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非常好的演員,非常好的人——孔孝真

Wow!NEWS/ 2017.03.02 00:00
bnt新聞訊孔孝真的魅力令人著迷,即使見了面也還是會想念。2月23日下午,我們在首爾鐘路區三成洞某咖啡廳見到了越來越美麗的可愛微笑擁有者——演員孔孝真。在電視劇「Pasta」中,孔孝真憑借細膩的感情演技和可愛的一面被眾人親切地稱為“孔布利”。之後,她又通過「嫉妒的化身」、「沒關系,是愛情啊」、「主君的太陽」等電視劇站穩了浪漫喜劇女王的地位,並在電影「Missing:消失的女人」中呈現出了破格的演技變身,因對於兩種極端角色的完美消化而備受好評。電影「單身騎士」講述了過著安定生活的證券公司分店長在勛(李秉憲飾)在遭遇不良債券事件後,隱藏行蹤前往澳大利亞尋找家人,並發現了驚天秘密的故事,孔孝真此次在片中飾演在勛的妻子秀真。隨著一聲明亮的“大家好”,對孔孝真的采訪正式開始了。孔孝真當看到正在找座位的記者時,便指著自己旁邊的座位說道“要坐在這里嗎”,她毫不避諱的活潑魅力一直充溢著整個采訪過程。一個小時內,孔孝真就像「嫉妒的化身」中的表娜麗一樣,是一位懂得如何直率地表達出自己的情感的帥氣演員。Q.周圍有和秀真比較像的朋友嗎?我周圍的朋友們現在恰恰都和秀真的年齡相仿,並正處於育兒和自己的生活的十字路口,苦惱著“是再生一個孩子呢?還是重新開始自己以前的工作呢?”而秀真和朋友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沒有自己的時間,並讓自己消失了。至於到了什麽樣的程度,就好像是凝膠美甲只剩下一半的時候才開始著急根部染色……當看到這種不管理的樣子,我就會產生疑問,“怎麽能忍到這個時候?是真的那麽沒有時間嗎?”這樣的朋友幾乎占據了一半,這對我的拍攝很有幫助。此外,還有一些跟著丈夫去了國外的朋友,她們對我的幫助更大。Q.本人認為秀真是一個什麽樣的人物?在澳大利亞拍攝時環境帶來的乏力感也融入到了其中。我在飾演秀真的時候想要非常放松,因為電影的中心在於在勛,感覺秀真好像只是一個助手。拍攝的時候就只是相信著李秉憲前輩(笑)。導演剛開始在給我說明秀真的時候,說她是一個忘記了自我,想要在生孩子之前在澳大利亞再次開始著手夢想過的工作,並夢想著第二個人生的人物。但我認為這樣的評價對於秀真來說過於誇張。我認為秀真就只是在勛的妻子。“就那麽需要角色性的要素嗎?人物就不能平凡一點嗎?平凡的東西也可以很重要”,我就是這樣下定了決心,並投入到了拍攝中。為了讓眾多的女性產生共鳴,並沒有添加特別的看點。並且,在澳大利亞拍攝時環境帶來的乏力感也融入到了其中。我在飾演秀真的時候想要非常放松,因為電影的中心在於在勛,感覺秀真好像只是一個助手。拍攝的時候一直非常相信李秉憲前輩,就像把勺子拿在手里一樣安心(笑)。Q.所以當完全放輕松去飾演秀真時的感覺如何?舒服一點了嗎?很累(笑),用並不是母語的臺詞演戲時很難。雖然拍攝「Missing:消失的女人」的時候需要用中文講臺詞,但演對手戲的演員可以說韓語。然而在「單身騎士」中,演對手戲的演員說的是英語。我雖然能夠聽懂那些臺詞,但因為不是用母語演戲,所以還曾擔心過會不會看起來很不自然。但只有兩年的英語水平(笑),因為秀真呆在澳大利亞差不多只有兩年。劇本的臺詞中也有語法錯誤,並且還故意沒有修改,就直接用上了。