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指尖哥 李婉鈺 共軍

蔣經國最後的聖誕節(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6.12.23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蔣經國於1910年4月27日誕生於浙江省奉化縣溪口鎮,於1988年1月13日病逝於台灣台北市,所以蔣經國最後一個聖誕節應是1987年12月25日,這一天本來應是基督教家庭非常感恩非常寬恕的日子,可是這個聖誕節卻也是蔣經國非常驚駭非常難過的日子,比1936年和1949年的聖誕節給他老爸的驚駭毫不相讓;經過這一次驚駭的震撼,半個多月後(1月13日)蔣經國便告別他的人生舞台,當然也結束他那正反兩面頗多爭議的政治生命,更偉大的是同時結束「蔣家王朝」的天命;父死子繼、兄終弟及的「君權神授」法則在滿清宣統皇帝結束後歷經孫文、袁世凱、黎元洪、馮國璋(代理)、徐世昌、曹錕、段祺瑞(執政)、張作霖(陸海軍大元帥)、譚延闓、林森、李宗仁以及新中國的國家主席毛澤東、劉少奇等國家元首都沒人搞「父死字繼」的爛招,偏偏到蔣介石這個殺人魔王屠夫竟學起帝王世家搞起「父死子繼」的陋規想盡各種爛招數把總統大位傳給自己的「犬子」,蔣經國就靠著專門殺人的屠夫老爸的庇護一路幹到總統,算是變相的「父死子繼」之「帝王術」,害全國一些賢達人士最多只能幹幹蔣介石父子的狗腿子,只有嚴家淦運氣最佳,夾在他們父子之間幹了兩年有職無權的「閒差總統」,讓蔣經國裝模作樣當作民主花瓶;所以吾人常說嚴家淦是中華民國官運最佳之公務員,從小處長一路幹到大總統頂端,幹到無官可幹的嚴家淦,從總統下來還能到處拋頭露面到處攝影沾花惹草、悠哉悠遊一生。

蔣經國一生正反兩面評價可以1970年4月18日為分水嶺,在這之前蔣經國和他老爸其實是差不多的「壞」:專制、自大、掌權、目空一切,尤其到台灣以後掌握八大情治系統大權,當年戴笠在大陸的胡作非為濫殺無辜的作風全由蔣經國繼承未竟志業,特別是警備總部的草菅人命、殘民以逞,讓台灣人民非常痛恨外省人尤其是外省軍人,這種台灣軍民緊張之社會氣氛讓韓戰爆發以前的美國政府認定為台灣政治不安定與社會不安全之主因,美國政府因而不願支持流亡到台灣的蔣幫集團,當時蔣經國領導的八大情治系統為了肅清匪諜寧錯殺一百也不能放過一人的濫殺無辜態度應為美國要放棄國民黨的最大的原因;1970年4月18日蔣經國以行政院副院長身份訪問美國白宮,4月25日中午12時10分被兩位台灣籍美國留學生黃文雄與鄭自才在紐約開槍刺殺未果,此事件讓蔣經國痛定深切反省,他體認到台灣人民對國民黨政策及對他們父子的行事作風非常不滿,才會以放棄即將到手的博士學位來做出行刺美國政府貴賓之違法行為,這種放棄高學位以身試法的行刺行為與1936年張學良楊虎城在西安抓走蔣介石以遂行兵諫沒啥兩樣,蔣經國在深切反省之後回台灣後馬上做出重大的政策改變,他開始提拔台灣籍青年擔任中央政府重要職務,開始多次舉辦中央民意代表增補選以加強台灣民意基礎、推動十大建設與十大行政革新,在兩次國際石油危機中大力發展台灣經濟並大力建設農漁村、開創台灣經濟奇蹟;1987年7月14日宣布從翌日(15日)零時起解除實施38年之戒嚴令,同年11月2日宣佈開放大陸探親,1988年1月1日起開放報禁;可見蔣經國自從在1970年4月25日於紐約市挨了黃文雄與鄭自才子彈後,確實已大澈大悟改過自新的大力建設台灣,不像他老爸只把台灣當作反攻大陸的復興基地;黃文雄也因此被他的母校政治大學評議為第一屆傑出校友。

每年12月25日是西洋的聖誕節,在台灣戒嚴時期還有兩個政治性節日,一是中華文化復興節、另一是行憲紀念日,所以每年此日都有國民大會代表在集會慶祝,總統也會親臨致詞(以前總統是由國大代表選舉的、憲法是由國民大會制訂修改的);1987年的12月25日也不例外地舉行行憲紀念大會,蔣經國亦親臨致詞,只是這天的會場很不尋常,前一年剛成立的民進黨國大代表(只有八人)全站到會場最後面並三度拉起「老賊下台、國會全面改選」布條,讓現場的眾多老國大代表氣昏了,蔣經國當然也很難過,蓋這是自從蔣介石在中國大陸奪權成功實施威權統治之後蔣家父子跟前從未發生過之亂象,都是像現在台灣的退將到北京乖乖坐在習近平跟前聽訓一樣,最後這八位民進黨國大代表被警衛抬出會場才結束這場民主鬧劇;這時蔣經國的身體因嚴重的糖尿病已頻臨末期,腳趾亦已截肢而要靠輪椅代步,只等喪鐘響起就要告別人寰,這樣的身體再碰到這種面對面的抗議場面,其心情之極度惡劣當可想而知,蔣經國就像將燒盡的油燈「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這個聖誕節對蔣經國真是難過極了;事後聽說蔣經國這樣問他周邊的親信「我為台灣做這麼多事,為何他們還這樣對我?」美國華盛頓郵報在翌日(12月26日)的總結報導也說「過去一年的改革超過過去40年的成就」;可惜蔣經國至死還不知台灣人要的是「公平正義」、要的是「民主自由」,為何老國代老立委選一次就可以幹40多年、台灣人選一次只能幹3年立委或6年國代?為何一路打敗仗逃到台灣亡命靠台灣人民扶養的老兵有退休俸而辛苦一生以安養老兵的老農啥都沒有(當時尚無老農津貼)?為何台灣人不能選舉自己的總統副總統和省市長?聽說蔣經國亦想解決這些問題,他也知道很多老立委老國代已無法來出席會議了、但囿於保守派的反對而做罷,可見蔣經國已受到人情包圍已沒有立場要這些隨蔣家到台灣「共赴國難」的老國代老立委下台(因大法官會議曾經作出解釋:中央民意代表等光復大陸再改選),他們也要像「蔣總統」一樣幹到死方休;所以有人說蔣經國是被民進黨這八位國大代表氣死的、倒不如說他是被這些屍佔其位的老國代老立委氣死的,被自己無力量無立場解決「萬年國會」問題而怨恨氣死的。

受了這麼史無前例的大氣包,蔣經國此生最後聖誕節如何向耶蘇基督禱告?想來也不會太順利太如意的,因半個多月後他就蒙主寵召去了。12月24日平安夜亦是嚴家淦故總統忌日,今年是嚴總統逝世23週年紀念日,面對這位在戰後廢墟中對台灣經濟建設發展有卓越貢獻的前國家領導人,吾人亦要在此表示無限的懷思,願基督大愛常慈光照臨嚴總統英靈及其陽世子孫平安喜樂。(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