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助學天使伴螢火蟲快樂起飛 施與受都感人

中央社/ 2017.03.04 00:00
(中央社記者羅廣仁、劉茜汶台北4日電)螢火蟲助學計畫邁入13年,不但幫助56位偏鄉學子圓夢升學,更造就了許多助學天使,「造福別人,快樂自己」,天使陪伴螢火蟲快樂起飛的故事,體認施與受,都感動人心。

「我很努力唸書,希望證明自己努力用功,成績可以證明」,嚕拉拉車隊在2006年邂逅了第五號螢火蟲「小紜」。

這9年來協助小紜的廖淑儀,也是螢火蟲計畫第一代的天使,「有人來輔導小孩子的迷惘青春期,給他們一些資源、資訊,是很好的想法」,所以從螢火蟲助學計畫剛開辦時,廖淑儀就毅然決然擔任了「天使」一職。

「小紜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個大姊姊」,廖淑儀說,可能是因為家裡有四個小孩,加上遭逢變故,使小紜肩負更多責任,看起來也比其他孩子更加成熟。

「感覺又親又遠」是廖淑儀這些年來與小紜相處的感想,前幾年接觸小紜很有距離感,使她充滿困惑與挫折。雖然協助小紜遠距教學,還到她家幫忙安裝軟硬體,更找了家教幫忙,但仍舊感覺兩人有隔閡。

原先志願從事軍警的小紜,後來選擇就讀社工系,而直到去年小紜大學畢業,參與公益組織工作,兩人才開始比較有話題上的交集。「她轉變了許多」廖淑儀說,最近才了解到小紜其實一直都很感謝幫助她的人,只是放在心上,不善表達。

9年來的接觸,讓廖淑儀覺得小紜「若即若離」,直到小紜工作後,才明白其實小紜一直都有放在心裡,感謝在困苦時幫助自己的人,並希望有能力在未來回饋更多需要的人。

廖淑儀說,因為參與助學計畫,「在付出的時候,把自己內心不足的部分,透過這個孩子補齊了」,讓她感受到螢火蟲助學計畫並不只是單方面的給予,而是「施與受兩方蒙福」。

與孩子關係從陌生疏遠到親近的,還有螢火蟲「小茹」的天使「小海」。

小海一家約在2010年加入車隊,以「一人當選,全家服務」的宣言被選為30號螢火蟲小茹的天使。但其實剛開始小海並不敢接下「天使」的工作,「因為不是只有給予,還要陪伴」,讓小海擔心自己沒有能力做到,直到她的先生受傷,感受到了嚕啦啦隊友的溫暖幫助,才在感動之下向大家宣告自己「準備好了」。

雖然小海終於敞開心胸決定一試,但她的螢火蟲「小茹」卻未有相對的回應。小海表示,「我打100字的訊息,但小茹只回『嗯』」,所以成為天使的前半年非常挫折。

儘管如此,小海對小茹的關心和照顧絲毫未減,噓寒問暖,冬天還寄小茹喜歡的熱巧克力給她喝,並囑咐「晚上看完書才准喝,不然會胖喔」。小海說「我後來才理解到,孩子有時不如我們所想,他們可能因為感覺自卑,把自己武裝起來了」。

「持續給人關心,久了他們總會感受到誠意」,小海感動地說,有一回小茹終於打開了話匣子,開始聊許多自己的事,「那天對我來說是大躍進」。如今更轉變為小茹時時會問候小海,「阿姨,天氣冷了,要多穿點喔」。擔任小茹的天使五年,小海說這些年「感覺多了一個孩子」。

「中華民國嚕啦啦休閒車隊」為協助偏鄉面臨失學困境的孩子,發起「螢火蟲助學計畫」,幫助想繼續升學而有困難的孩子從國中念到高中畢業,並安排「天使」一對一陪伴成長過程。

螢火蟲助學計畫召集人林夢萍說,其實剛開始報名要當天使的人並不多,直到後來天使們在臉書社團上記錄了與孩子的互動,感動許多人,「現在還有許多人在排隊等待」。

「天使」謝持恒就等待了四年,才等到自己的「螢火蟲」小如。謝持恒表示,自己第一年就參與螢火蟲計畫,但大多是支持嘉年華活動,後來被感動,於是在民國100年招募天使時報名,不過當年度太多人報名,自己直到104年才成為天使,遇到自己的螢火蟲「小如」。

林夢萍指出,在安排螢火蟲天使的過程中,會考量雙方是否有相似背景,使天使能和螢火蟲能有更多交流,也能給予更合適的協助。

小如本身是很有想法又活潑的孩子,「有什麼事就找我」謝持恒寫了一封郵件給小如,並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與臉書帳號,兩人的友誼就此開始。後來小如甚至主動要求要加入螢火蟲計畫的臉書社團,而看到了其他螢火蟲的故事,也使小如更感受到自己是「很幸運的孩子」。

「小如教會我,看事情不能只用自己的角度」謝持恒表示,有一回關心小如「天冷要多穿點衣服」,而小如回覆「謝謝,爸爸要去買炭了」,讓他震驚又擔心。

「但其實我們常以為天冷要開暖氣,對他們最實際的方式就是燒炭」,這起事件對謝持恒有很多影響,他發現「因為被環境制約,我們常看不見很多東西」。

天使與螢火蟲的故事,使「螢火蟲助學計畫」不再僅限於資金援助的層面,更多了許多令人在心靈層面的交流,透過助學計畫,使天使們體認和感受到「幫助別人,自己也同時得到快樂」,更透過長期的關懷讓螢火蟲們明白他們「沒有被這個社會忘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