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瑜伽老師轉跑道 居服員受震撼教育

中央社/ 2017.01.14 00:00
(中央社記者吳哲豪彰化14日電)原本擔任瑜伽老師的涂小萍為孩子轉換跑道擔任居服員,看著長者們離開人世及面對家人不諒解,心中感嘆萬千但仍無怨無悔。

在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福興服務處擔任居家照服員的涂小萍,原本在社區大學教瑜伽,每晚帶婆婆媽媽練瑜伽,「後來是考慮到小孩子念幼兒園,希望換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剛好學員中有人擔任專門從事老人照護服務的居服員,聽學員們說起工作中種種,讓她興起轉業念頭。

上完有關居家服務員相關課程,取得證照;涂小萍在弘道老人基金會福興社區照顧服務中心上班,平時要照顧6名長者生活起居,包辦買便當、打掃及幫忙洗澡等日常大小事,擔任居服員1年多來,在外人眼中看來雖駕輕就熟,但剛到職時前3個月,可是接受一番「震撼教育」。

「我所照顧的阿公阿嬤們都先後離開人世」,她說,「阿公走的時候,我沒有接到通知」,涂小萍回憶,當時騎機車要進門前,只看到原本阿公養的狗本來都在家中活動,卻突然在門口等候,一進門就看見阿公靈堂,想起昨天還噓寒問暖的,心中震撼可想而知。

也許是想起和長者們互動細節,涂小萍眼眶泛紅,面對這種情形仍手足無措,信心開始動搖,她所屬的福興社區照顧服務中心工作人員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找心理輔導師輔導,才平復涂小萍心情。

問她覺得這份工作辛不辛苦,涂小平搖搖頭說,「照顧他們(指長者)就跟照顧小孩子一樣」,她舉例說,像有個阿公講話反反覆覆,口氣又較兇,很多居服員視為畏途,「跟我說明天要吃1個麵包,幫他買了之後,隔天又罵為何只買1個」,一開始被罵雖不太習慣,後來就學聰明買2個,先拿1個出來,等被罵後再拿另一個,摸透了老人家脾氣,時間久了也摸索出互動模式。

擔任居家服務員薪水雖和瑜伽老師薪水相比少一點,想到能在學校放學後陪孩子成長,金錢損失微不足道,對涂小萍來說最大難題在於丈夫不諒解。

「先生其實不太高興我去做幫人把屎把尿的工作」,涂小萍形容丈夫平時話不太多,但對她新工作不滿,「可是我覺得人都會變老,以後我們也有可能需要人家幫忙照顧」,雖然丈夫至今仍不諒解,但她相信做的是對的事,還是會繼續從事居家服務員工作,為老孩子們服務。1060114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