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漲還是不漲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1.07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Photo Credit: nosheep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2017一到,全台漲聲響起,全民議論紛紛。

元旦假期結束的上班日,同仁就問了:怎麼我們的咖啡店週日沒有延長營業?有些客人以為會像過去一樣在週一放假時的前一週日,店裡會取消半日的店休,正常營業到午夜十二點,所以向我們反映。當然,我很清楚,這樣的假期,是賺錢的好時機。單單週五到週六,業績就是冷颼颼的今年難得的數字。但,那天我卻不敢讓營業時間延長。因為,我在不確定的收入與能確定倍增的支出之間,選擇了先控制後者。

實話講,台灣的物價從2000年後就是一直因為凍漲的思維,在政治刻意的操作下,成為了某種「社會共識」。也恰巧,全球的經濟環境,這幾年來也進入了通貨緊縮的狀態,經濟景氣的低靡讓台灣的動能更加衰弱。這也造就了薪資不斷下跌,物價更失去反映成本的合理上漲空間。而這一次勞基法的修正,從勞動力成本這個本源,讓物價得因為支撐事業體必須合於法令需求,而非提高售價來作為因應不可。從某個角度講,這不過就是台灣躲了很久,早該面對的不得不。

然而,社會的反彈、人民的怨氣,我想對於去年最後一天強調「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優先秩序是什麼更重要」的蔡總統來說,恐怕不是那麼簡單能夠去面對的。當林全院長講出「漲價是必然」的這個常識時,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在臉書連貼三次,當年馬英九前總統決定讓油電價格合理反映成本時,那時候的蔡英文主席發出的警語:「政府帶給台灣人民的是物價不斷上漲的恐慌性預期心理;一旦失控,將引發全面性的通貨膨脹。」這,才是蔡總統今年,乃至於整個任期內必須面對最為嚴峻的問題。

價格漲跌,如果由市場決定,那都是必然。當年鬍鬚張要反映成本時,網友一片撻伐,連時任台北市長的郝龍斌都出來說重話。那時我就覺得這實在是莫明其妙,我們是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基本就是走市場經濟的路線,廠商漲價必須面對的也就只有市場。況且,如果不讓其反映合理成本,連帶的它的員工就無法有合理薪資,自然也不能進行合理消費,那麼這對整體經濟環境當然有不合理的負面影響!然而,為了選舉,台灣可以任由政治力量恣意干涉市場,而這中間,蔡總統領導的民進黨更是重中之重的領頭羊。

可以說,至少過去馬政府的八年,當時的蔡主席可說就是不斷地告訴人民~「漲價是罪惡的呈現、是商人無良的表現、是政府無能的體現。」那麼如今,因為同樣是「之前反到死、現在搞到掛」的一例一休強推而造成的物價大漲,蔡總統要面對的,豈是打樁時的震動而已?再說了,法令的推動,共識是必須。民進黨長期操作仇富與勞資對立,且在修法的過程中,於大選全勝後還先惡搞當初國民黨作的相同方向推進,愚蠢地去封殺掉自己上台後原可獲致的協調空間,進一步激化勞工,最後被反作用力痛打。當法案修正完成後,台灣勞資之間的信任與默契,也就隨之灰飛煙滅。況且,服務業的職業特性未被考量的狀態下,原本可以由勞資協商的上班模式也被硬性規定在框架之下,那麼台灣唯一還像個樣子的服務業,是要怎麼去服務這個市場?是要民眾捨棄既有的方便性?還是政府要放棄僅存的內需市場?

退一萬步說,這樣的政策要正式上路,選在跨年度(且今年過年又早)的當口,並分年前年後來推,真不知道蔡政府是怎樣去體察民意的?要說改革,如果12月23日可以,那為什麼3月23日不可以?跨年度的時間過了,春節也結束了,離報稅季還有一短時間,公司在人資與財會上也比較有餘欲去面對新法令,不是更好!

面對這個自認先苦後甘的政府,我很難想像才開始進入苦哈哈無限迴圈的這個國家,甘會是什麼味道?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得開始面對新法令給的挑戰了。決定售價要不要漲?恐怕還是其次。先得弄好的,是我們這樣的行當,同仁的工時與人力的配置要怎麼去調整與因應?我想,認真經營的企業主都不是神,稱神的,據說裁員也沒輸人。在至少是先見苦未見甘的當下,我們這種凡人小老闆,要在股東、員工與客戶之間生存,那真是不只要有智慧,還得多點勇氣啊!

Related Posts:誰才是菜蟲?回顧與展望再說說教育被教改漠視的實驗教育擺包乖乖就好嗎?多看看碗內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