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228 棒球 偷拍

【永遠回不了的家 -《歸來》】

滔客/ 2016.12.20 00:00
《歸來》由張藝謀執導,鞏俐、陳道明與張慧雯共同主演在文革時期生活的一家人。雖然並不明顯,但本片可說是以女兒丹丹所見所聞為主要視角,來敘述自己父母生平的故事。(圖片來源:《歸來》官方釋出劇照)身為高階知識份子的父親陸焉識在被抓去邊疆勞改二十年後的某一天他悄悄的逃離、回到了家中,雖然父親逃營返家並不合乎規矩,但對於家庭裡的成員應該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不過年輕的女兒丹丹卻不這麼認為,父親自丹丹三歲起便離開了母女身邊被發放邊疆勞改,對於丹丹而言,父親在家庭裡的份量並不重要,反倒因為他的身份使得家人屢屢被質問,並要求母女倆對黨宣示效忠,這份不方便與牽連關係使得丹丹並不怎麼希望父親歸來。(圖片來源:《歸來》官方釋出劇照)在電影的一開始,父親意外的歸來招來了黨內人員的注意,也讓原本有機會擔任劇場主演的丹丹喪失了領演主角的機會,在種種的壓迫下,擔心受怕的年輕心靈最後不顧血緣情義向黨內人員告了自己父親的密,使父親與母親再度分離,爾後,等過了兩年,父親被平反再次的歸來時,家裡卻也已經不是當初的狀態了。 母親也因父親前一次的離去及現實生活中面臨的各種壓力與不願回想的回憶導致了她患了心因性失憶症,這樣的症狀迫使她連自己的丈夫都不認得,而電影的主體就是從這樣的架構上開始展開,張藝謀拿掉了大量原著小說中所描述之文革時期的黑暗面與發生事件,將劇情著重在小說的最後三十頁,將「歸來」這個主題的重心放在描述陸焉識與馮婉瑜這個小家庭身上,藉此避開了電檢尺度上的麻煩,也使得電影減少了許多會模糊觀眾焦點的可能,使電影調性變得較為柔和哀傷而不是憤恨或駭人驚恐,這樣的聚焦模式雖然將重點確立,但遺漏了許多地方的情感接續,如女兒丹丹對於父親的態度轉換上並無明確的一個時機點或誘因,只知在父親初次歸來後家中氛圍起了變化,但在兩年後父親的再次歸來時丹丹的態度就已軟化,丹丹因為父親被迫放棄了舞蹈、被母親趕出家中,光就以時間的經過來帶過他的心境變化實在無法擁有足夠的解釋來說服觀眾一個怨恨父親毀了她人生的少女在短短的時間內馬上對於父親由怨懟轉為諒解的態度。 《歸來》一片的戲劇核心在於飾演妻子馮婉瑜的鞏俐所展現出的細膩演技,時而剛強、時而溫柔婉約,又時而能展現出失去丈夫依靠的無力感,在劇中與飾演女兒丹丹的張慧雯充分詮釋了文革時代裡被拆散的家庭裡無依無靠的女性們,且讓觀眾能夠在電影中不算長的描寫黑暗面的篇幅中感受到時代背景裡的高壓迫性與險惡的社會與人心。(圖片來源:《歸來》官方釋出劇照)有別於以往總是在畫面中以令人讚嘆的鮮豔多彩來呈現內容,攝影師出身的張藝謀這次在《歸來》一片中轉而朝向以低彩度的表現方式來配合文革時期時人民與社會處處受壓迫的時代氛圍。雖然是以低彩度的方向來做場景搭配,但在場景美術上的該有的細節也一點都沒馬虎,並非只用殘破或骯髒帶過,而是巧妙的利用男主角衣物的破敗與房門門簾的殘缺襯映了在當時知識份子倍經壓迫的意識形態與社會的真實樣貌,再對比片末現代化的中國實是令人感受到強烈的視覺與現實景況上的對比,而這樣的對比也凸顯出了就算文革結束已然結束,發配邊疆勞改的知識份子被事後平反得以返鄉,但這文化大革命在中國這片土地與人民身上所留下的鑿痕卻也無以抹滅,再也回不到最初的原景,如同身軀早已歸來的陸焉識在已然失憶的妻子馮婉瑜心中到最末終究無法歸來。(圖片來源:《歸來》官方釋出劇照)張藝謀導演使用了小說中著重夫妻間情感深厚的部分為重點,將主要劇情進程放在陸焉識努力嘗試要讓妻子恢復記憶的各種手段上,此一處理方式在某種程度上可惜了小說裡對於文革整體描述的大架構,但在有著時限的電影架構上卻是使用了僅有的短篇幅隱約點出了這沒被強調出來的史實,在情節段落的取捨上算的上是恰到好處的處理模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