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天光本本做豆腐 不願面對的黃豆真相,之後

台灣好新聞/文/蔡佳珊 2016.11.16 00:00
近兩年,眼尖的民眾應可發現許多賣豆漿豆腐的店家紛紛掛起「本店使用非基因改造黃豆」的布條與告示,連鎖超市主打「只賣非基改」,多間醬油大廠也投入非基改大豆為原料的醬油製造,一時間,非基改風潮席捲食品界。在近年食安風暴籠罩中,非基改浪潮的崛起,充分證明消費者的覺知,可以迅速帶動業界和政策的改變。

這是中華民國豆腐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理事長、白髮蒼蒼的詹武雄在三年多前難以想像的事。當時本文記者採訪他時,他試圖推動業界改用非基改豆已經十多年了,但是「接受的人不到十分之一,很多業者自己也搞不清楚什麼基改非基改。」詹武雄的工廠只使用非基改黃豆,口味佳、銷路也穩定,身為理事長,卻無論用口說或行動都無法說服同業跟進。

●非基改黃豆進口量倍增,占食用豆比例25%以上

但在2013年媒體大篇幅報導國人食用黃豆有九成為榨油飼料用豆(皆為基改)、僅有一成為食品級非基改黃豆之後,公民團體的倡議火熱展開,民眾關注也隨之增溫。長期深耕此議題的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隨即發起拒吃基改豆的全國連署,指出成長中學童的健康風險尤需重視;2014年年底大選,「校園午餐搞非基」團隊和一群家長志工發起要求候選人簽署「基改食材退出校園午餐」承諾書,共獲得175位候選人簽署,包括六都市長,非基改議題因而備受矚目。

於是在短短兩年內,非基改黃豆的進口量躍升了二到三倍。根據關務署統計資料,民國104年非基改大豆進口量為58642公噸,若再加上非基改大豆粉與細粒13142公噸,總量達71784公噸。

詹武雄觀察,以國人一年食用黃豆約二十多萬公噸來計算,非基改比例已從10%提昇到25%以上,而且還在持續成長。原本使用基改豆的業者逐漸願意嘗試使用非基改黃豆,但仍有許多人還在觀望,擔心成本增加、售價調漲,流失消費者。

「有個豆腐店老闆在改用非基改之前,怕漲價沒人買,失眠憂鬱了一個月!結果改了以後,生意反而更好。他才放心說:早就該改了!」詹武雄說,過去豆腐業界經常削價競爭導致利潤微薄,業者若能趁勢改用非基改黃豆,提昇品質同時,也可讓豆腐回到應有的價格。

基改豆在業界有個別名「飼料豆」,不過現在就連畜牧業者,也開始將動物飼料替換成非基改。江森貿易老闆江振德就說服飼料大廠合作,將進口的非基改玉米和黃豆製成完全非基改的家禽飼料,他發現養成的雞肉風味更佳,肉質彈牙且完全無腥味。

●法令大刀闊斧,執行面問題仍多

因應民意,我國法令也做出重大修訂。2015年年底,立法院三讀通過《學校衛生法》修正條文,明訂校園午餐禁用基改食材。2016年起,基改標示新制全面實施,將過去無需標示的散裝食品、高層次加工品(如醬油、沙拉油),以及餐廳和傳統市場全部納入規範,若使用基改成分,皆需如實標示。舉例來說,在菜市場裡賣豆腐的攤販,如果用基改黃豆為原料,必須插上立牌標示。

位於台中工業區的榮洲食品是國內豆製品大廠,就在這兩年內漸進式將原料替換為非基改黃豆,從一開始一天只用三包,迅速增長,到現在每天將近一百包。總經理廖玲雪表示,自今年七月起,全廠只生產非基改產品。

榮洲的產品有半數提供給校園午餐團膳廠商,其他客戶還包括全聯、楓康超市和幾間中部大醫院。廖玲雪說,超市直接反映消費者有此需求,而今年校園午餐禁用基改的政策讓他們更明快地決定全部轉換,以避免作業上有基改豆混用的風險。

