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名家論壇》柯志遠/鬼怪:菜色、口感都豐盛的極品好戲

NOWnews/ 2016.12.13 00:00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不論在運鏡、構圖、人物設定、敘事技巧都出人意表的驚喜之作。(圖/愛奇藝台灣站,2016.12.12)後來證明那把血污的巨刃並不插在大地上而是在自己胸膛上的「第一人稱」主觀鏡頭、車禍身亡卻還趕回來給女兒過生日的媽媽的鬼魂、送給女主角一棵大白菜做為生日禮物的老婆婆、纏著要嫁給鬼怪當新娘的少女…,一齣不論在運鏡、構圖、人物設定、敘事技巧都出人意表的驚喜之作,這些手法的引人入勝,不只是創意元素的天馬行空,而是整體駕馭能力更大器更自成一家的大師級展示。孔劉以《屍速列車》跨出國際成為新一代「韓流」新巨星之後推出的最新電視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題材、風格獨特,情節、角色充滿不可思議的吸引力,視覺講究,特效出色,故事架構時而如史詩壯闊時而如詩篇優美,再加上「個人魅力」和「化學效用」都非比尋常的明星卡斯,整齣戲顯得原創、耀眼,兼俱人性、靈氣和戲劇張力,繼《W:兩個世界》、《Signal訊號》、《嫉妒的化身》之後,成為又一齣2016年下半年度絕對不容錯過的必看韓劇,而整體成績甚至可能是全年度最傑出最教人歎為觀止的。

不是輪迴,不是吸血鬼,不是滯留在地球上回不了家的外星人,「活了900百年」的孔劉,身分是一個「擺脫不掉生前記憶的鬼魂」,一直要到一位命定的「鬼怪新娘」出現,拔除他身上貫胸而過的長劍,方才得以真正地獲得解脫。為了呈現這漫長時空嬗替的「即視感」,《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的視覺構圖,有著頻繁的畫風轉變,從古代高麗的戰場、皇宮,到驚濤駭浪中險象環生的大船,到金高恩這個苦命灰姑娘上學、打工的現代都市,到孔劉、李東旭兩大男神同居的像城堡多過像豪宅的住處,再到一扇門就可以從韓國通加拿大的瑰麗異國山水…,這些場景的構築,並不是基於在畫面表相上「取悅」觀眾這樣「膚淺」的理由,煞費心血的美術、攝影,厚實雋永的美學、品位,對於角色的戲劇處境不論氛圍或情感的烘襯,都有其不容或缺的「必要性」,以視覺「具象化」了情境,以「場景切換」豐富了戲味,再以劇本的流暢生動,演員的靈活演技,紮紮實實地成立出一個突破時空框架「只要虔誠地起心動念,就可以召喚鬼神」的奇幻「世界觀」,這,是《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之所以特別好看的原因之一。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的「角色設定」是這個作品之所以「勾」人的第二個成功之處。孔劉飾演的「金信」將軍,由於功高鎮主懷揣著莫大的冤屈與傷痛而死,接下來的漫長歲月中,他承受著身旁的摯友、忠僕不敵歲月大限召喚而離去的不斷重複的惆悵,在人物性格的基底上,有著一定程度的陰暗與悵惘,卻在金高恩這個宿命少女出現以後,流露出迥然不同的性格面向,對於這個女生的好奇與心動,對於解開答案懸念的欲拒還迎,這個角色的內在層次繁複至極,難得孔劉在時而淡漠冷酷時而溫暖悲憫等幾種人物特質裡精準游走,詮釋得細膩,整合得嚴實,尤其劇情進入第二集以後,跟金高恩的互動清新、寫意,不乏扣人心弦的詩般的筆觸;跟李東旭的互動,徘徊人間的鬼怪,跟性格有點「閃神」的地獄使者,時而劍拔弩張,時而彼此揶揄調侃,不見陰森,反倒時不時冒出令人莞爾的喜感(相信我,看兩個又高又帥又酷的大型男像小孩吵架般鬥嘴,絕對是一種出乎意料的賞心悅目),這種融合幾種懸殊反差的「人設」基調(例如:金高恩身上的苦情和純情,天真和堅定;李東旭和特殊身份的致命危險氣息並存的「迷糊」,以及和高冷英俊外貌大跳tone的「憨直」),不但讓戲中人物個個鮮活迷人,也間接決定了《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迷離、懸疑、文藝、浪漫、喜趣等等況味「多元混搭」的調性,獨一無二,格外值得一提。

