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來自南台灣的大男生 南台小子玩蠶絲

台灣好新聞/記者曾一禾/採訪報導 2017.01.06 00:00
一路對生物科技充滿熱忱的楠凱,在南台科技大學生物科技研究所畢業後,先在奇美醫院當了2年的研究助理,因緣際會下接觸到台灣的有機農業,自此對「栽桑養蠶」的「蠶農」有了強烈的情感,尤其對「桑蠶」這樣脆弱純淨、卻處處利益人類生活的物種產生莫大的興趣。

養蠶的首要之務,就是要有乾淨無汙染的桑田。

「你知道嗎?蠶非常脆弱,一輩子只吃乾淨、不能有任何汙染的桑葉,連水都不喝!」楠凱撐大了眼睛說,蠶絲除了被大量運用在紡織產業,也因為擁有絕佳的生物特性,包括人體組織相容性,不會引起人體的過敏反應;生物可分解性,可緩慢被人體細胞吸收並活化細胞,所以近年更被美妝保養品、生醫材料用品等產業所愛用。

「可惜這樣單純的好東西,卻因為生意的不單純而被濫用了!」楠凱說,曾經蠶絲蛋白是美妝保養品的當紅炸子雞,但是也因為太過熱門,讓許多不肖廠商競逐利益,「我剛剛接觸這個產業時,看到大陸運進來台灣工廠,一桶又一桶的所謂蠶絲蛋白粉末,著實嚇了一大跳!」除了蠶絲找不到源頭,蠶絲蛋白水解後的液體原本濃度就已經不高,再經過噴灑噴霧乾燥處理不知幾十倍數量的「賦型劑」成了桶裝粉末,再添加一大堆速效的化學添加物、防腐劑後製成產品,打著蠶絲蛋白的名義大打廣告,「當然會把蠶絲給玩死~」

蠶絲的好大家都知道,但是對於天然、單純的堅持就不是那麼容易。

楠凱認為,只要誠實把蠶絲的單純美好帶給消費者,產品沒有不受歡迎的道理。於是他從栽桑養蠶的源頭開始找尋合作夥伴。由於台灣養蠶產業早在20年前便已沒落,少數蠶農的蠶絲不足以撐起這樣大的夢想,楠凱不得不千里迢迢到大陸找養蠶人家,終於在閩北南平鎮找到了一樣是年輕人的鄧小兵,經由契作的方式,蠶絲有了安心而穩定的來源。

一開始楠凱的想法是做蠶絲蛋白的原料提供,沒想到一年下來,碰了一鼻子灰,原因就在「太貴了」,楠凱說,「我很驚訝的猜想,工廠要的價格究竟拿到的是什麼樣品質的原料?」為了堅持理念,於是楠凱決定運用在南台科大創新育成中心所研究出的獨家提取技術,以分子更小的蠶絲6胜肽為主力,自己跳下來做出產品,也就有了現在的「貝娜蔻」。

楠凱堅持理念,從原料供應跳下來自己開發一系列的蠶絲保養品。

自然界中隱藏著許許多多的無價之寶,人們卻往往忘記最單純的初衷,反而變成過多化工合成品的俘虜,曾經在台灣美妝保養品市場,以蠶絲為訴求而紅極一時的眾多產品就是最好的例子。就像大家都知道蜂蜜是好東西,卻再也沒把握買到的是不是真的蜂蜜一樣。楠凱說,只要誠實的拿出好東西,市場自然就會感受到單純的美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