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沙坡頭,黃河在這裡回眸一笑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11.09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韓秀娟

有時候會想,黃河,是一條閱歷萬千的河流。她從高原一路蜿蜒向東,穿梭過層巒,沖積出了平原,也以一個柔美的回眸,邂逅了大漠。

十月下旬,與弟弟一起,帶著父親去旅行,目的地——寧夏中衛沙坡頭。

這裡地處騰格裡沙漠東南緣,漫漫黃沙從西北方向襲來,與黃河相遇後,戛然而止,故而形成一個沙坡,高百米有餘。如此的地質奇觀何以形成,一定有一籮筐地理學和地質學的專業解釋,凝視景觀的匆匆遊客群體裡,也一定有人在思考這個問題。

登上沙坡,有一座銅鑄雕像,主人公是唐代大詩人王維,旁邊的青石上刻寫著「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遊人競相與雕像合影,而我,只想望著黃河,感受那種氣韻。摩詰居士如果知道千年之後自己成為了沙坡頭的知識代言人,會不會很開心呢?

黃河兩岸的地貌完全不同,北岸是沙坡和坡下成蔭的綠樹,南岸卻是綿延不盡的黃土丘陵溝壑,近低遠高。顯然,這裡是沙漠與黃土高原的交界地,黃河,恰似一個紐帶。

秋日的天氣,陰晴不定,天空不比夏季亮藍。不過,正逢「秋水共長天一色」。

黃河是紐帶,而紐帶上的紐帶是那座有兩個大橋墩的橋,稱「懸索橋」。不知不覺走上去,感受如橋名,有點「懸」,晃晃悠悠,還有女生嚇得不敢走,其實,走兩步就不害怕了。

從橋上看風景:一邊,陽光在雲間穿梭,黃河水面波光泛泛,遠處山氣氤氳,好似水墨畫;另一邊,沙坡赫然而立,沙漠的上空,此時沒有一片雲朵。

懸索橋連接的黃河對岸,是一片天然濕地,蒹葭蒼蒼,秋意連綿。橋的另一頭是鎖著的,遊人無法通過。不知這位紅衣女子,她從何處來,又往何處去?她不回頭地快步趕向目的地,我在橋上拍她。人與景,剛剛好。

前面在凝視中求知,下面說說景區中的玩樂。

整個沙坡頭旅遊區分黃河區(南區)和沙漠區(北區),黃河區的遊樂項目有乘坐快艇、皮筏漂流、滑沙,更刺激的是溜索和蹦極,只聽到尖叫聲連連。

將黃河區與沙漠區隔開的是包蘭鐵路(內蒙古包頭-甘肅蘭州)和一條公路,據父親講,早年鐵路經常被流動沙丘掩埋,鐵路的維護也是幾經周折。

在向沙漠區行進的路上,可以看到一片片這樣的網格狀造型,據景區導覽提示和網路查詢,得知它叫「麥草方格沙障」,即在沙的表面用麥草或稻草紮成草方格,以防止流沙被風吹起,並在方格上種植適宜在沙漠中生長的植物。這是一項治沙工程,鐵路就是這樣被保護的。

有大漠,自然少不了駱駝。沙漠區的遊樂方式之一就是駝場乘駝,從古老的駱駝商隊到如今的感性體驗,時空和意義完全不同了。

駝場只是沙漠體驗的開端,據景區導覽圖,再往沙漠深處走,還會有沙漠酒店、酒吧、帳篷露營區、自駕車類項目區,由於時間關係,我們一行不能一一體驗了。可以想像,選擇一個晴天,在沙漠露營、觀漫漫星海、望日出日落,應是獨一無二呢。

沙坡頭之行,又是一次關於自我的建構,一次差異於機械日常和逼仄空間的追尋。沙漠與黃河的故事還有許多,期待再敘!

PS:在沙漠中行走,要做好身體防護,如備好太陽鏡、防曬帽、鞋套,光腳走在沙丘上也是蠻舒服的,有種被按摩的感覺,不過偶爾可能會有小刺紮到腳,總體還好。另外,遊覽景區除了門票費用,每種體驗費用譬如皮筏漂流、沙漠駱駝都是另收噢。

Related Posts:《瘋狂動物城》:烏托邦世界的迷思在熱愛的路上,做自己追溯•傳承:蘭州牛肉麵的另一個故事牛奶雞蛋醪糟的玄機為高校女教師呐喊冬日裡的養生美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