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誰贏都一樣 亞洲與美國關係已變調

中央社/ 2016.11.08 00:00
(中央社東京/雅加達8日綜合外電報導)無論川普或希拉蕊‧柯林頓在美國總統大選獲勝,亞洲國家對於與華府關係的看法已有所改變,原因是川普的競選所帶來的衝擊。

最後的民調顯示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很可能勝選。但即使身為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設計者,分析家與前官員透露,她在重建信任方面還有一些工作等著她。

因問題敏感不願身分曝光的1名前日本外交官說:「不管有沒有川普,這標誌著美國領導地位的終結,尤其是道德領導地位。」

「我不認為這是川普個人的問題,而是美國社會產生這個人來擔任共和黨候選人的問題。」

川普追逐白宮寶座期間顛覆美國民主傳統,熱情的群眾被他既挑撥又狂熱的言論所吸引;在他的眼中,美國是黑暗的,向中國、墨西哥及伊斯蘭國屈膝。

如今,美國面對的是崛起中的中國;中國長久以來是經濟強權,現在在地緣政治上越來越獨斷,北京不但建構軍事能力,對於仲裁法院駁回中國對南海大部分地區主權主張的裁定,也置之不理。

亞洲最憂心的是貿易保護主義。由歐巴馬總統力挺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原本是華盛頓重返亞洲戰略的不可或缺特色。

目前看來,TPP已徹底玩完。希拉蕊‧柯林頓與川普均反對這項由12國設立自由貿易區、但排除中國的協定。

日本、南韓、台灣和新加坡等美國盟邦是開放的貿易制度的最大受惠者,華府若更傾向孤立主義和保護主義的立場,將喪失在亞洲的影響力。

諷刺的是,經常淪為川普長篇大論攻擊對象的中國,在華府未來對亞洲的承諾難以預料,導致各國與北京更密切來往下,有可能成為最大贏家。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亞洲研究教授白康迪(Kanti Bajpai)表示:「倘若美國退出TPP,絕對會增加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

他說,美國批評泰國、菲律賓及馬來西亞國內事務,已使這些國家疏遠美國,並靠向北京。

凱投宏觀公司(Capital Economics)資深亞洲經濟學家李澤(Gareth Leather)指出,川普若當總統,菲律賓、台灣和南韓是最難以承受的新興亞洲經濟體。

李澤說:「然而,對這個區域經濟體最大的風險,或許並非來自川普的貿易政策,而是他的外交政策。」

川普對安全聯盟的承諾已引發疑慮,他意有所指表示,日本與南韓須對美軍的駐防付出更高代價,這些國家甚至應發展自身的核子能力,以反制中國及北韓。

一般預期,希拉蕊‧柯林頓將延續歐巴馬的外交政策,不過有些人認為她立場更強硬。

一些分析家指出,無論結果為何,美國總統大選產生的分歧,已對美國在亞洲的聲譽造成很多傷害。

資產管理公司WisdomTree Japan執行長柯爾(Jesper Koll)說:「更廣泛的問題是,美國是否能堅持全球領導地位。」(譯者:中央社徐崇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