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香港特首選後的省思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3.27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3月26日香港第五任特區首長(簡稱特首)由1194位選舉委員選舉產生,由北京中共政權支持的前政務司長(相當於香港特區政府秘書長)林鄭月娥女士當選,這也象徵香港人民欲爭取並期待的「2017特首直選」之希望「揮棒落空」,若想爭取特區首長直選只能繼續努力再努力--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要學譚嗣同的「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更要學毛澤東的「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青天」;毛澤東就讀湖南長沙師範時很喜歡他的校歌,其歌詞是「人可鑄、金可融;麗澤紹高風,多材自昔誇熊封;男兒須努力,蔚為萬夫雄」,就在這首校歌薰陶下毛澤東意氣風發、壯志凌雲,他開始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鬥到蔣介石東倒西歪、胡說八道、胡亂指揮、最後萬里江山紅一片,蔣介石從東征西討變成北頓南逃、最後無處可逃只好逃到台灣孤島-自辱國格陷孤島。

所以學毛澤東就能成為一代天驕、引來無數英雄競折腰、堪與天公試比高;若學蔣介石就成一代梟雄、遺臭萬年、死無葬身之地。

吾人撰寫這些也並非鼓勵香港人要去爭特區首長直選,畢竟這是拋頭顱灑熱血的冒險犯難生死大計之事;「民主」有很多種,有「直接民主制」有「間接民主制」也有老共的「民主集中制」和「統治階級的內部民主制」(後兩者有點類似,就是黨內或統治階級內部民主、外部就不一定民主了),香港人想要何種制度應先有自己的定見才是。

直接民主是由人民直接選舉中央或地方之行政首長,這是最高度民主制的民主,但也有缺點,像馬英九吳敦義集團就會用詐欺手法欺騙選民而贏取政權,譬如用自己能力所不及的「六三三」政見或用惡質的陷害對手的「宇昌案」或「興票案」來矇騙選民陷害忠良,害賢者無法出頭為國為民服務,或是一些地方黑道勢力藉由直接選舉進入議會謀取私利壯大惡勢力,這些都是直接民主的缺點,所以現在全球還有很多國家都實施間接民主的代議制度;當然代議制度亦有缺點,最有名的就是民國初年殺豬出身的軍閥曹錕以每票五千圓收買國民黨國會議員當選總統,手握重兵的全國最大軍閥曹錕說「國會議員沒啥了不起,就像豬一樣、用錢買就有了」,所以當時的國會議員就被叫為「豬仔議員」,曹錕也以「豬仔總統」聞名於世遺臭萬年;所以直接民主與間接民主都有可能受到「黑金因素」的干擾的,其所不同的是直接民主的社會成本與競選費用支出較龐大,間接民主則較節省社會成本亦較小,像這次香港特首選舉一聲不響靜悄悄就產生了,不像美國、台灣、韓國之總統大選要搞上大半年以上,每天都在燒錢比賽、每天都在敲鑼大鼓、煙硝味重、戰旗飄飄戰鼓擂鳴,這樣驚天動地、地動山搖的選舉活動除了創造龐大的「選舉經濟」之外實在很難找出其優點,但最大的缺點就是分裂族群;自從第首屆(1994年)台北院轄市長選舉,外省人只投票給外省人趙少康而不投給政績斐然建設非凡的黃大洲害陳水扁意外當選後至今每一次總統大選國民黨的黃復興黨部都有舉足輕重之影響力,當然這也種下國民黨今日在台灣大慘敗的原因,一個外來的少數族群竟敢在台灣操縱族群情結的「民粹」,真是頭殼壞到自寻死路,所以現在國民黨只好站在懸崖邊生死兩渺茫,亂雲飛渡、暮色蒼茫,黨務亂紛紛、國務亂惆悵。

所以香港人若要爭直接民主就要有譚嗣同視死如歸的心理準備,否則就要配合中共的「民主集中制」,這個制度就是黨內民主黨外不一定民主(要看老共高不高興給你民主),以這次香港特首選舉為例,香港人要注意的是選舉1200人選舉委員(有如美國的總統選舉人制)之過程是否民主還是由少數人關著門自己決定,還有特首候選人產生過程是否合法民主,選舉委員投票意志有無自由意識還是被威脅利誘金錢收買,如果整個過程都是自由民主合理合法的,由間接選舉而產生出特區首長一樣可以依照自己意志來為香港人服務,就像柯文哲在台北市長就職的演說中講的「以後市府員工不必為任何政黨服務,只要為台北市民服務」;當然若香港特首是由中共以非法不民主手段支持出來的,那新特首就被中共政權掐著脖子為中共政權馬首是瞻,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政壇也是有江湖道義的,那就看新特首將來如何做了;如果像蔣介石在中國大陸胡作非為重用孔宋家族撈錢撈到變成美國首富,那蔣介石最後被打倒留下歷史無盡的罵名也是罪有應得的;所以香港人應該重視的是這些選舉委員和候選人的選舉(或遴選)的自由民主原則,至於是不是直接民主或間接民主或民主集中制-只要是真正民主的原則都是OK的,至於直接民主直選選舉特首那是另一階段的政治工作了;對於中共當局吾人亦有一些建議,就是是否能再擴大特首的民意基礎,將選舉委員從1200人再擴大10倍或20倍,而且最好大多數由香港市民直接選舉產生,選舉委員越多就越難收買,香港特首當選人也會有更高的榮耀。(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