雖是因應時勢而調整,不過廖玲雪指出,非基改黃豆比基改豆貴六成左右,每年兩次的檢驗費也墊高了成本,「價格調漲25%,讓我們損失了五分之一的客層。」流失的主要是傳統市場通路。

廖玲雪也直言,校園午餐包商雖獲得地方政府多五元補助,卻因豆製品漲價而減少採購量。政策的美意,竟造成反效果:基改的確退出校園,但學生吃到的豆腐卻變少了。

●嘉磷塞標準未改,又新增基改油菜甜菜棉花

伴隨基改黃豆爭議的另一個關鍵字,就是農藥「嘉磷塞」(Glyphosate),俗稱「年年春」。

嘉磷塞是廣被使用的除草劑,也是孟山都旗下的基改種子搭配的藥劑。天然黃豆若噴灑嘉磷塞會死亡,但是基改黃豆植入抗嘉磷塞基因,故而種植基改黃豆的農民可大面積噴灑嘉磷塞,省去除草功夫,但可想見基改黃豆的嘉磷塞殘留量也會高於天然黃豆。

而檢視我國進口黃豆的嘉磷塞殘留安全容許量,高達10 ppm,對比同為大豆的毛豆卻只有0.2 ppm,相差五十倍,雙重標準令人不解。經媒體於2013年披露後,政府雖制定不少針對基改食品的管制法令,卻對此一殘留標準毫無行動。

另一方面,衛生福利部核可進口的基改食品原料,品項竟然大幅增加。記者於2013年查詢時,我國僅進口黃豆和玉米兩種基改作物。但持續追蹤發現,截至今年10月為止,多出棉花、油菜和甜菜三種作物,而與2015年3月相較,核准進口的品項從79項遽增到118項。

在社會大眾如此關心基改議題之際,衛福部為何一手對國內基改食品加強管制,另一手卻新增這麼多進口基改品項,並且未見主動對民眾公開宣導?

基改油菜、甜菜和棉花將以何種形式流入食品?多數國人幾乎全無概念。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共同發起人陳儒瑋說明,油菜和棉花經過榨油成為芥花油和棉籽油,甜菜則是製作成甜菜糖與糖漿,都屬於高層次加工品,單獨販售或是作為調合油需要基改標示,若是作為其他產品的原料之一,例如餅乾內添加甜菜糖,就無需標示。

此外,陳儒瑋也對進口基改食品的審議過程提出質疑,「如果哪一天他們通過了鮭魚、蘋果怎麼辦?通過就通過了。」民眾完全沒有參與的機會。

●本土大豆,蹣跚學步中

除了倚賴進口,國人還有新選擇,那就是本土大豆。農委會自102年起推動雜糧復耕、活化休耕地,不少農民選擇種植黃豆和黑豆。大豆種植面積由101年的79.59公頃,擴增到104年1652.29公頃。

我國禁種基改作物,故而本土大豆沒有基改問題,又無需經過長程運輸,新鮮度比起進口豆更高。若能做好市場區隔,理應具備競爭力。

但實際上做起來卻處處卡關。首先,國內雜糧耕作中斷已久,復耕大豆所需的機械無法迅速到位,種植和採後處理的技術也需重新摸索;好不容易收成了,進入加工環節,更是困難重重。

合樸農學市集負責人陳孟凱號召夥伴開設社區豆腐坊,希望先開拓通路,以復興本土大豆。但目前苦於國產豆的性質不夠穩定,做豆腐難以量產,只能先用來做豆漿。

陳孟凱指出,「台灣太久沒種黃豆,從品種、種植技術到加工製程,都必須重新檢驗。」譬如他發現有些本土豆的「石豆」比例過高,石豆就是水泡不開的豆子,形同廢豆。但這問題究竟是出在品種?栽培方式?還是烘乾過程?都尚未有充分研究。

