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苦從何來?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12.12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圖片來源:總統府 官方Flickr

「苦」,是2016年台灣的代表字。「年度代表字」這花樣,據維基百科所載,是2008年起聯合報開始搞的。一年一個字,極度簡化了台灣的民心群像。一個字能代表什麼呢?很有限,也只能說多少算是多數群體的集體心裡描繪吧。

有意思的是,如果把去年的代表字跟今年的相連結,外帶所謂的推薦人,那就妙極了。去年的代表字是「換」,推薦人事蔡英文與劉克襄。換了而苦,主角也成了蔡英文,真是一種貼切的諷刺。而貌似公知的劉克襄,苦不苦呢?至少我記憶所及,他老人家今年幾篇文章也頗讓自己得「多加解釋」呢。

苦很有意思,從佛家的角度來說,苦是四聖諦之首;所謂的苦集聖諦,談的就是如何滅苦?滅苦,不是拿滅火器那般直接對準苦,而是得找出苦的根由來斷。簡單的講,色、受、想、行、識無所貪愛,能得清明,那就不苦。簡單的講很簡單,要做,難!

去年,一幫子人認定非換不可、換了有希望;於是公知們排排站,在假覺醒們鋪陳好的政權之路上,接力跑向政權遞嬗的最後幾里路。但,喊換的人,就是要「分」的人。大咖的,透過投票的機制當下加官進爵。更大咖的,就等著法律修改來充實荷包;尤其是那部電業法,可是多少人心中的超級印超機啊!普通的,就等著執政者封賞,國家文官制度可以因為要酬庸此輩而修改,三級機關首長都可以特任化。而其他當初自認被重視、是票源、是執政基礎的人呢?成了棄子、成的對立的兩端、成了生路受到斲喪的邊緣者。

去年喊換的人,吸引了大批的換換一族,拿下了國家的政權。而這批人,卻讓換換一族多數成了苦苦一夥。高喊不再有國家暴力的總統,卻把國家暴力當成了日常的執政手段。黨產會凌駕於法律,國會外頭不斷以拒馬及警力面對心中有苦的人民,且動輒毀壞憲政常軌地「拍版定案」,在國會中讓執政黨的立委真的以暴力去襲擊反對黨的同僚。不但人民苦,連台灣的民主體制都苦哈哈。

換了之後,政治如此,經濟呢?沒有!沒有法案、沒有具體作為、沒有振奮人心的願景擘劃,只有用嘴巴講要讓台灣的經濟再成猛虎。什麼新五大產業,在哪兒?其中的國防航太,蔡總統自己都不願實踐。嬌貴的她,奧迪A8L買了一大串,最後還要來一輛德國原廠、梅克爾等級的才過癮。但,真要有心國防自主,長遠來看,現在就該責成相關單位,以「國車國造」為目標,發展台灣在國防工業中基礎的防彈車輛自主能力了。但,她沒有。

經濟沒作為,民生呢?一條桃捷,單單票價就可以是天價。翹首盼望了20年,桃園、林口的民眾等到的是那樣搭不起的票價。換掉了地方再換中央,換來的就是這樣,你們不苦嗎?之前講多少項缺失,不能通車;換人後,缺失一夜消失,可以跑了。當初的猛擋通車的桃捷董事長「因功」去當華航的董座了,再度發揮用騙的絕招「化解」史上顏值最高罷工。而當初安全第一的桃園市長,現在拉高的票價被狂K,先推諉責任給新北市、後在閣揆面前來個降價人情。被涮來涮去的人民,不苦才有鬼。

但苦從何來,不就自討苦吃嗎?台中那個市長,在殯儀館送了好幾年的水,就被選擇了,結果呢?台中現在天怒人怨!嫌棄以前的當家人,之前天天罵人胡亂剷,結果來一個剷更爛的貨色,苦不堪言。這是道道地地的自討苦吃、是徹徹底底的活該。政治紊亂、經濟惡化、民生凋敝,換到的爛死了,嫌苦能怨別人嗎?

我選代表字時,記得選得是個「惱」字。我認為,苦要跟惱結合,才足以代表2016。因為,相信很多去年選了換的人,今年非常不明白自己當初到底怎麼了?怎麼就被說服以前是那麼的爛,但卻做了更爛的選擇?這不會僅有苦的感覺,更有惱的情緒。苦惱、苦惱,這種心緒才是2016的整體。至於未來,沒有真的醒,就先別談了吧!

Related Posts:要革命請講白柯市長是活在火星嗎?法官到底是怎麼想的?也談談商圈傷口上的鹽優質選戰不能只靠候選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