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惡女訂製服》堅強的自己才能解開謎團:為當時的自己討回公道】

滔客/ 2016.10.24 00:00

大家皆知「勿以貌取人」的道理,卻又不免受到第一眼所看見的文字、表象、或華服的影響,留下既定的印象。初看本片心裡疑惑著,這只是一部呈現一位穿著華服的惡女返回家鄉小鎮復仇的故事嗎?這部有趣也有深度的電影,其實是描述一位童年被霸凌的受害者終於長成了足夠的勇氣和力量,回來尋找人生的答案,也看清了人性的真相。

被害者心中的「為什麼」

美麗又有才華的服裝設計師緹莉(凱特溫絲蕾飾),年少時因一樁案件與鎮上人言可畏而被驅離家鄉。多年後帶著縫紉機和滿心的疑惑從巴黎返回澳洲小鎮,高貴又時尚的出現在鄰居面前。原本畏懼又嫌惡「惡女」的村民們因漸漸依賴緹莉的巧手設計,紛紛向她訂製禮服進行時尚大改造,而緹莉也在接觸間慢慢探尋自己童年悲慘命運的真實脈絡。

華服對比人心的軟弱醜惡

由《紅磨坊》團隊為本片打造所有高貴華服,鮮明對比出看似純樸善良的村民心中包藏的自私軟弱和險惡。片中都帶著傷心故事的兩位「惡女」~自小受欺凌的緹莉,和被命運逼到瘋癲的老媽莫莉(茱蒂戴維斯飾)用幽默反諷的態度與提問,為自己無可奈何的混亂人生解開謎團,也終於鼓起勇氣還手抵抗,不再白白挨打!兩位女演員演技高超自然,為悲傷的故事添加許多趣味輕鬆。

從眾的小惡 集體的霸凌

集體霸凌有時不只實質的身體凌虐,還包括了意志的曲折。就像有人向被害者丟出第一顆石頭之後,許多人也從眾地紛紛丟出石頭,或者選擇沉默觀望,這些人一同造成了這次殘忍的集體霸凌,而集體霸凌形成的背後有許多複雜的心理因素:

(一)共犯總以為自己不是主謀所以罪孽較輕,也可以因為互相取暖、積非成是、眾口鑠金而找到了「共業」的謊言,欺騙蒙蔽了自己的良心。

(二)為了保護自己不成為被害的目標,只好西瓜偎大邊,靠到惡勢力那一方。寧願成為共犯,也不願自己被惡勢力盯上。

(三)自己只是不足輕重的弱者,無力改變什麼。就像片中的傻瓜巴尼,他看到了案件全部的發生經過,也很想說出真相,但是就算傻瓜也知道,沒有人會相信「他說的事實」(或者是沒人「想」相信),傻瓜的勇敢只可能讓自己連帶受害。

為小時候的自己討回公道

沒有辦法回到童年去幫助那個恐懼又無助的自己,嘶吼大喊冤枉的聲音也像是淹滅在共犯結構的大海裡,這時候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成長壯大的信心和力量了。母親莫莉曾樂觀的鼓勵她說:「你能創作,你能改造別人,你可以善用你的真本事來與這世界抗衡!」本片傳達了一個正向勵志的訊息,受欺凌的緹莉並沒有因此消沉毀滅自己,反而用創造力累積的能量,回頭幫當年幼小的自己討回公道。

受過傷的心 得不到的幸福

緹莉也曾初嘗愛情的滋味,有個勇敢的男人願意永遠保護她,希望她解除對人生的疑惑,要她放心去愛放心去活。雖然這段愛戀短暫而淒美,我們仍然看見了緹莉在掙扎中渴望愛的表情。受眾人集體霸凌所造成的心靈扭曲和傷痛是這樣深重難癒,一碰觸就鮮血直流。這樣一輩子帶著傷的人再也不相信人性,更甚的,不再相信自己可能得到幸福。命運和信念的強大交互作用下,認為自己「受到詛咒」的人,往往因懷疑錯過了幸運,因拒絕機會或多次求證而招來不幸。電影的結尾,雖然看見惡女瀟灑的復仇,如此大快人心!但是也心疼著她與命定拼搏的遍體鱗傷,還有追不到的幸福。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欺凌弱者從來就不只是小惡,踐踏別人會在兩方的心上都留下髒汙腳印。大智慧的人類,生存的法則不該是弱肉強食,而是疼惜別人也珍視自己。

(圖片來源:IMDB)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