導演李應福、編劇金銀淑繼上半年的《太陽的後裔》後,再一次雙劍合璧,《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不論劇情的豐富轉折,敘事技巧的推陳出新,整體娛樂性的濃郁強度,跟前者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尤其首播第一集中,幾條故事支線看似隨意「跳接」,其實卻鋪陳了足夠龐大的「訊息量」在往一個統一的「人物關係圖」聚攏,這些storylines,分開看,讓人屏氣凝神,各有焦點,待到一個完整段落驀然回首,才又發現在幾處幽微細節環環相扣,例如:孔劉這個非人非鬼非神的「鬼怪」一次沒忍住地「插手人類的生死」,讓金高恩的母親多活了九年,也讓她這個原本不該出生的生命以一個「生死簿上沒有名字」的身份,成為地獄使者必須進一步「處理」的「遺漏者」,兜兜轉轉,讓幾個角色的關係密不可分。這種創作者「老神在在」的恣意揮灑,顯得行雲流水,是一種強大的「說故事高手」信手捻來的「高潮迭起,劇力萬鈞」,這是《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之所以讓人欲罷不能的成功因素之三。

一如《冬季戀歌》、《來自星星的你》等在觀眾腦海裡刻骨銘心的經典戲碼總有些「辨認度」無可取代的經典畫面一樣,《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裡讓人過目難忘的鏡頭特別多,從曠野中孤獨佇立的劍,到孔劉首次被金高恩召喚而來的被海浪環繞的巖石平台,到無垠白雪中的車禍現場,到孔劉追思過往的悠靜墓園,到楓葉翩躚的加拿大公園…(那楓樹下,居然還悠閒地站著一個帥氣的「加拿大鬼」,好引人發噱的神來一筆!)這些別出心裁的畫面,不是單純地只為了把戲拍得「好看」,與其說它「美侖美奐」,毋寧說它「畫龍點睛」。這,是《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之所以那麼好看的因素之第四。

▲《鬼怪》由李棟旭(左起)劉寅娜、陸星材、 孔劉、金高恩主演。(圖/翻攝鬼怪도깨비官方臉書,2016.12.4)

偶像出身的孔劉究竟是在什麼時候演技蛻變得這麼具備層次,這麼「存在感」驚人?已經不太可考,2011年的電影《熔爐》裡,他演得既悲愴又沉穩,老早已經甩開《咖啡王子一號店》裡的「放電」演法老遠老遠了。而在《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裡的孔劉,簡直就是如魚得水,不論「金信」將軍的剛、勇、冤和怨,或現代時空裡的深情、睿智和詼諧,無不燦爛生輝,看得人目不轉睛,其中,為了耽心金高恩又不知何時會「召喚」自己,所以刻意隨時保持最帥氣的形象那一段「手忙腳亂」的戲,肯定打動了普天之下難以數計的「少女心」(熟女心?)。而不同於《藍色大海傳說》把整齣戲的成敗緊繫於全智賢、李敏鎬這兩位票房明星身上(其他的創作元素,以如何把他們的「明星效應」往上烘抬做為首要考量),在《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裡,可以認為這戲在編、導、製作上的卓越成績,以及孔劉的個人積分(包括「演技」和「魅力」),是「一而二,二而一」的相輔相成,前者是絕世武功,後者是神兵利器,前者因後者而「傳神」,後者因前者而「輝煌」。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不論在運鏡、構圖、人物設定、敘事技巧都出人意表的驚喜之作。(圖/愛奇藝台灣站,2016.12.12)

金高恩這個小眼睛單眼皮的25歲「非典型美女」,肯定是繼孔曉振之後又一個奇特但珍貴的影壇的「寶」,不論21歲時演電影《銀嬌》,或電視劇《奶酪陷阱》,她演技裡自成一格的氣質,節奏和力道,再加上她總讓人不得不跟著聚焦注意的「專注度」,總能將那個角色雕塑得絕無僅有,舉手投足看不出任何其他人的影子,渾身上下每一處細節都是亮點。在《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裡,她以不少的年齡差扮小演「高中生」,一顰一笑毫無「違和感」,跟孔劉對戲的「化學效應」充滿溫度和說服力,種種小動作的肢體運用(例如忽然大彎腰讓人看她頸後的胎記),在在投射出與眾不同的非凡光芒。

李東旭是會演戲的,他的外型奪目,戲劇作品的產量不少,但除了跟金宣兒合作的《女人的香氣》,真正膾炙人口的「代表作」卻不算太多,在《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中,他的「地獄使者」是個酷得有點「二」(憨憨)的角色,跟美麗的劉仁娜(《來自星星的你》裡那個腹黑的「世美」),倆人都以一種十分放鬆的狀態嘗試喜感強烈的演技,演來神韻討喜,可愛極了,另有一層因為「對比」反倒更被凸顯出來的鋒芒與神采。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不論在運鏡、構圖、人物設定、敘事技巧都出人意表的驚喜之作。(圖/愛奇藝台灣站,2016.12.12)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