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合作企業的本質(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2.19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一週前台北市蝶戀花旅行社的武陵農場賞櫻團在南港發生大車禍造成33人慘死11人受重傷之慘案,舉世譁然、四面撻伐八方譴責;交通部情急之下將櫻花旅行社遊覽車掛牌的友力通運公司吊銷執照,又讓掛牌在友力通運公司的120多部遊覽車業主橫遭無妄之災-不能營業不能過戶轉讓也不能轉掛牌到其他車行,致使120多個靠遊覽車生活的家庭頓失依靠無以生計;吾人前曾撰文建議交通部趕快輔導這120多部掛牌在友力通運公司的遊覽車主組織合作社,好讓其營業謀生,以解決斯民之失業待業無法營業之困頓難題。

三十多年前台灣亦有很嚴重之計程車掛牌問題,台北市還有計程車行掛牌計程車達千輛以上,只有掛牌費和保險費(有的還有利息收入)每月營收就達百萬以上,當年半年掛牌費收入就可在台北郊區購置一間樓房,造成社會很嚴重的不公平剝削現象,也造成社會很多弊端,後來政府開放計程車組織合作社來解決掛牌問題;所以台灣現在各縣市都有很多計程車合作社,掛牌剝削計程車個體戶的現象乃而解決;現在遊覽車掛牌現象也很嚴重,尤其是現在應該馬上解決掛牌在友力通運公司120多部遊覽車不能營業賺錢謀生的問題。

很多人不了解「合作企業是啥東西」,本文要對合作企業(俗稱的合作社或儲蓄互助社)做個簡明的介紹,尤其是合作企業的本質。

第一、 合作企業和公司企業或國營企業不同,合作企業是民主的管理制度,每個社員人人平等一人一票,公司企業和國營企業是威權體制,出資多的股東當老大決定一切,國營企業是政府當老大總裁一切;故以友力通運公司為例,老闆只有十多部遊覽車,靠行的有120多部(每人都只有一二部)所以老大還是友力公司老闆,其他車主拿自己購買的遊覽車靠行「請」友力公司的老闆當老大,這比「嫁老婆當大舅子」還不如,這是拿錢去當小弟小妹,交通部官僚會設計這種制度若說沒有官商勾結人謀不臧實在無法讓人相信;但如果車主拿著遊覽車去參加合作社,不管遊覽車購置價錢多寡,社員大會表決一人一票,非常民主非常公平,這就是合作企業的民主管理制度。

第二、 合作經濟也是私有經濟、其財產亦是私有制絕不會因加入合作社變成財產公有或財產共有(除了在盈餘中提撥的公積金或公益金),就如蕉農參加青果運銷合作社但其蕉園還是屬於蕉農社員私有的,並不是變成青果運銷合作社所有的,除非青果運銷合作社提撥部分盈餘(要社員大會議決通過)去購置蕉園經營農場,那些蕉園才是屬於青果運銷合作社的;但當下120多部靠行遊覽車卻在交通部一紙公文令下竟和友力通運公司自有的遊覽車一起被撤銷執造停止營業,這就是公司企業私有財產制的通例,將來靠行車主去打行政訴訟也許可以翻案,但行政訴訟曠日廢時,而花掉的機會成本與社會成本和訴訟費用可能已價值半部遊覽車了。

第三、 合作企業是社會經濟的一環,而公司企業是資本主義的主要結構,社會經濟比較重視人性化之經營管理,所以一連上班十幾天都不能休息、甚至連感冒生病都不能請假照樣排班出車操命,這在合作企業是不會發生的,蓋車主就是社員就是老闆,大家都是社會經濟的主角,大家相互協調合作來排班,這就是合作企業的人性化管理;至於老闆不幫司機駕駛辦勞健保之事更不會發生,蓋老闆就是車主社員自己;合作企業不似公司企業要追求利潤之極大化,合作企業是追求服務之至善化;合作企業對社員的交易服務是屬「內部經濟」,公司企業對掛牌車主或旅客的交易服務是屬「外部經濟」,內部經濟的盈餘多了最後還是分配給社員(車主),外部經濟的盈餘則歸企業主獨享,所以盈餘越多對企業主越有利對車主則越不利,因這些盈餘都是企業主剝削車主而來;從內部經濟與外部經濟就可明顯看出合作企業對車主有利,公司企業對掛牌車主不利,企業主對掛牌車主不會「放權讓利」,合作企業對車主(也就是社員)會「放權讓利」-這是法定之規範,車主參加合作社就有法定經營權,除非自己放棄,否則別人不得剝奪。

第四、 合作經濟也是市場經濟之一環,為一種「不完全自由競爭」型態(完全競爭是很難發生的,它只是一個點而非一線或一面,完全競爭的最佳均衡點一發生就很快會進入下個不均衡狀態而產生不完全競爭型態),但合作企業較不會像公司企業做惡性競爭,所以合作企業可能不會發橫财但也不會因惡性競爭而勞民傷財,最後終輸財過度而破產破船沈舟、回天乏術了。

由上述論述可知合作企業的本質是「私有財產制」「一人一票的民主化管理」「不完全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重視人性化管理的內部經濟」,其財產權之處分包括收益權、使用權、讓渡權、租賃權、移轉權、典押權等都是完全獨立自主自由的,這和一般公司企業完全一樣,但其民主化管理與人化管理和社會經濟制度則與公司企業不同;明乎此種本質,則輔導120多部掛牌在友力通運公司的遊覽車車主成立合作社俾儘快來解決這些車主所面臨的困境應是政府相關部會刻不容緩的課題;加油吧!林全內閣。(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