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史上最暖殺手:《終極追殺令》經典即是永恆】

滔客/ 2017.01.24 00:00
2016年重映盧貝松導演經典修復一刀未剪版,肯定是許多影迷的回憶好片。但如果是一個從未看過此片的觀眾,在第一次接觸《終極追殺令》後將會有什麼感覺?

奇妙的是這部電影像消除所有關於時間的痕跡,根本就像在看一部現代片。首先,我們可以先觀察這部電影裡頭的時空,從穿著來分析。或許是因為現代社會裡卻吹起復古風氣,男生穿著里昂風衣形式的及膝大衣滿街跑,年輕辣妹都該人手一件瑪蒂達的飛行夾克,衣服款式像不退流行般捲土重來。也或許是因為電影裡頭那些美得像是一幅幅畫的鏡頭,如底片般詳盡的質感畫素,復古得耐人尋味。這大概也是經典片為何經典的原因了吧!《終極追殺令》似乎在時間洗禮之下更顯其美,歷久彌新。商業與藝術一次達成導演依舊給予商業電影需要的水準,從連發子彈的視覺享受,以及大反派角色的詭譎、神經兮兮的驚人設計,使觀眾看得刺激萬分又咬牙切齒。然而導演更不忘結合了人文藝術的細膩觀點,從殺手佳偶的相處中,摻入成長的苦澀過程、彼此相知相惜的男女之情,讓整部電影的氛圍幽微而美好。而導演對於許多鏡頭的設計有很好的想法,如最經典的畫面:里昂在生命的最後一瞬,以里昂的視覺觀點搖晃的鏡頭慢慢落下,如里昂慢慢墜落的生命般消逝。大叔與蘿莉的完美組合有些角色設定與組合在現今看似雷同,卻可能是由《終極追殺令》以後才開始蓬勃發展的。比如說殺手這樣的角色不再只是反派的大壞蛋,盧貝松導演設定殺手里昂的作息比一般人還規律:喝牛奶、搭公車、看電影、不殺女人和小孩,這些設定將里昂這個殺手豐富化,塑造得讓每個觀眾都喜愛他,喜歡到完全忘記他是個殺手。「It's my best friend。 Always happy。 No questions。」(它是我最好的朋友,總是很快樂,從不問問題。)這句是里昂的經典台詞,他對瑪蒂達介紹他唯一的朋友:「盆栽」,也點出曾經被愛傷過而變得退縮的里昂,更是無家可歸的無根社會邊緣人,他被世界所忘,只能一直縮小自己,忘卻這世界所有美麗的事物,懷抱著沒有感情就沒有傷害的小小世界裡。直到他遇上了敢愛敢恨的可愛女孩,瑪蒂達。瑪蒂達的角色設定完全是相反的里昂,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心靈,勇於追求想望的那份勇氣與毅力,可以說是激發里昂心中柔軟深處的關鍵吧。雖然說瑪蒂達的出現成為里昂唯一的致命傷,卻也終於成為打開里昂心門的那位天使。在最後里昂要瑪蒂達先逃走的那一場關鍵戲裡,就已經點出導演最想說的話了:「You're not going to lose me。 You've given me a taste for life。 I wanna be happy。 Sleep in a bed, have roots。 And you'll never be alone again, Mathilda。 Please, go now, baby, go。 Calm down, go now, go。」(你不會失去我。你讓我嚐到了生活的滋味。我想要快樂。睡在床上,有自己的根。你永遠不會再孤獨了,瑪蒂達。求你,走吧,寶貝,走。鎮定,現在就走,走。)里昂的死並不是真正死亡,而是獲得重生,他終於弄懂了永恆的快樂是什麼,那就是重拾愛人的勇氣。而這份最真摯的情感才是讓觀眾在好幾年以後依舊念念不忘此部經典電影的原因。關於男女主角年齡的差距原本可能是被撻伐,不能被碰觸的題材,而盧貝松導演卻將貌似畸戀或者說不倫戀的組合,造就一段永恆的真愛。在這之後,誰也很難超越瑪蒂達如此迷人的蘿莉角色,也難以超越影迷心中那位永遠的暖心大叔形象,里昂。(本文圖片皆來自影視圈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