真心豆腐坊師傅吳國楨在過去三年累積不少使用本土大豆的經驗,他發現,「不同的產區、不同的人、不同的地,種出來的豆子都不一樣,」製作的人只能不斷試驗摸索。但他同時也指出,「台灣的豆子有自己獨特的味道。」目前吳國楨主要用本土豆發芽製作豆漿,感受到每個品種各有風味:台南4號有奶香味、高雄10號油脂高且帶有芋頭香、金珠則是甜度取勝。若要做豆腐,就屬顆粒大、取漿率高的台南10號最適合。

許多農民提及,以台灣氣候環境,黑豆比黃豆好種。吳國楨也使用過黃仁黑豆,發現它蛋白質高,可做豆腐、豆漿,還可以釀醬油,比起黃豆並不遜色。

總括來說,本土大豆變數仍多,價格又比進口非基改豆貴好幾成,都令加工業者望之卻步。政府推動復耕的同時,必須仔細審視整個產業鏈各環節的缺失,並將資源投入後續加工的研發,民間也須整合種植與製造經驗,共同找出本土大豆獨特的產品價值。

●基改?非基改?吃的大抉擇

使用非基改的告示滿街都是,被食安事件嚇得草木皆兵的消費者不禁又開始懷疑:是真的還是假的?

詹武雄也非常擔心會有加工業者有意或無意混用,破壞消費者信任。2016年起新規定將非基改原料的基改非故意參雜率由5%降到3%,故而即使店家使用的是非基改黃豆,100克中仍有參雜3克基改豆的合法空間。

日前便有媒體將知名豆漿店標榜非基改的產品拿去檢測,發現多數含有基改成分,但只做定性檢驗而沒做定量檢驗,卻可能冤枉店家、誤導消費大眾。加強稽查理應是政府責任,不過基改檢驗相當昂貴,抽查件數也有限。除非從源頭管理,將榨油飼料用豆與食用豆分流,才能釜底抽薪。

反基改團體曾希望政府比照歐盟0.9%的嚴格標準,但是進口商中聯油脂行銷業務處副處長阮怡仁表示,如此一來進口價格將大幅提昇。

「要如何判斷這真的是非基改?」時常對外演講的陳儒瑋經常遇到聽眾詢問,但從豆子和產品外表都看不出來,端賴店家提供的採購證明或檢驗報告。他觀察到市面上已有廠商進一步提供溯源履歷,產品印有QR碼,手機一掃即可看到原料豆的來源、製程和檢驗報告,資訊越透明,越能取信消費者。

非基改市場雖逐漸成形,但另一方面,國內支持基改的論述,聲音也越來越大。

基改論戰在全球越演越烈,日前有一百多位諾貝爾獎得主連署致函綠色和平組織,呼籲其別再抵制基改作物。在國內,反基改陣營也被研究基改技術的科學家們批評為反科學,筆戰時見報端。由基改公司出資成立的協會近年來更舉辦多場科學論壇,捍衛基改技術的安全性。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基改百分之百安全,我也無法認同。因為它牽涉到的不只是健康風險,還造成社會、經濟、環境許多層面的不公平,」陳儒瑋認為,光是跨國企業壟斷種子專利權這件事就不合理,更遑論因基改種子在第三世界爆發農民自殺與生態浩劫等嚴重問題。

基改花粉在自然界的散布也難以控管,世界各地天然作物遭受基改污染的事件頻傳,可能造成傳統品種浩劫。即使禁種基改的國家,進口的基改種子也可能在運輸途中落地生根,乃至開花結果。歐美、日本都有先例,經上下游新聞調查報導,我國進口大量基改黃豆和玉米,自港口到榨油飼料廠路途中,也經常發生掉落而自生的現象,若不加以監測防範,恐危及本土作物「非基改」的金字招牌。

基改技術的安全性屬於科學專業範疇,一般大眾難以置喙。但全球環境與社會的公平正義,你我都不能置身事外。無論選擇基改或非基改,我們都該想清楚是為了什麼?不只吃得健康,更要吃得清醒,這就是黃豆教給台灣人民珍貴的一堂飲食教育課。

天光本本做豆腐~不願面對的黃豆真相,之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