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如影隨形的記者 楚門世界的美國總統

中央社/ 2017.01.12 00:00
特派員看世界專欄(中央社記者鄭崇生華盛頓11日專電)「會議室夠寬敞,怎麼說都容得下兩名美國記者」。這段白宮官員為美國媒體爭取採訪權、和北京官方交涉的談話,要不是白宮多年來的隨行採訪供訊制、官員的努力無人記錄。

政府官員與記者間存在著緊張關係,世界各國皆然,過去歷任民主與共和兩黨總統、在與白宮記者相處時,也多有說盡難聽話時,就算如此,沒有哪一位美國總統能剝奪白宮特派員協會(WHCA)和「西廂」新聞室協調出來的「隨行採訪供稿制」(pool report)。

美國總統號稱是全球最有權勢的人,但某種程度上、生活在如「楚門的世界」裡,隨行記者會保持一定距離觀察記錄總統的日常言行,就算休假也一樣。

美國總統歐巴馬剛當選時、並不適應這一採訪模式,在夏威夷度假時曾甩開記者帶女兒逛公園,遭WHCA抗議,但他這些年來逐漸適應,耶誕節期間和誰、打了多久高爾夫球,媒體在維持一定距離、不影響他與朋友同樂下,都觀察記錄在案,對媒體採訪權的尊重,他說,「沒有堅強的第四權,民主無以為繼;不和媒體互動,那不是真民主。」

作為大國,美國總統要處理的外交事務數不完、更別說有開不完的雙邊或多邊峰會,但隨行採訪供稿制的運作,不因歐巴馬要見的是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就停止。2014年在白宮開雙邊元首「歐習會」,儘管白宮讓大陸官方媒體在一開始的公開談話作現場記錄,但美國這一方,一樣得有參與採訪供稿制的輪值記者在場。

誰能參與白宮的隨行採訪供稿制?首先,得必須是耐得住日曬雨淋、通得過冰雪風霜等待,天天參加新聞簡報會達一年後,拿到白宮記者證且加入WHCA的會員,而WHCA負責排班協調,在總統日常行程中,在場地較小或維安較嚴格的一些場合,仍要保障輪班的隨行採訪記者在現場,記錄相關內容,提供給包括經認證的外籍記者在內、做為報導用。

美國總統不一定在每個場合都接受訪問或發言,但隨行記者在現場的觀察與供稿,至關重要,而強大如美國的第四權,在中國採訪也遭遇過不友善,但美國白宮及外交官員的做法是,盡一切力量、捍衛媒體工作權。

20國集團(G20)峰會去年在杭州召開時,美方就無懼中國主場優勢,為中方限制美國隨團記者的採訪權,和中國安全人員爆發口角、甚至差點打起來。

回顧當時,明明是美中簽訂氣候變遷協定的大喜事,中國初始卻不開放美國隨團記者採訪,但白宮新聞官員未因打壓就放棄,在記者會開始20分鐘前、仍努力爭取讓美國記者入場,空間限制不該是問題,最後協調讓兩名記者都得以入場。

還好歐巴馬沒有因一開始不習慣總有媒體跟隨的不自在、而削弱或取消這一制度,否則,官員為媒體記者工作權努力交涉的過程,這一切,將無人留下記錄。

然而,記者採訪供稿和主辦方提供資訊或訊號,是不同概念。「華爾街日報」指出,由輪班記者提供彙總資訊,是因美國總統承擔如此重責大任,除須受監督,更重要的是,總統的人身安全就是國家安全,美國民眾必須盡快、盡可能地知道總統行蹤。

包括當年甘迺迪總統遭暗殺及雷根總統遭槍擊,都因有輪值隨行媒體採訪,美國民眾才能在第一時間獲知獨立的報導視角,而不是僅聽官方說法。

接觸(access)、讓記者在事件現場,是近代美國總統不分黨派,都接受並尊重的規則,白宮主人都曾說媒體監督是讓民主制度更完善的類似談話;而就算不能與媒體好好相處,也要對記者的工作權維持起碼尊重。

前總統柯林頓是這麼說的,「我會試著站在媒體記者的角度想」。

儘管雷根當年曾因軍售伊朗事件上、因記者當場質問他「是否做錯決定?」而動怒說「沒有」、「我不想再接受任何提問了」,但他並沒因此就拒絕到新聞簡報室;小布希更曾直言告訴記者,「你們有時不喜歡我做的決定,而我有時則不喜歡你們報導這些決定的方式」,但他離開白宮前不忘自嘲,「我在這裡(簡報室)能享受到的最棒時光,就是記者會終於結束了」,沒有酸言酸語或是罵媒體。

前白宮特派員協會會長托瑪(Steve Thomma)說,新聞工作者和政治人物間的奮戰,「我們從沒贏過、但也沒輸過,就是要不停保持戰鬥。」

接下來的戰鬥,想必將異常激烈。即將上任的川普做為掌權者,對監督者、尤其是主流媒體的仇視,更因有媒體報導俄羅斯掌握疑似關於他個人隱私、未經證實的傳聞,讓川普又痛斥媒體造假、可恥。

華府將迎來政與媒間的高度緊張關係,已難避免,而在新聞工作面臨碎片化、多工化等眾多挑戰時,美國新聞工作者作為標竿,相信成立已百年的WHCA,會一如既往、繼續戰鬥下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