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一路順風》一日台灣,福爾摩沙】

滔客/ 2016.11.15 00:00
《一路順風》Godspeed -鍾孟宏 Mong Hong Chung

金馬獎入圍名單公佈後,稍緩乎今年台灣電影的頹像,趙德胤和鍾孟宏鼎起了主場勢力,趙德胤在近年大放異彩,作品屢屢獲獎,本屆金馬憑以雙城《翡翠之城》、《再見瓦城》各提名最佳紀錄片與最佳影片。類似的拔萃,鍾孟宏也在其甫導演之始,連續以紀錄片《醫生》,劇情片《停車》角逐金馬,遂於《第四張畫》後確立其導演風格及能耐,獲最佳導演。這兩人相似的種種,藏於冥冥之間,關於趙德胤的好友兼製片-「王福安」與他常合作的男演員-「王興洪」其實是同一個人,而導演鍾孟宏另一個身分,起了個日本化名-中島長雄,正是御用攝影師(自己被自己御用)。再推出新片的鍾孟宏,第一時間讓我想起的也是趙德胤,是關於他的《歸來的人》,第一幕裡,有句台詞不斷重複,像反覆安慰也似祈禱祝願,一群緬甸勞工,他們說:「一路順風。」

要說鍾孟宏的特別之處,跟攝影必然脫不了關係,常見編與導或導與演合一,但攝影與導合一是為少數,有件事是遲早的,鍾孟宏的攝影有朝必擒金馬,然可惜這一日,真遲了。鍾孟宏的鏡頭下,廣佈閒林野鶴,即便《一路順風》前段包含泰國、台北等可以現代的場景,他都選擇最黯深的隅地,廢棄的電影院,舊式的三溫暖,往前推算《停車》的主景舊公寓、《第四張畫》的南部沿村、《失魂》的遠山,都是圍繞在相同氛圍的背景,這些時光遺棄的空間,終有活命、還能生動。《一路順風》很可能將是鍾孟宏票房最好的電影,語言上節奏明確,許冠文不標準的國語與根深台味互成矛盾,同樣,納豆演起運毒的車手,煞惡之氣與身材對不上的別異,反差之中、萌味四射,許冠文和納豆的組合讓以往有距離的黑色幽默有了分層,變成「黑色」與「幽默」。鍾孟宏令人深愛的「黑色」,承襲的是戴立忍,自《停車》到短片《回音》這段期間,「小戴」-這名字只是依據,這個角色靈魂是跨越電影的,《一路順風》裡戴立忍的角色一如在「攻守」之間築成,他行使暴力的理由都是求保,《停車》保生意、《第四張畫》保祕密、《回音》保小胖、《一路順風》保朋友,可觀的是,沿續下來的還有手法,「安全帽」在鍾孟宏電影裡起於《回音》、在《一路順風》獲得了突劇升級,沒有明說卻顯像的是,在安全底下必然的不安全。在滿足感十足之中唯二不滿是,《一路順風》裡除了國罵以外,只有兩句台語對話台詞,本期待納豆可以從「手槍仔」這個幾色越級,但沒有。而電影似乎遺漏了「小老闆」第一次做生意的劇情流動,導致時間收訊上,片刻雜訊,納豆跟庹哥一見如故,是突然的,畢竟剪接的走向,他們應該是初次見面。穩當的是,《一路順風》成了鍾孟宏歷年最大的救贖,它的結局圓滿和好惡終報的明白,之於觀眾,是妥實理解;之於台灣,它是年度輪轉後,使2016能有一部國片留史的尚存。而從電影一開始,舊影迷們,多少會留意「魚」在哪裡?鍾孟宏這次卻在角色們追逐亂竄整夜後,在晨光即身的新日,安置了一隻「雞」,帶點突兀,但不失賀歲的況味,宛如替悲歡交集的台灣,預言終至安平的酉年。(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