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謝富丞 皇蛾 席多藍恩

犯錯進化成2.0 花敬群不改搞笑本色

中央社/ 2017.02.05 00:00
(中央社記者劉麗榮台北5日電)從「花教授」到「花次」,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坦言犯錯讓他迅速進化成2.0,但仍不改其搞笑一面,他在同仁眼中沒有官架子,必要時還會親自寫新聞稿。

擔任學者時,花敬群與民間團體一起監督、批判政府,當了官員,變成要和民間團體溝通政府立場,對於這樣的角色轉換,花敬群不認為是衝突,而是「承擔」。

「當然也犯了一些錯」,花敬群不諱言談到上任兩個月的「爆粗口」事件,回想當時的狀況,「說實話,那個時候的我,心裡面仍然有相當大的成分覺得『我們是朋友』」,希望事情還有溝通的空間,才會有點像朋友的口吻,脫口而出講出那3個字,「話一出口我抽了一下」,他突然意識到,已經不能這樣講話,「既然講了就要承擔」。

被指責的當下,花敬群心中其實也感到悲憤,「我真的做錯了嗎?」更深入自我檢討時,他坦承確實錯了,大環境不是不容許犯錯,他要求自己一定要「不二過」,「當尋常百姓和教授是不會有這麼深的自我要求」。

花敬群說,過去擔任教授時可以暢所欲言,其實偶爾也會被罵,不過那是立場上的差異「so what」;現在是「沒有我」,「我說話不是代表花敬群,而是必須代表內政部,甚至中華民國」。

長期習慣接受媒體採訪的花敬群,雖然熟悉鏡頭,他也坦言,擔任發言人需要內功,從議題掌握、分寸拿捏、用字遣詞到講話的表情、聲調等,都要有所準備,這些學習的過程讓他迅速進化成2.0。

談起自己的個性,花敬群形容「我到哪裡都在搞笑」,在部裡開會也是,不過「終究在那麼緊繃的場合,是非常不恰當的」,偶爾開玩笑很快樂,但「真的不要白目」,該嚴肅的時候不能開玩笑。

運動細胞很好的花敬群,其實很了解自己在群體中的定位,打棒球時擔任捕手、排球場上是舉球員。花敬群說,他都是擔任攻擊的「發動者」,不是真正攻擊的人,要負責規劃環境和條件,以達成最終目的。

經過「震撼教育」,花敬群心裡有更深的體會,如果沒辦法把自己顧好,把分內的事做好,後面這麼多政策要推動,如果推得不好,「那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能因為自我療傷耽誤了國家政策的推動,時間是不等我的」,很快地安慰自己後,花敬群馬上要面對下一場會議。

「進化的過程不是讓自己變得世故、滑溜」,花敬群說,是該做的事要做得更好一些,因為沒有做好自己的角色,「主攻者沒辦法發揮實力」。

8年20萬社會住宅是總統蔡英文競選時提出的第一個完整政見,花敬群是政策操盤手。談到政策,他說,還不敢用成就感形容,不過有些事因為同仁一起努力合作,「它真的在動」,「住宅法」三讀通過只是第一步,要到有成果,需要時間。

同仁眼中的花敬群沒有架子,還會自己「下海」寫新聞稿,花敬群說,有些事情他希望表達的角度,同仁未必能很快抓到,如果事情又比較急「自己來比較快」,他認為這是對話過程,而非不信任。

「不要有架子,但要有樣子」,他堅持,政府官員要有官員的樣子,讓同仁、老百姓甚至立法委員覺得你可以被信賴、依賴,這是責任,講得振振有詞的花敬群,下一秒馬上又開起玩笑,「所以我假裝很臭屁的樣子,都只是為了讓大家放心,嗯,這個次長可以信賴」。

花敬群的辦公室擺設簡樸,桌上放了最愛的棒球和棒球公仔,櫥窗裡擺著一只寫著「8年20萬戶」的馬克杯,是去年聖誕節姪女送的。記者問到,會不會壓力很大?花敬群說,應該發給營建署同仁一人一個,隨時提醒目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