因為只待了兩年,所以如果會說太難的語法就有些不現實。但人們都會問孩子不也是只待了兩年,英文怎麽會那麽好(笑)。Q.就像電影傳遞出的信息一樣,當作為演員孔孝真回顧自己的演技生活時,有什麽想法?有時候,我將演技想得有些茫然。顧名思義,我認為演技就是演技。並且,我認為自己在某個瞬間做得最好的形象,乃至人們對我所期望的形象,都像是與女人味相隔甚遠的“品行不良”“隨意做”等有些粗魯的感覺。但是從剛開始見到「家族的誕生」,我就感覺演技是無窮無盡的,會有“沒有盡頭”這種想法,也會覺得“真的是遇到了一份幸福的工作”。此時可能就是我的演技生活的出發點。此外,在20歲後半期,我曾在一個采訪中傲慢地說過“如果演技不能按照我自己的心意,或是我再也沒有提升的空間,觀眾們不想要再看到我的話,我做其他的事情也可以,我想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那次的采訪內容真的很想要毀掉。年輕的時候什麽也不知道,只是覺得這份工作很有趣。最近反而會覺得,不僅沒有任何人會讓我退休,同時還與年齡無關,我可以一直做下去,世界上還有這樣備受祝福的職業嗎?Q.在采訪中感受到的東西好像對人生有特別積極的影響。世界上有很多戲劇化的事情,不僅是在人群中,在集團中也是如此……但如果戲劇化的事情變多,感情就會漸漸鈍化。如果我不積極,當出現人們在生活中要克服的困難、悲傷或失去,以及成功等事情,我都不會覺得怎麽樣。就像家人或個人的日常顛倒了一樣,即使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當看到世界好像沒有發生什麽似地繼續運轉,就會覺得世界沒有變化。隨著歲數越大,感情好像也變得遲鈍了。人們發生的很多事情都要比電影更加悲情。Q.有想要嘗試的角色,或還在猶豫中的角色嗎?正在猶豫出演古裝劇,說臺詞的樣子讓我無法想象(笑)。想要嘗試的角色在一天之內會變上好幾次,很難說……以前會想要展現有女人味、性感的演技,想要嘗試富家女的角色。但最近我想要嘗試特別會用槍的角色,在我們國家很少出現那樣的女性角色。啊對了,我在「打抱不平」中嘗試過一次(笑)。當時開槍後,便穿著禮服朝二樓走。Q.以後的計劃或目標是什麽?好像每年都會拍一部電視劇。“我還能在浪漫搞笑劇中出現幾次呢?”,想著自己的年紀便覺得這是義務。並且我覺得好像要時常出現,才會在觀眾中有人氣。最近,我想要集中於拍電影,想要拍一部票房大賣的電影。此前,我在挑選電影的時候不會註重票房,但最近我會一邊考慮票房一邊挑選(笑)。與李秉憲前輩的合作也想當然地覺得會大賣,希望借助李秉憲前輩的力量令票房突破300萬、400萬。目前看起來出發很順利,此次電影的票房應該會超過200萬吧(笑)。在這種意義的基礎上,下一部電影想要與柳海真前輩演繹浪漫。孔孝真是一位非常好的演員,也是一個好人。當有記者因沒有座位而苦惱時,當有記者在采訪過程中沒能提問時,她都會關切地問一句,那樣的她也是一位溫暖的女演員。隨著年紀漸漸變大,不知道自己何時會無法拍攝浪漫喜劇片的孔孝真,我們想送給她一句話。“即使時間流逝,每次看到你的浪漫演技依然會激動。”另外,孔孝真呈現細膩演技的電影「單身騎士」已經於2月22日上映,目前正在熱映中。吳婧怡/文WarnerBros.Korea/圖本文出處『新聞來源/Wow!NEWS新聞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