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孩子渾身是刺?試著聽他說

優活健康資訊網/uho新聞部 2016.11.12 00:00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個案的葬禮,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而我,忍不住在心裡反覆想著:這一場葬禮,是不是有機會可以避免?渾身是刺的孩子「是我爸媽要我來的,但我不需要跟人談,你別白費力氣。」初次見面時,他說,活像隻刺蝟,卻也直率而坦白。

希望藉由輔導了解孩子

「我明白,因為你的語氣已經傳達出你有多不爽。」我不受影響,倒是他自己聽了後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嚴格說來,他不算是我的個案,更不是我的學生,純粹只是因為他的父母曾與我在同一個義工單位服務,有些許交情,所以希望我能夠與他們正就讀高三資優班的兒子談一談。

至於這對父母的訴求,他們不好意思明講,但因為已被許多家長請託過,所以我心裡大概猜得出來,「雖然我認識你爸媽,但我不是他們的『打手』,更沒有領他們的薪水,所以也毋須『效忠』他們。」我喜歡直來直往,聽到「打手」、「效忠」這些字眼,他笑得更開了,「你真的很有趣,跟其他我爸媽找來『輔導我』的人很不一樣,夠直白。」「看來,我不只不是第一個『官方代表』,可能連十名內都排不進去?」我們相視而笑。

父母擔心達不到他們的期望

第一次見面的剩餘時間裡,就在聽他分享「遇過哪些種類的『官方代表』」中度過,看著笑逐顏開的他,我知道:他的防衛,放下了,資優生的原罪從小到大,不只一路就讀資優班,在資優班裡更是名列前茅,大家都說他是「準醫科生」,這個向來孝順、聽話的孩子,讓這對父母很自豪。

但,特別的是:高中二年級以後,他的成績明顯滑落很多,「再這樣下去,怎麼上得了國立大學醫學系?」他父親憂心地說,母親則在一旁靜默不語,與這孩子接觸幾次後,他學習上的天賦以及聰明的模樣,都令我印象深刻。

從不問孩子喜好 說過也當沒聽到

我不禁萌生好奇:成績退步,是他「不為」?還是「不能」?隔週見面時,我轉述了他爸爸的話,「奇怪,為什麼成績好,就一定得念醫學系?」他嘲諷地說,嘴角牽動了一下,「那你愛什麼系?」我直接破題,「生命科學系。」他回答得也俐落,「但我爸媽眼裡只有醫學系,從來不問我喜歡什麼,即使我說過,他們也假裝沒聽到。」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讓成績爛到上不了醫學系,就可以做自己。」我歪頭看著他,「我果然不能小看你!」他說完,偌大的空間裡,留下我們兩個人清朗的笑聲。(本文摘自/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寶瓶文化出版)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