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現歧見 原民正義路遙迢

中央廣播電台/蕭照平 2017.03.15 00:00
在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道歉後,原民會就提出「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不過,雖然恢復原民的土地權利,但因為排除「私有地」,所以引發部分原民團體不滿,朝野立委也出現歧見,不過,原民議題也因此成為社會關注的公共議題,雖然要達成共識還有一段路,但至少是邁出原民轉型正義的一大步。

◎在操場的文化祭典 遙望歸不了的祖靈地

火車才剛通過彎曲路段的宜蘭,正緩緩開往花蓮,火車上的國民黨立委鄭天財,在電話那頭接受記者訪問,直說泰雅族的傳統領域—南澳,真的不該被切割。鄭天財說:『(原音)一路上經過泰雅族的傳統領域,像是南澳,這都是泰雅族的傳統領域,確實傳統領域不可能被切割,因為這是一個領域,不是財產權的問題。』

傳統領域不是財產權的問題,這說法或許很難理解,不過,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換個方式表達,她認為,傳統領域就是區域概念,有一群人在特定空間裡生活,這空間有公有地也有私有地,差別在於,傳統領域乘載了部落特有文化,只是現階段的零碎空間,使得原民文化祭典,只能被迫在學校操場跟傳統遙望。高潞‧以用說:『(原音)結果找了一個地方,這邊又不行又被趕,都是這樣。它沒有辦法結合空間,因為原住民的文化形式是結合空間地理,你要把我們的文化行使放在教室裡,沒有地方可以去啊。』

對社會來說,傳統領域或許只是一個行政管理名詞,不過,對於無法在祖靈地舉辦祭典的原民來說,傳統領域更是部落的集體記憶。

◎傳統領域劃設辦法 原民立委路線分歧

時間回到去年的8月1日,蔡英文總統代表政府,向原民表示道歉,蔡總統說,台灣在400年前就有人居住,那群人有自己的語言、文化也有自己的土地跟主權,歷史的發展,讓另一群人踏上這塊土地,使得原住民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成為異鄉人。蔡總統說:『(原音)歷史的發展是,後來的這一群人剝奪原先這群人的一切,讓他們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離失所、成為異鄉人、成為邊緣人,一個族群的成功很有可能是建立在其他族群苦難上,除非我們不宣稱自己是公義國家,否則這段歷史要被正視。』

蔡總統去年登高一呼要正視歷史,原民會就在今年2月公告「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預計劃設80萬公頃的傳統領域,原民會認為,這是原民集體同意權的重大突破,因為在傳統領域內的公有土地,如果想要開發,都必須先跟部落進行諮商並取得集體同意權。

民進黨立委谷辣斯‧尤達卡認為,目前部落公有地,平均都佔原鄉面積有一半以上甚至將近9成,所以劃設辦法對部落絕對有正面幫助。谷辣斯說:『(原音)本席看不出來,開放這劃設辦法,開放公有地讓原民來劃設傳統領域有迫切的傷害,這反而是可以讓原民快速取回土地。因為現在已經有2/3的台灣等著我們拿回來,現在原民地區有9成土地都是公有地,等我們拿回來。』

不過,原民立委高潞‧以用認為,魔鬼的細節就在沒有納進劃設範圍的「私有土地」,高潞‧以用指出,傳統領域講的是一個文化空間,所以在討論傳統領域時,絕對不能少了「私有土地」,她強調,劃設傳統領域跟領域內的治理是兩件事。

她還說,「還我土地運動」已經快30年,結果到現在原住民還在爭取最基本的「知情同意權」,高潞‧以用無奈地表示,如果劃設辦法要排除「私有地」,部落就真的對大型開發完全沒有置喙餘地。高潞‧以用說:『(原音)今天在瑞穗溫泉附近有9個以上溫泉旅館,6公頃以上的有2、3個,我們有幾個部落超過6公頃,為什麼它們不用環評,因為在非都市土地上,所以10公頃才要環評,我們一個部落有幾個是10公頃,你根本是對財團開後門。』

高潞‧以用也說,部落並不是反對開發,而是希望土地開發要重視社會義務、希望土地不要被大肆破壞,更期盼傳統祭典可以不必在學校操場無奈舉行。高潞‧以用說:『(原音)沒有人要去擋這個(開發),原民知情同意權是因為要先知道。美麗灣那個是因為它破壞了潮間帶,破壞我們可以去那裏撿海草水產的行為,辦海祭不行,我們擔心的點跟環評一樣,可是我可以先擔心嗎,你要先告訴我,讓我知道啊。』

◎朝野立委歧見大 原民正義路遙迢

雖然朝野立委對劃設辦法有不同意見,但值得肯定的是,過去無法成為焦點的原民議題,在政府努力下,開始引起社會關注。

也因此,社會有了對話基礎,了解正反意見對「私有地」的不同認知,反對方認為,納進「私有地」恐怕牴觸憲法對財產的保障;支持方則認為,「私有地」不是不能開發,而是面對大規模的開採或建設,有必要事先徵求部落知情同意權。

朝野要如何化解正反意見、達成共識,現在看來,還需要更多溝通,這過程就像鄭天財那班剛經過宜蘭的火車一樣,在到站之前,總要經過一段彎彎曲曲的歸鄉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