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陳師孟反駁司法院 意外掃到馮世寬

中央社/ 2017.03.07 00:00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7日電)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日前提到要「清除司法敗類」,司法院發聲明表達不贊同;陳師孟今天發表「營區草坪上的毒品」聲明,回應司法院,但卻意外掃到國防部長馮世寬。

陳師孟今天發表「營區草坪上的毒品-敬復司法院」聲明指出,司法院一方面滿口承認有改善空間,另一方面又強硬地把改善空間與政治因素脫鉤,「你說他自大也不對、說他知錯也不對,這是一種典型的官場攻防話術,絲毫沒有誠實自省的意涵」。

陳師孟說,他冒著「造成司法傷害」與「法官寒心」的大不韙,本於一介平民的身分,要直截了當地再度指稱「司法院最大的改善空間,就在於部份法官被黨派操控、受特定意識型態洗腦,依威權指揮行事,而不在其他」。

陳師孟認為,司法院把他對個案的指控,歸責於司法判決是你贏我輸的「零和遊戲」,難以同時討好立場相左、感受互異的雙方,以致某些法官的判決對綠營不利,就成了他口中的恐龍法官,隱射他是強人所難、無理取鬧。

陳師孟反問,若是他都是以判決的結果對綠營有利或不利做為評斷,那麼扁案及其他政治敏感案件中,諸多「程序不正義」的指控是怎麼回事呢?譬如「一再延押、不准交保」、「教唆偽證不重審」、「大案併入小案」、「換法官不經被告同意」、「改採實質影響力說」、「上級法院逕為判決」等等,這些不尋常、甚至無前例的審判過程,請給個說法好嗎?

陳師孟舉例,日前清泉崗基地的營區草坪上發現幾十包毒品,國防部長面對質疑時,居然堅持「一百分的部長一定有一百分的部隊」,大家愕然;一百分的部長「應該」要帶出一百分的部隊,但那幾十包毒品被發現,証明這個「應該」落空了。

他說,即使幾起「陽性反應」都是吃感冒藥所致,仍有軍事場所門禁鬆弛的問題。部長若盲目「相信部屬」,不但不是值得信賴尊敬的好長官,而且是不敢面對事實的懦夫。

陳師孟說,同樣的道理,多年來在司法院的「營區草坪」上,屢次舉發「毒品法官」的蹤跡,如果司法院長許宗力仍然選擇「相信部屬」,所有的惡毒判決都是中立的「自由心證」,把責任都推給鳴笛者的政黨偏執,只怕人民對司法改革的期待一旦落空,不是發表幾篇司法院聲明、譴責一下幾張烏鴉嘴,事情就能安然落幕的。

另外,陳師孟指出,他的監委資格尚未經立法院審查同意,本應謹言慎行、多做功課,因此近日常閱讀陶百川、雷震兩位賢者的著述,充實自己,從中體會出為官之道就是「擇善固執、言所當言」。對司法院聲明的反駁,請以「予豈好辯,不得已也」視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