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星際爭霸戰3》從種族之間的隔閡衝擊,發現自我對話的重要性】

滔客/ 2016.11.21 00:00

一開始,上層給了寇克艦長的一席話:「即便是艦長,也可能會想離開,浩瀚的宇宙中沒有相對的方向,只有你自己,你的飛船,和你的船員,不知不覺就會迷失」說到這裡,更引人遐想的是,這是個什麼樣的戰爭問題,寇克一直想扮演好個領導者,已盡量不失去航員的生命為主要策略,也是他的神聖使命,過去電影前幾集的作戰中,常意外的想出非常危險的策略來突破危機,也可能導致因而失去重要的航員們,這也是寇克最不同凡響的地方,他必須帶給人們一種感覺,很陌生、對未知只想探索、不懂事故、戰鬥沒有道理依據、蠻橫、固執、以及帶點幸運,不過這就是他很能扎實的給了人們一種信念,心理永遠都有一個方向,只要他的意志沒有被擊垮...,進取號永遠都像「家」,是一個異種族間互相尋共識的所在地。

蘇魯光更像是寇克的雷達探測器,進取號若無法前進,一定是第一個知道的人,也是最有膽識的執行者才能夠勝任,從蘇魯光身上可以學到的是,面對災難時,「不驚訝」就是他的面部特有語言,而且說話語氣的臨場感,總帶給寇克相當頭痛的消息,雖然出場戲份並不多,在一幕裡,整個航艦需要往下俯衝,當焦點放在他身上時,眉頭刻意往上一撇,讓人發現出艦隊中需要艦長口號發令時,「沉默」的趣味性有多重要。

史巴克在面對不同於自己星球的生物對話時,也是整個星際爭霸戰最有看頭的角色,十分注重自己的文化,這裡要講的是關於對立點,我們會不會對於他的自我對話而受到影響? 面臨生死決擇的時候,史巴克的字典似乎沒有「妥協」這樣的精神存在,犧牲小我才是真正的團隊精神? 或許是,或許不是,他對於哲學的生死定義,更多了更多不同見解,也許可以用這樣的思維理解,他對於瓦肯星球已不復存在深深感到愧疚,死亡是必然,若是即將完全滅絕,那麼最後一個優秀的族人滅亡了又何彷? 僅僅為了延續其他星球存活率,其他航員呼喚著史巴克,史巴克總是遲了一點回應,這也是他表達存在的哲學,可見他又陷入了重度思考...,對照現實生活,當人面臨緊要關頭之時,多了一點時間來思考,真的不好嗎? 顯得史巴克式的自我對話,在凡人眼光裡,充分表達任務訊息,把情感模式忽略掉,是種明智且淺顯易懂的道理,也不至使人認為太過迷戀自己,若生活中遇到不同國家的人,真正想要對方了解內心,多聽聽關於他的自我對話內容,可能更容易明白些什麼。在電影中瓦肯族的語言,聽起來一切講求邏輯,其實複雜性頗高,如果不出色,那他寧可成為偉大的犧牲者,劇中對白說到「騎士精神」,來形容這位天才,因為真的沒有人知道,他內心很怕死的這種幽默感其實很強烈,可以說是智者的其中一種模樣表現,討喜到不行。

華麗與壯闊,在這集中,增添了許多吸引力,加上搭配野獸男孩的歌曲《Sabotage》進行戰鬥部分,塑造了迷失後的狂野與堅毅,不過小小的缺點是,當進取號內部被攻擊時的場景破壞和情境,感覺很籠統的帶過,希望未來在星艦的戰鬥部分,可以增加一些有技術性和破壞藝術性質的鏡頭會更好看精彩。

Leonardo da Vinci - The battle of anghiari這幅畫,感受的出騎士所帶來的優越與恐懼,馬是騎士生命的一部分,對照雜亂的鬥爭,馬映照了誠實與憐憫,然而比馬的腳步更不安的是人心,人心驅使了馬的行徑,只有馬才懂馬之間的語言。

圖/IMDb圖/wesharepics.site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