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再說說教育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10.24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Photo Credit: tpsdave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朋友在臉書上轉PO了一則很有意思的影片,內容關於教育。每天,臉書上那麼多影片,搞笑、悲催、驚悚…一大堆,不是每個小片段都意義。但這段以現在相對標準來說,長達5分多鐘的影片,卻讓我看得心有戚戚焉。

影片中的主人公所扮演的角色,是一個在法體上控訴「學校教育」的辯護律師。整個影片,有三點讓我非常震撼。第一,他控訴的是美國的教育;第二、他說:「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去評斷一條魚,那牠將終生認定自己是笨蛋」;第三、他在法庭上以今日與150年前的電話、車輛與學校的圖像相對照,前二者都已是天壤之別,但最後一個卻一成不變。

這短片提到了一個我一直以來就認定的觀念:「現代的學校是工業革命後西方式界為了訓練工廠所需的工人而創設的人力產生流水線。」這樣的型態,能夠快速、無差別地生產出工廠需要的人力,既具備一致性、又能夠服從於工廠的作業環境。這也正說明了,工業革命後,真正改變世界的人,包括美國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那幾個大富豪、發明家,很少有從現在我們熟知的學校出身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現代的學校,還遠不如中國古代的私塾。私塾先生或許冬烘,但學生打了底,未來遇到另一個可為人師的貴人,那境遇無限寬廣。可惜,當年列強叩關,我們的先人認定別人啥都好,一切全抄;幾個世代下來,搞得是去己精華留人遭粕。到了今天,這影片都以經告訴我們,大家一向認同、感覺非常好的美國教育,也是坑坑巴巴、非改不可了!

而20年前,台灣弄教改,讓一個教育大外行、眼皮子下只有美國教育形式之皮毛的諾貝爾獎得主主導,且放任深具政治意識形態的所謂公民團體摧毀師道尊嚴,結果呢?恐怕一塌糊塗還不足以形容這位大師的功績,而用「遺害百年」來說或許更是貼切。於今,台灣要想再圖教育之生機,我認為從國家元首、行政首長、民意代表到學校老師,尤其是家長們,那真是都得好好「速食」一下,看看這段影片。

我們什麼都求進步,那麼為什麼卻緊抱著150年前搞出的人力流水線不放?我們都知道適才適所,那麼為什麼會讓孩子折掉自己的天賦,在考試中一路瞎混進大學,畢業後再搞成整個國家的人才慌與低薪危機?這正是幹盡了非得讓魚跑步、爬樹的蠢事!

我也認為,真是不必要在規範一定的教育形式了。既然都12年國教了,所謂的實驗教育早該成為所有家長能夠便利取得的教育選擇。學生人數一年少過一年,政府早該整併學校,一方面讓現存資源(包含師資)效用最大化,另一方面則是將空的校舍改為公辦民營的實驗教育場所,且以政府預算去支應現在所謂體制外的教育,並打開更寬廣的路徑讓不同的孩子有更多的選擇。

現在的狀況,是從政府到家長的怠惰,台灣還是選擇了與20年前毫無二致的教育系統。而有心要讓孩子以不同方式成長、學習的家長,以北部地區而言除非是土生土長的宜蘭人,否則幾乎都得付出驚人的成本(金錢、時間、交通乃至於工作與家庭)。這是何等詭異的現象?體制外的教育、孩子可能更好的發展,在起跑點上就得用經濟力來成為區分,這對嗎?亦或者選擇了不同路線的家長,就得在毫無奧援的情境下孤軍奮戰,這有道理嗎?

我們不能說教育行政系統都沒有在思考、在改變,但,事實是太慢了。實驗教育三法去年底已經公佈施行,而民間也早已跑在現行學校系統前面許多,政府要做的就是接地氣罷了。但,今年已經都快過去了,我們依舊看不到真正的改革政策與措施出現,也沒見到台灣的教育開始被點亮。在這樣的現實中,看看這段標題為「獻給現代教育體制的訴狀」的短片,美國如此,那台灣還能等嗎?

Related Posts:被教改漠視的實驗教育擺包乖乖就好嗎?多看看碗內吧自行車的台北?還要掰多久?社會企業之我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