸者一律無效,所以它是一部政治性很強的法典。

中華民國憲法可追朔到民國成立時的「臨時政府組織大綱」「中華民國臨時約法」,民國二年第一屆國會制定「中華民國憲法草案」(簡稱天壇憲法),但袁世凱大總統不喜歡這部憲法而自行在民國三年又制定一部「民國三年臨時約法」(簡稱民三約法或袁記約法),民國八年段祺瑞第一次執政、其掌控的「安福國會」起草一部「安福憲法」(又稱民八憲法),民國12年又一軍閥曹錕執政也公佈一部「中華民國憲法」(簡稱曹錕憲法),民國14年段祺瑞又重掌國政大權又公佈一部「中華民國憲法草案」(簡稱14年憲法草案);民國17年蔣介石領導北伐形式上統一全中國,中華民國進入訓政時期而公佈了「訓政時期約法」,這部憲法開始將孫文的三民主義與五權憲法理念納入憲法之中;民國25年5月5日中華民國政府公佈一部「中華民國憲法草案」(簡稱五五憲草),這是現在實行之憲法之雛形,可惜因日本軍閥侵華戰爭日趨激烈而擱置;民國27年為團結各黨派抗日統一戰線,將原「五五憲草」修改成「期成憲草」;民國34年八年抗戰在不小心狀況下突然「勝利」了,依照孫文建國大綱之精神馬上要進入「憲政時期」,因此蔣委員長請最大在野黨中國共產黨及其他各黨派暨民主自由人士召開「政治協商會議」,將原「五五憲草」與「期成憲草」稍事修改成「政協憲草」;這「政協憲草」原本蔣介石是要請毛澤東負責起草的,但因蔣介石反對行政院的「聯合政府」及毛澤東要求蘇區的地方法官由共產黨自己遴派、還有國民黨軍隊與共產黨軍隊的比例問題未被蔣介石所接受,毛澤東很不爽而作罷,蔣介石乃接受周恩來和王世傑之推薦改派民社黨主席張君勵負責起草「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並於1946年12月25日經國民大會三讀通過,這就是現在實施的「中華民國憲法」,很可惜的是這部歷盡滄桑才出土問世的國家根本大法僅實施不到半年就因國共內戰日愈激烈,國民黨部隊節節敗退而於1948年4月18日經國民大會決議通過「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作為臨時憲法將原憲法部分條款凍結了,故民國36年開始實施的憲法到現在還是體無完膚不復當年通過的「中華民國憲法」之英姿煥發;且因國民黨在中國大陸敗得太悽慘太不像樣而逃到台灣躲藏亡命孤島,這部在大陸萬里江山數億人民適用的憲法拿到台灣不到五百公里的土地不到三千萬人口的地方使用實在很像小孩穿大人西裝一樣淘氣荒唐離譜可笑,所以三四十年來台灣有志之士對修憲制憲一直懸命不絕,希望制定一部適合台灣風土民情制度之台灣憲法。

可是面對處境這麼艱難的中華民國憲法竟然還有國民黨或泛藍陣營人士常想盜壘亂憲廢憲、不尊重憲法之神聖不可侵犯;譬如前總統馬英九竟然以現任總統之身份惡鬥立法院長王金平還欲去之而後快;馬英九提名的檢察總長黃世銘竟然在國會中全面毫無特定對象的監聽,連國會議長也監聽;2004年底陳水扁總統提名監察院正副院長及監察委員遭受泛藍陣營之杯葛而於立法院程序委員會中凍結,致使監察院有三年半時間沒有監察委員和院長副院長,當時的國民黨主席就是曾任副總統兼行政院長的連戰-連戰這一偉大的實踐證明中華民國沒有監察院還是很OK的,馬照跑舞照跳。

毛澤東雖然沒有為中華民國主導草擬憲法,他還是在1952年親自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草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他將祖國統一精神的「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明文列上,並在第136條明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但是我們的前行政院長也是國民黨前副主席竟跑到中國去唱中國國歌,還嘻皮笑臉在電視機前說他唱的是「義勇軍進行曲」;還有馬英九死不要臉的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更不要臉的是一大堆退將和國民黨大老跑到中國去端坐板凳挺直腰桿排隊進大會堂聆聽習近平主席訓話(訓話內容是中共的人民革命與孫中山的國民革命相連結,國民黨的退將與大老等於去幫中共背書);更誇張的是國民黨的前主席去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七七閱兵大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聲言十四年的抗日戰爭是中國共產黨打的背書,中國國民黨只是混吃等死、能混就混、能撈就撈,就像連家兩代公務員竟能掙到富可敵國的財富就是一大明證。

最近又有馬英九在任期最後不滿一年還提名泛藍的監察委員仉桂美不顧五權分立之精神與民意最大之民主原則竟然要求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對立法院通過的法律提出違憲的釋憲案;馬英九在前任政府即將進入看守階段已不宜對人事與預算外財政做出重大決策時還硬要提名監察委員已很缺少政治家之民主風度,而今其提名之泛藍監察委員還自降法學素養充當國民黨之打手褻嬻憲法之不可侵犯尊嚴而想利用司法院來打擊國會之民主立法;如果此案成立台灣將陷於憲政高度混亂之政局,國會就不用再立法了,因為只要有人不滿意國會制定之法律就可以申請釋憲,那國家豈不陷入憲政危機之中;「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如果連外國知名雜誌都喻為世界四大殺人魔王的軍閥專制獨裁的蔣介石都知道提名毛澤東或周恩來至交張君勵擔任中華民國憲法草案起草小組主持人,而身為法學博士的馬英九與仉桂美竟然連一點點民主素養都沒有,那就真不懂憲法的政治性,完全不懂憲法之真意,真的比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蔣介石還不如了;憲法是用來安定國家政局的,不是用來擾亂國家安定的,所以馬英九博士和仉桂美博士都要認真的向蔣介石學習,否則你們就都和江宜樺博士一樣「讀書很行但做事不行做人更是無品無行」。

蔡英文宣佈競選總統時就宣佈在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內行使總統職權,她在就職演說中更強調在她將在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內處理兩岸關係,可見台灣人民支持的蔡英文總統是支持力挺「中華民國憲法」的,雖然這部憲法已被蔣介石領導的蔣幫集團及其遺孽汙衊破壞殆盡、體無完膚、面目前非,但蔡英文總統和大多數台灣人民還是給予最大的尊重,就是期望台灣能在這部憲法之照護下安定發展,為人民謀最大之福祉,但如果連大陸逃台的國民黨或泛藍族群都不尊重這部憲法,那台灣人民也可學民國初年的北洋政府多制定幾部憲法備用,就連打敗驅逐國民黨的共產黨所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至今已制定第四部憲法隨著國家的發展與時局之變動而適用之,完全無損於國家之國格與基本立場,只有使國家越來越進步,中華人民共和國能!中華民國為何不能?

中華民國憲法已被國民黨人尤其是馬英九與仉桂美及拼命投共向中共輸誠的連戰、郝柏村及其領導的退將們「正在大力破壞中」,讓憲法之真意變得完全沒有意義,只有讓台灣社會更加混亂,所以台灣人民一定要有國家使命感與憲法的正義感,了解憲法的真義,讓憲法和台灣眾神一樣一起永遠守護台灣。(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