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情書》- 思念與回首濃縮而成的深沉含蓄之愛】

滔客/ 2016.10.24 00:00
因為兩個同名同姓的人和兩個長相相似的人,主角們在一段各有所屬的回憶中找到令自己足以珍藏的字句及畫面。(圖片來源 : 維基百科)

日本電影有時候給人一種步調緩慢、配樂薄弱的印象,但是《情書》的高明之處在於它的畫面唯美,讓人不自覺忽視了步調緩慢的問題,視覺的豐富也轉移了對聽覺的注意力。雖然這麼說好像《情書》在配樂上有所瑕疵似的,其實並不,《情書》的弦樂配樂大量又細緻地包圍住整個故事,讓你沉醉在故事中渾然不被打擾。愛樂者也會發現,本張配樂更適合單獨聆賞,尤其是在冬季的寒夜。

其實《情書》所表現出來的愛情是清清淺淺的,並不是濃厚的大情大愛,但是那種驀然回首方能得到的悸動,卻正能打動平凡如你我的觀眾。觀眾會被感動之處絕大多數並不是因為他們表現出如何驚天動地的愛情力量,而是因為忘不了的一段回憶而心痛,另一方面又是因為被遺忘後又找到而心動。

這是一部思念與回首濃縮而成、深沉含蓄的電影,它想說的就是「你可能永遠不知道曾經有人這樣喜歡過你」,「總有一天,我們會成為別人的回憶,盡力讓它美好吧!」。

人們經常覺得回憶只是茶餘飯後的點心,但是如果回憶讓你找到當時當下的青春心境,那是非常難得的。電影讓人落淚的點,並不是男主角藤井樹的喪禮,也不是女主角藤井樹的父親過世,不是這些「死亡」,而全是「回憶」。藤井樹發現借書卡上自己的畫像,博子對著山崖大喊著「你好嗎?」,都是因為滿滿的回憶湧動在心頭,一迸而出,真情真性。許多介紹《情書》電影的文字都牽扯到那種寫給戀人的情書,其實這部電影中所有的信件都不是戀愛文字啊!而是回憶的文字。要說女藤井樹和博子之間的信件充滿了對愛的憶念,是對的;但如果說這些是情書,那就謬誤了。整部電影唯一能說得上是情書的,應該只有最初博子寄往天國的那封信,還有那張畫了女孩肖像的借書卡~ 影片的中心軸並不是一般認知中所認為的情書,如果要認真說的話,或許「思念之信」或「回憶之信」可能會比情書兩個字來的貼切。《情書》的四位主角:中山美穗、豐川悅司、柏原崇、酒井美紀都十分有質感,導演岩井俊二的功力更讓此片成為日片經典。日片經常闡述的尊重與內省在片中處處可見,比起《情書》,同樣在描寫青春及過去愛情的國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就顯得不夠細膩,也沒有傳達給年輕人「珍惜」與「放手」的重要性。

(圖片來源 : 台灣Word)

如果你也曾耽溺於某一段感情無法抽身,如果你也曾有過錯失的青春美好,如果你也曾心痛或心動,這部電影都是最好的註解,也是很好的釋放之鑰。如果當初我勇敢,結局是不是不一樣?

如果當時你堅持,回憶會不會不一般?你好嗎?我很好!

致所有逝去的青春和愛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