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一個勺子-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勺子?】

滔客/ 2016.11.24 00:00
自年幼以來,不管是書裡、學校還是周遭的長輩,大部份皆是不斷的在灌輸、教導年幼的我們,「假如人的心地善良,彼此之間能夠互相禮尚往來,那麼我們將有機會達到一個真善美的世界」,不過等我們到了現實,他卻開始教導我們「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的道理,時常揮動它凌厲的鞭子狠狠的抽打了我們一番,彷若在告誡著,以前我們所學的都是錯的,逼迫著你將他們都忘掉。關於價值觀,並沒有所謂的對與錯、好與壞,這全憑每個人切入的角度、社會民情的風向情勢來判斷在當下的各種情境,而對於什麼樣的人才是勺子這個認定方式,我們也沒有一個評判標準在,有人認為敞開心胸幫助他人的人是個勺子,但也有人會認為這樣的人才是能夠讓社會持續走下去,使之美好之人,也有人認為事事要求圓融,不願與他人起紛爭而委曲求全的人是勺子,他們認為這個世界就是個充滿狼豺虎報的羊圈,如果我們不能做那頭狼,那就只能當那頭待宰的羔羊,大多數的人在這混亂的現實中期望能找到一個介於狼和羊之間的平衡點,我們並不想成為狼去欺壓他人,但也不想成為羊任人宰割,但我們真的有辦法在這奇形怪狀的平衡木上找到那個平衡點嗎?亦或是在尋找的路途上迷了路,於是索性地不顧方向奔向了某一方?《一個勺子》是由河北作家胡學文的短篇小說《奔跑的月光》改編而來,劇情旨在敘述一位牧羊人撿到了位傻子(勺子)的經過,最後牧羊人內心中原本所構築的世界崩塌了,他迷失在探究真相的路上,最後也成了位勺子。《一個勺子》是一部思辨性質的電影,藉由在主角拉條子身上不斷發生的意外事件來讓觀者們內心的思想依據不斷的被打斷、變形再重塑,不過有別於一般這類型電影常用的各式樣的畫面情境,《一個勺子》可說是只用了最基本的影像畫面即達到了這個目的,呈現出了可供觀眾自由思辨地環境內容,此也為本部電影中最令人稱讚的部分,沒有使用太多的類比、太複雜的故事情節,便達到了使人能投入其中進行思辨的吸引力。在現今的電影製作中不乏使用架設好的精美場景,或是利用天然的景致來美化電影畫面的操作方式,這類型的電影拍攝取向雖說是寫實面向,但特別處理過後的漂亮背景場面其實並不存在於大多數民眾的現實生活中,如此美緻的電影可能拉遠了觀眾與角色之間的距離,讓觀眾無法完全的認同電影中的人物。而《一個勺子》這類電影裡能使人進入深層思辨的原因即為“真實不刻意安排的場景”這樣的呈現方式,使得來使得《一個勺子》從有可能使觀者又聯想成另一個刻意編造的劇情電影,轉變更加相信影片中內容的狀態,並與片中所描述的情節產生共鳴,進而感受到這不僅僅是電影裡所會遇到的問題與事件,使觀眾開始深信影片中的這個狀態也存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發覺這是真正有可能發生的,因為與自身利益和生存有關,所以觀眾便開始思考,嘗試去讓自己不會落入與主角相同輪迴,這樣的表述方式可說是種以絕對的真實性來與觀眾連結的特別方式,巧妙地將低成本拍攝的弱勢轉換成影片與觀眾的連結形式,這便是影片作者的智慧所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