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宅神 牛排 雞排

金馬53典禮片頭 紀柏舟要觀眾來找碴

中央社/ 2016.11.24 00:00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24日電)曾以「光之塔」入圍美國學生奧斯卡的台灣動畫導演紀柏舟,今年為「金馬53」手繪創作典禮及22個獎項片頭,短短16秒裡蘊藏電影所有元素,紀柏舟要觀眾睜大眼睛來找碴。

2011年,紀柏舟創作的短片「光之塔」在網路間流傳,不少人在電腦銀幕前哭紅了眼眶,他以簡約但細膩的圖像,描繪一位父親如燈塔般等候出外遠遊的孩子,故事喚起不少人思念起不在身旁的父母,更讓金馬執委會主席張艾嘉為此把妝都哭花,只好補妝後再出門。

今年金馬獎也找上紀柏舟為典禮設計片頭,他帶著團隊的3個小女生和特效公司,完成金馬典禮及22個獎項片頭,每一支片頭時間僅有短短的4、5秒,卻耗上8個月時間才完成,「就算把原本的計劃延後也要做」,製作的最後1個月,他幾乎每天早上6時才回家。

紀柏舟的太太、也是他每部短片的製片楊道寧說,「1歲的女兒,每天都問『爸爸捏?爸爸沒』」,意指都沒看到爸爸回家,紀柏舟露出無奈地笑容說,「我已經做到拋家棄子的程度」。

近期已曝光的金馬53典禮動畫片頭,整體主視覺有別奧斯卡、葛萊美獎的奢華,走東方古典風,凸顯金馬獎是華人地區的盛事,短短的16秒當中,以電影各項元素,組合成金馬獎馬頭的Logo。

片頭一開始,觀眾跟著一個光點飄入坐在腦部的羅丹沈思者手中,紀柏舟表示,羅丹沈思者象徵「導演」,在創作過程有許多飄散在空氣中的靈感,但最後只有一個靈感可以被加以擴充使用,藉由放置在鼻頭的「攝影機」,用膠捲代表「剪輯」,呈現下顎「女明星」的側臉,最後這個光點照亮了金馬獎。

台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西畫組畢業的紀柏舟,這次回歸到他最熟悉的超現實主義畫風,多處使用「圖地反轉」表現手法,像是他讓男、女主角破蛋而出;新演員則是還在蛋裡面孵化,等待成為男、女主角的那天;用綠葉、紅花象徵男、女配角,「他們是支撐戲劇裡很重要的元素」。

用沙漏裡的攝影機代表「紀錄片」;通往導演殿堂的階梯代表「新導演」;「框裡框外」的方式呈現「美術設計」;綠幕且有經緯線的方式代表「視覺效果」;一個攝影機形狀的鎢絲燈泡代表「短片」,象徵靈感來源;小男孩拿著金馬獎的圓形動畫盤,畫的是「視覺暫留」原理,代表「動畫」。

這些細緻的象徵,很難在幾秒內看出,紀柏舟說,「希望眼尖的人可以細細品味、來找碴,也能探究背後的巧思」。

每一張圖都是紀柏舟手繪、原創,其中創作到「最佳劇情片」遇到撞牆期,一度想放棄。過程中有個版本讓楊道寧看完直接說重話,「乾脆和兒子組隊好了」,身形輕薄的楊道寧罵人不帶髒字,沒直接說「幼稚園程度」已經很給面子,但講話力道足以打醒紀柏舟,「我只是要告訴他,不要輸給自己」,讓紀柏舟狠下心來砍掉重練。

想了4、5個版本,最後紀柏舟用「空間的錯視」樓梯,為「樹大招風」片中三大賊王始終遇不到對方做下註解,「突破這個關卡,之後就變得順手」;「再見瓦城」他畫男女主角在工廠整理棉線,但卻是木偶的手,象徵在工廠裡是沒有生命的偶,兩人命運又如棉線般,剪不斷理還亂。

為金馬獎創作短片的8個月過程,紀柏舟形容是「走火入魔」,但仍感謝金馬獎尊重他的創作,也讓他有「回到創作初衷」的感覺,讓他有機會展現純藝術的創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