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最嗆公務員李來希 年金是人生最後一戰

中央社/ 2016.12.25 00:00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25日電)他號召十萬軍公教上街頭,他在年金改革委員會舌戰群雄,「(年金)這一仗,是我意外的遭遇」,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委員李來希說,這是他人生的最後一戰,希望2年後功成身退。

當了37年的公務員,現為勞動部技監的李來希,過去為勞工爭福利,包括,勞退新制、彈性工時 (雙周84小時)、積欠工資墊償、育嬰留職停薪津貼、大量勞工解僱法等重要政策,都出自他的手。

「我訂的法案都是朝小野大時期通過的,如果你夠專業,國民黨也擋不住你的,這就是展現你能力的時候」,細數過去推動重大法案,與立委、各部會交手鬥智,李來希臉上有掩不住的驕傲。

勞退金改制歷時14年,他說,勞退新制是最自豪的政策,「雖然它不是好的政策,但在當時的時空環境之下,它是次要的選擇且是最好的選擇」。

李來希說,過去勞工退休金看得到,吃不到;推動勞退新制時,有人罵他讓勞工領這麼少;但是,雖然勞退新制所得不高,至少每個人都領得到。

最近復興航空解散,就有網友留言給他說,「理事長終於看到當年你推勞退新制的成果,歷史應該還你一點公道」;李來希說,復航的員工不必擔心退休金,因為勞退新制都在個人戶頭,復航員工抗爭的不是退休金,而是工作權、資遣費。

過去他為勞工爭權益,現在卻彷彿站在勞工的對立面。年金改革這個議題,他是軍公教眼中的「頭號戰將」,卻是反對者眼裡的「頭號戰犯」。

「這個對立不是我造成的,這個對立是整個社會氛圍把它營造而出來,軍公教與勞工對立」,李來希有些無奈。

李來希在2013年從勞委會綜規處長被調為技監。當時身兼全國公務人員協會年金小組召集人的他,多次替公務員發聲,卻被調離主管職。

他說,這3、4年來,他被調了一個閒缺,沒有實權,無法替勞工發聲,再加上他身兼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又發生年金改革事件,讓他有一點舞台,他就把所有精力投入這裡。

不同於一般公務員的溫良恭儉讓形象,李來希敢怒敢言,他曾怒嗆時任考試院長關中「放肆」,也敢跟上級長官、時任勞委會主委的潘世偉拍桌對罵。

「我最大的缺點是鋒芒太露,因為藏不住」,一開口,李來希的傲氣就跑出來了。他說,中國官場講內斂,但是「那太假了,虛偽何必呢?有什麼事該做就做,有多少能力就表現出來」。

他說,父親70歲才生他,83歲去世,父親走了之後,家道比較中落,自己是不得已才當公務員,為了一口飯吃。

李來希是雲林出身的本省小孩,大學時曾是辯論社社長。他說,太太形容他「你如果當汽車推銷員,你會是黃金推銷員,你如果是去拉保險,也是黃金保險員」,自己卻選錯行,到公務科層體系打轉。

「(年金)這一仗,沒有人比我更希望它落幕,這一仗是我意外的遭遇」,擔任公務員37年,李來希說,自己早就符合退休要件,現在的年資,其實都已經算是「無效年資」,陰錯陽差打了這一場仗,辛苦4年多了,坦白說,真的身心俱疲。

他說,雖然得到軍公教人員那麼多回饋,但也受到很多屈辱,毀譽參半,「連我哥哥都說,你是個爭議性人物」。

說到這裡,他嘆了一口氣,「我是個爭議性人物?我向來沒有爭議的!我不偷不搶不爭,今天變成爭議性人物、變成社會的話題人物」。

李來希說,年金議題本身就是爭議性,「你又要靠邊站,又有一定的立場,對方也是,自然會有一些爭辯,外人會給你一些評價,那些評價,所謂的爭議性就出來了」,如果是針對議題,都沒有關係,但如果是人格,那大可不必,那就是過度猜測。

他說,這幾年自己像透明人一樣,堂堂正正,行程都公開在臉書上,「我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我的主張、我的行事、我的作為,你挑不到我什麼啦」。

李來希說,哥哥的話是開玩笑的,也是心疼他,哥哥小有財力,曾跟他說,「這些(年金)才多少錢,沒有錢我給你好了啦,爭什麼?為了那幾塊錢!」。

背負軍公教人員的期待,現年62歲的李來希說,年金議題是「人生最後一戰」,這個議題推了4年了,接下來還有2、3年可以從事這個運動,他預計年金改革可能會在2年之內完成,2年之後,他剛好功成身退。

李來希說,「我不是希望不改革,我是希望平穩地落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