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沒錢 盤子 吳志揚

戈壁灘上的花海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10.19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韓秀娟

早先聽說金昌種花,我想像的面積只有幾畝農田大小。直到有一天,當我毫無準備地親臨時,才發現自己的想像太過簡單。

一片空曠、靜謐的土地上,鋪滿了色彩。紫色,最彌漫。微風拂來淡淡清香。此刻,反倒是沒有驚歎,只是呆立在那裡,視覺醉了,嗅覺醉了,除了花與花香,一切都拋擲腦後了。

前景,朵朵格桑花在風中搖曳;中景,淡紫色的馬鞭草匯成浪漫花海;背景處,是這座小城不多的高層住宅樓,白色外牆上的淡紫色圖案,與花海相映成趣。

曾經讀過的一本書中如是說,「自遠古以來,花朵、水晶、寶石和鳥類就一直對人類心靈有著重要的意義」,「因為它們脫俗空靈的特質」(Eckhart Tolle,《A New Earth》)。那麼,靠近那片紫色的花海吧。

原來那馬鞭草的花瓣,是如此碎小。它的花期又很長(5月到10月),從玫瑰鬥豔到荷花滿池,再到秋菊盎然,一直都在那裡,靜靜盛開,等待彩蝶的親吻,等待雨露的滋潤,等待與你我的相遇……

花兒溫柔又猛烈地生長,想和我一樣高。我只願在這色彩的一隅留下背影。它們和我,誰是誰的陪襯呢?都好吧也許。

往花海的深處走,小橋流水漸次呈現。在缺水的地方看到一汪水,是最幸福的事了,哪怕是人工建造的,也不會介意。水岸邊的芨芨草乾枯了,卻似金髮一般絢麗。年幼時,常見父親拿這種沙土坡上特有的植物製作很大的掃帚,用來打掃院落。其實,芨芨草也可以看上去很美的,只是在當時,我們忘了為它附加觀賞性。

戈壁灘上也有藝文氣質,報廢的「綠皮」火車正在被改裝,火車餐廳將在此誕生。

今年不得體驗,期待來年了。

回望來時路,那裡有一所學校,是金昌唯一的高等院校。在這裡讀書或教書,也是愜意呢。

花海裡有一片小坡地是薰衣草的世界,只是已過花期。何苦哀歎呢,正逢秋菊初盛開,那炫目的黃色,是浪漫中的熱烈。

在緊鄰花海的沙雕公園,你可以近距離地感知戈壁的樣貌——粗沙和礫石覆蓋的地面上,野草野花漫不經心地生長著。這樣的一片土地,居然可以變得花香四溢;這座小城在由工業向旅遊業的轉型中,也是頗費苦心了。

在金昌的短暫幾日裡,去了兩次花海。第一次搭車,第二次乘坐公車。小城的公車也小,沒有擁擠現象,新車的車輛座椅還是軟座,比較舒適。離花海還有三四站的路程時,公車司機忽然停車(車上共剩三名乘客),告訴我們,他要去吃午飯,讓我們等十分鐘。我們有點驚訝和無言,但還是等了。十分鐘後,還不見司機來,於是我們下車搭上同線路的另一輛公車。當車離花海車站還有兩百米左右時,這位司機停了下來,說他也要去吃午飯(車上共十來位乘客)。然後,我們步行去了花海……

你可以從許多角度去評判這一現象,也可以有許多猜想。但有一個事實是:這裡足夠慢,也沒有人質疑慢!一個城市的交通狀況反映著這個城市的氣質和生活方式。當我發現小城每個學校的門口都停放了一排排電動車時,忽然明白了這裡公車的價值。

這就是中國西部大漠戈壁上的小城——金昌。

Related Posts:《瘋狂動物城》:烏托邦世界的迷思在熱愛的路上,做自己追溯•傳承:蘭州牛肉麵的另一個故事牛奶雞蛋醪糟的玄機為高校女教師呐喊冬日裡的養生美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