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是優勢也是弱勢 印尼華人生存路坎坷

中央社/ 2016.12.15 00:00
(中央社記者周永捷雅加達15日專電)「有錢又如何?暴亂時總是第一個拿我們開刀」。鍾萬學褻瀆宗教案再度勾起印尼華人心中揮之不去的「排華陰霾」,也道盡印尼華人政治邊緣處境和經濟優勢地位的矛盾情結。

雅加達華裔省長鍾萬學將參加明年2月大選,尋求連任。他日前在演講中提及一句可蘭經文,認為是對手利用宗教影響政治,「愚弄」大眾,引發若干穆斯林團體認為「侮辱可蘭經」。

數萬名穆斯林於11月4日上街抗議,入夜後雅加達北區多處出現騷亂,造成1死逾百傷。穆斯林團體12月2日再度上街,名為祈福的集會和平落幕。

在11月4日反鍾萬學大遊行前,許多當地華人奔相走告,呼籲出國避風頭、關店舖,以免「再次」成為變調示威的代罪羔羊。網路上也充斥各種未經查證的訊息,像華人遭強暴、虐打等消息,透過轉載分享,加深群眾的恐懼心理。

歸根究柢,華人的恐懼來自華人在印尼的歷史宿命。

早在荷蘭殖民時代,因製糖業衰退,從中國大陸移居印尼的華人與荷蘭殖民者間的矛盾加劇,引發荷蘭軍隊以收查武器為由,殺害巴達維亞(今雅加達)城內大批華人的「紅溪慘案」。

在印尼脫離荷蘭獨立後,華人的處境並未獲明顯改善。東(以前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營)西(以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營)集團間的對抗,引發印尼政變,華人成為犧牲品。

1965年9月30日,印尼發生軍事政變,當時印尼總統蘇卡諾由於政治立場傾向共產主義陣營,被軍方將領推翻並。時任並差點遭到左派暴動學生殺害的陸軍戰略後備部隊司令的蘇哈托趁機奪權,接著在全國策動反共大清洗,除了導致大批共產黨員被殺外,也造成許多華人被當作共產黨員處決。

學界分析,930事件引發的反共清洗,造成約50萬人死亡。媒體分析,至少有30萬華人在930事件喪生。

美籍導演歐本海默(Joshua Oppenheimer)花了6年時走訪印尼,訪談暗殺隊員當年如何殺死大批「印共」,完成紀錄片「我是殺人魔」(The Act of Killing)。

這部紀錄片以反思的角度,藉由當初參與殺戮行動的「劊子手」現身說法,帶領觀眾重新省思歷史悲劇,入圍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也再度引發外界對印尼這段黑暗歷史的關注。

歐本海默另一支紀錄片「沉默之樣」(The Look Of Silence)則揭露反共清洗受害者家屬追求真相的過程,並揭露身處現實社會中倖存者的心路歷程,希望透過彰顯真相,讓印尼與自身的歷史和解。

在反共清洗30多年過後,1997年印尼曾再度發生以華人為對象的「 黑色五月暴動」。當時,亞洲金融風暴波及印尼,嚴重的貧富差距更形顯著,加上國內政治長期動盪不安,有心人士刻意操弄族群對立,牽連無辜華人。

外界普遍認為,1998排華暴動是當時獨裁者蘇哈托為轉移金融危機壓力,緩和國內民怨,透過軍方情報部門策劃煽動此事件。

當年5月13日至16日印尼雅加達、棉蘭、巨港、梭羅和泗水等城市,出現由暴徒發動的一系列針對華裔社群的屠殺。

根據印尼官方發布的調查報告,印尼華人共計1250人死亡,24人受傷,85名婦女遭到性侵。 不過,根據若干人權組織的估計,遭到性侵的華裔婦女的數字應在千人以上。

事實上,占印尼總人口(約2.58億人)約5%的華人既是印尼的弱勢,也是印尼的優勢族群。審視印尼華人的命運,他們在政治上的邊緣處境及經濟上的相對優勢地位, 讓他們面臨一種矛盾的社會存在。

正因如此,每當印尼面臨動盪政局或是經濟危機時,華人的生存處境就備受挑戰。

蘇哈托主政逾32年期間,看重華人的經商經驗及能力。像是事業版圖橫跨金融、地產、礦產、航運等領域的前印尼首富林紹良與蘇哈托關係密切。

除林紹良外,蘇哈托也與許多華人巨富交往密切,像是力寶集團的李文正、棕櫚油大亨黃奕聰等人。

這些華商憑藉與蘇哈托政府的良好關係,迅速擴展事業版圖;而蘇哈托則利用與華人在經濟上合作,謀取家族利益並推動印尼經濟成長,彼此間是互相利用及依存的關係。

雖然對於少數紅頂華商而言,蘇哈托時代的確是「美好的舊時光」,但對大多數中下階層的華人而言,蘇哈托時代讓他們被迫遺忘自己是炎黃子孫的事實。

蘇哈托在全國掀起大規模排華浪潮,上萬華僑被捕,財物被燒被搶,華文學校和華文報章被取締,禁止使用漢字,禁止華人社團慶祝中國傳統節日,華人被迫改用印尼姓。華人也被禁止從軍、加入警隊及參政。

蘇哈托時代徹底毀了一代人的中文教育,造成現今許多40歲以下的印尼華人,不識中文字、不會說中文,因此所造成的文化斷層,至今仍無法預估需要多久時間才能癒合上下兩代之間的鴻溝。

直到1999年前總統哈比比發布總統令,解禁中文,加上繼任的前總統瓦希德全面解禁中文,允許重新開辦華文教育、取消中文教學的禁令,並廢除華裔公民必須出示印尼國籍證明的要求,印尼華人才又走出被壓迫的陰霾。

近年來,華人逐漸從地方首長選舉、國會選舉中嶄露頭角,擔任公職及民意代表。像鍾萬學及其弟弟鍾萬有,都先後擔任過東勿里洞縣長。

華人目前在印尼政壇還是少數族群,擔任公職的層級最高到部長。像是現任貿易部長恩加爾蒂阿斯托(Enggartiasto Lukita),中文名為盧友英。投資協調委員會主席湯瑪斯(Thomas Lembong),中文名為湯連旺。

前旅遊暨創意經濟部長馮慧蘭和中文名為楊賢靈的前交通部長伊格納希尤斯(Ignasius Jonan)都是印尼華裔。

即使如此,外界還是認為族群背景是華人在印尼政界中無法突破的藩籬。

鍾萬學的竄起,帶給印尼政壇耳目一新的氣象,也帶給印尼華人更多參政的動力。只是,他如今面臨宗教褻瀆案審判,這不僅攸關印尼能否落實多元包容的立國精神,也被視為牽動印尼華人從政路的關鍵。

不同於以往華人遭到大規模攻擊的歷史事件,鍾萬學褻瀆案的源起還是「宗教紅線」。

隨著佐科威政府拚經濟、推動各項改革、人民生活改善,加上他在政治上採取合縱連橫的策略,並緊抓軍、警情系統,所謂的(排華)「族群牌」已不再是政客製造社會對立的萬靈丹,而印尼華人心中的「排華幽靈」,也終將隨時間漸漸退散至歷史的帷幕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