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專欄/俠客當官?

蕃論戰/KSH/專欄 2016.11.28 00:00
寫過多部武俠小說的劉兆玄原本也稱得上是「俠客」,俠客當官可以是美事與典範,但他發揮「賴著不走」的精神,無視觀感,毫無俠義風骨。文化總會是蔣介石成立,可也有民間捐款。明明是八八風災時,時任行政院長的劉兆玄下臺,馬英九為安置劉兆玄,讓出文化總會會長職位,劉兆玄卻還批評民進黨介入。政權輪替了,早該掛冠求去,好歹可讓人敬劉兆玄是條漢子,他仍霸佔肥缺,佔用國家資源。劉兆玄好似金庸《神雕俠侶》的金輪國師,為了武林盟主的美名,興風作浪,勞民傷財,怨聲載道,可謂吃相難看,晚節不保。 有這樣一個道理:「當官就不要想發財,想發財就不要去做官。」看似樸實直接,實際上蘊含著官員與俠客應有的操守、氣節和榮辱觀,揭示了當代社會權力治理的基本原則,也為反貪腐治本提供了實際方式。當官有時會有無止盡的利益,上司提拔,下屬巴結,同事幫助,這些都包括有利益的驅使,如果對這些概念有失分寸,離失敗就不遠了。且必須把「做人」放在首位,然後才是做事,這裡的做事,可以理解成德才兼備的意思。做人是處關係,做事是實際的工作。但人們要相信「拍馬屁」偶爾是一種高級的技術,千萬不要以為拍馬屁只要是豁出臉皮就可以,豁出去的人可多了,可是最終成功的有多少呢?拍馬的目的是要得上級的賞識,而得到上級賞識是仕途得到升遷的良好途徑,劉兆玄是成功的例子。從他身上顯示:所有法律法規都不是當某些官必須要第一遵守的,確切的說不用嚴格遵守,在執行時都是可以改變的。法律法規的制定者,從來就沒有要求這些法規是來約束自己的,而是制定來約束其他人的。但是劉兆玄也要知道,不是誰都可以任意違反規定,他沒有分清楚,才會被遊戲規則驅逐出去,即使他過去的仕途是一帆風順的。 不少人嚮往考公務員,部分說明了當官很吃香。以前當官崇尚全心全意為民眾服務,如今風氣變了,好多官員會明哲保身,一心為自己,眼中喜歡錢,用權撈好處。如劉兆玄學會說一套,做又是一套。有的官員要求民眾愛國家,遵守法律,助人為樂,作位文化人,而本人卻只說不做,民眾說話無用,只要巴結上層。劉兆玄是位聰明懂變通的俠客,但把聰明多用於為自己,他在眾人眼裡不過是位小丑角色。 當官要心狠心黑,這是《厚黑學》的經典傳承。一位官員善良,只能做些有利於民眾的事,若心底惡劣,他能貪圖享受,撈到錢財,為全家人帶來富裕,帶來幸福。倒楣的官員總是少數,凡是做人會玩心計的,不過於高調的,不危害個人利益的,是沒有人會舉發某位官員有不法行為的。有官員知道不越權,只在自己權力許可的範圍內自私自利,也算高明?正是官官相護,民眾考慮民眾利益,官員考慮官員利益,井水不犯河水,不會出現一場革命。從請客送禮之風來看,有官員們就是用送來送去的方式,拉攏身邊官員,鯨吞集體財富,擴大自己的人脈,根本沒有思考集體利益、國家利益。國家宣導尊重人才,可是忠言逆耳,就有當官眼裡的人才,是指有「口才」,對我畢恭畢敬的人,俯首稱臣的人,所以會用心腹之人。誰的眼裡藐視官員,誰就得不到重用。親賢人遠小人,那是應付民眾的一句老話,生活裡誰樂意吹捧身邊有權的官員,誰就能得到一點好處。官員有的心腹都是變色龍,都是自私自利的典型。投其所好與官員同一個腔調說話,與官員同一個步伐走路,確實對自己有利。做君子的活該吃虧,做小人的應該效尤,這是一些人的做人法則。表面起用能力強的,官員為的是自己的工作能打開局面,完成上級分配的各項任務。若有人覺得自己比老闆強,誰就可能大禍臨頭。與官員對上的人,最終自嘆自不量力呢!有時候在一個國家往往是官員是英雄,民眾是狗熊。 待遇好,樂逍遙。劉兆玄多年來靜悄悄的當好一位太平官,形式主義做得很好,比實事求是管用得多,與自己及其家人都是十分有益的,如今說不定他反而認為被干擾。有些官員任職前為人師表,任職後迥然不同,這是人性自私的暴露。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此話幾千年來在地球上的市場從未退燒,有蓬勃的生命力。可是自作聰明的劉兆玄,在群眾心中,充其量是自私鬼。政府要樹立形象,不是媒體宣傳就能實現的,而要各級官員老老實實去做。嘴巴上說官員與群眾是魚水關係,其實那位官員真心密切聯繫群眾?真心關心群眾利益? 辛亥革命後,國民黨比共產黨勢力大,國民黨的官員出門威風凜凜,共產黨的幹部只能開展地下活動。由於群眾仇恨貪汙受賄的國民黨幹部,結果蔣介石失去了民心,也就慢慢失去了天下。國民黨到臺灣後,或是已換民進黨執政,各級官員忘乎所以,於是下決心改變自己,改變做人的原則。如劉兆玄目光短淺,只注重眼前。他是馬英九的國師,更是腐敗的交通幫大老,套句史豔文的話:是馬朝八年的藏鏡人。劉兆玄該學學洪七公,人家雲遊四海愛美食,不也照常獲得丐幫的敬重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