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裸照 英國王室 史瓦帝尼

讀書吧!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2.13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圖片來源:台北國際書展

2月13日是今年台北書展的最後一天,我沒有去;事實上,我多年未曾逛過書展了。但,那天讀到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長趙政岷先生在中時的投書~讀書救國救出版~一文,實在很有感觸。

不逛書展的我,常逛書店,而且我想趙先生所言「出版令人擔心的苦境」跟在下的關係實在不大,因為我買書,很常買書。買書買到多成了困擾,只要搬遷,就得面對數量龐大的書籍那沈重的負擔。每年五位數以上的購書金額,不能說多,但顯然在那苦境中,勉勉強強算一滴滴甘露吧。而逛書店,一直是我精神上的綠洲。再煩、再累,到了書店裡,總能暫時拋卻那些駁雜的思緒,專注地狩獵心中想要的籍本。

初結婚時,太太問我為什麼不在書店看一看就好。「是啊,為什麼呢?為什麼我在書店裡無法閱讀呢?」這也是我自己感覺到奇怪的事情。我非常佩服那些可以在書店席地而坐的朋友們,那很像童年的自己。我沒辦法,成年後,我只能在書店裡的咖啡廳中看著已經成為「我的書」的書。這或許跟小時候的缺乏感有關係吧!

小時候想要擁有喜歡的書,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東方出版社的「怪盜亞森.羅蘋」系列,應該是我坐在書店地板上,數年、分次讀完的最紮實回憶。那時候,要買一本「怪盜亞森.羅蘋」的請求,大概就是討罵挨的自找沒趣。但,家父倒是明白閱讀對孩子的重要性,在那個年代,在家裡放了兩套大部頭的套書;沒記錯的話,一套是中國經典文學,一套是名人偉人傳記。因為可以讀的書少,這兩套書,咱可是沒少翻。剩下我能在家常態閱讀的玩意兒,大概就只剩國語日報了。長大點兒後,因為升學,課外讀物成了「毒物」,要是多翻了,那更是討打。得到讀大學後,我才能脫離限制,所以幾乎把圖書館能藉的、我有興趣的書,都看遍了。可心中總覺得:那不是自己的!

於是乎,在自己可以支配金錢之後,買書成了我與生活基本開支最無關但卻最必須的花費。在網購還不流行的時候,那是我跑書店的黃金期。太座大人去逛街的所在,附近只要有我熟知的書店與咖啡館,那我就不太在意她逛多久;甚至,我會慫恿她去逛街,好讓自己有時間去買書然後泡在咖啡館讀熱騰騰、剛到手的收穫。

之後有了孩子,也恰巧網路書店大盛,老天保佑,我還能透過網路在線上買書。這時,就有人問過我為什麼不在網路上找看呢?的確,不少書,尤其是大陸的出版品,在網上確實能看到。但對我而言,缺少翻書那種「類比式」的感覺,閱讀就好像少了什麼。

可是,這一年多來,我漸漸發現自己在閱讀方面,也受到了數位對類比排擠的影響。網路社群的發達,搭配智慧手機與APP的應用,很多的短文會出現在臉書、微信…之上;除卻新聞報導、內容農場的廢文,有不少趣味性、乃至深具知識性、甚至是過往未聞的文章會出現其上。於是乎,在有限的時間裡,要翻書似乎還真不如用手機看看這些新鮮的玩意兒。

於是乎,過去的一年,應該十餘年來,我買書買得最少的一年。即便依舊維持著某大網路書店鑽石會員的資格,但我明確地知道自己少讀了不少書。而年假當中,太太要我買一本設計書,當下沒空跑書店的我,上網買時因為要免運費,自然地我就多買了幾本。拿到書後,我又回復通勤與睡前看書的享受,那真是跟滑手機不同啊!

紙張印刷在閱讀的感受上,比手機螢幕要溫潤多了,如此一來,眼睛的負擔也低了點。有點兒年紀了,這種事不得不在意。再說,實際觸碰紙張,似乎更能體會作者的心意,不管是否認同字裡行間的種種,一頁頁的翻著,怎麼都有種能與之溝通的錯覺。這又跟小螢幕上滑過去,不一下子就丟到九霄雲外的隔閡不同。更有意思的是,手機滑啊滑,對於內容有不解的地方,在軟體切換上,還有點麻煩。但一邊翻著書,如果要查進一步的資料,手機拿出來google一下,嘿,可真是便捷,類比閱讀的樂趣有了數位輔助,更是感到有趣而輕鬆。

讀書吧!這可是種好遺傳。與其開電視讓孩子沈迷,不如讓他們就迷在書海當中,怕吵的爸媽更該早點讓孩子喜歡翻書閱讀。今年,我想除了讓孩子多運動外,更要多帶他們去書店泡著。不但他們可以悠遊書海,我也可以再度找回逛書店的樂趣。至於能不能救出版業或救國?我可不知道。但我相信,聰明的爸媽會知道,讓孩子喜歡讀書,能救回的,絕對是自己寶貴的時間與安寧。

Related Posts:要革命請講白柯市長是活在火星嗎?法官到底是怎麼想的?傷口上的鹽也談談商圈優質選戰不能只靠候選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