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名家論壇》柯志遠/多桑的純萃年代:人味回甘成戲味

NOWnews/ 2016.10.18 00:00
▲《多桑的純萃年代》質樸但誠懇,無華但務實,這樣一齣貌不驚人的戲,卻展現了超乎預料強大的「共振」能量。(圖/中視,2016.10.18)三立的《甘味人生》以「醬油」破題,中視的《多桑的純萃年代》卻以醬油貫穿全局。前者的「醬油世家」是全劇開場的「哏」,到後來劇情發展天馬行空(連《屍速列車》都上場了),編劇的筆下跑火車,老早已經不著調地飛去十萬八千里;後者,卻一正經老老實實地嚴謹深耕,從角色到劇情,不離描繪草根在地面貌的初衷,從黑豆、麴種、發酵的醬油釀製過程,意有所指地呼應了台灣人傳統「世代傳承」的珍貴思維與價值。

電視劇之於觀眾,一如商品之於市場,「收視率」一定程度上反應了食物鏈的供需關係,怎樣拍都無所謂對或不對,然而就戲論戲,《多桑的純萃年代》在創作面和製作面都展現了自己的「擇善固執」,不以譁眾取寵爭取廉價的關注,不論編、導、演都展現了「一步一腳印」的真誠,也許稍稍犧牲了娛樂效果的「津津有味」,卻換來了對廣大本土觀眾具備共鳴的「深入人心」。

這很可能是你會「漏看」的一齣戲,因為沒有鋪天蓋地的造勢,沒有炒作話題的熱門卡斯,從運鏡、構圖、美術、攝影,沒有特別炫目的賣相,但就像王建民說的:「沒什麼,我只是一個球一個球認真投。」就是這樣,質樸但誠懇,無華但務實,這樣一齣貌不驚人的戲,卻展現了超乎預料強大的「共振」能量:每個角色所以鮮明清晰,因為具體投射了台灣社會的現實百態,人情義理。許多台詞值得咀嚼再三,因為精準體現了傳統倫理的敦厚情感,普世價值。

在通俗戲劇中,為了「戲味」的營造,其實有很多既「速成」又屢試不爽的「撇步」(車禍、絕症、失憶、失散…),但說到讓看戲的人「感同身受」,卻都遠不如從真實人生取材(誰都有可能發生),要來得更加入木三分。戲中,二兒子的少時離家老大回,不論現在或倒敘,幾段戲看得人情緒波動無法自已,不是因為虐心,矯情,灑狗血,而是那樣直白地無數台灣家庭都可能發生的真實經驗裡裁剪素材,情感核心淋漓盡致,合情入理,情緒脈絡水到渠成,感人肺腑。

要把一個故事講述得「高潮迭起」,需要技巧;要讓這個故事不和現實脫節,在「戲味」之餘還能兼顧「人味」,卻需要創作者不被「取悅觀眾」的迷思所綁架。以謝瓊煖詮釋「長媳美琴」的方式來舉例,這樣一個「工心計,勢利眼」的「歹查某」是傳統連續劇裡必備的「人物基本款」,但在《多桑的純萃年代》裡,這個角色卻絲毫沒被「符號化」或「扁平化」,她的「機關算盡」緣自於她對既有幸福的保護(丈夫的,兒女的,家族的,不只是她自己的),這讓她的言行舉止有了內在的層次,也有了足以讓人設身處地的理解,尤其小叔失蹤之後她的良心譴責表現在對姪子尚傑的關愛上(唯一的一個雞腿,放進他的便當盒裡),更是令人印象深刻。其他諸如蘇炳憲演的「阿昇」也不單純是「不擇手段,一肚子壞水」的刻板嘴臉,他除了是「對手」還是鄉里「舊識」,有著應對進退該有的分寸和交情(送尚傑回家的一場戲,從劍拔弩張到互相道謝,掌握得自然,通透),這些細部設計的筆觸,適時適度地讓人物完整立體有溫度,也讓整齣戲的tone調顯得細膩寫實,特別值得一提。

除了角色設定的「人性化」,一齣長篇連續戲所迫切需要的「懸念」與「張力」,《多桑的純萃年代》處理得堪稱流暢,進一步看,戲中運用的「入贅」、「家族中各房的本位心態」、「地方上本土產業的領頭爭勝」…這些或多或少形成糾結或矛盾的「戲劇元素」,運用得生動,拿捏得貼切,更重要的是在台灣本土社會確有其事,讓人感覺似曾相識,心有所感,而不是為戲而戲的「刻意」。

▲《多桑的純萃年代》質樸但誠懇,無華但務實,這樣一齣貌不驚人的戲,卻展現了超乎預料強大的「共振」能量。(圖/中視,2016.10.18)

《多桑的純萃年代》拍攝手法異常地質樸,不論靜態的畫面構圖,攝影的光影風格,乃至動態的場面調度,在電視劇的「電影感」越來越見炫目華麗的現下趨勢對比下,顯得十分的保守,甚至平庸。然而看習慣了以後,卻讓人另外有所體會:與其說是拍攝「靈活度」的不夠到位,毋寧當成一種導演的取捨,捨棄了過多視覺或剪輯上的技巧,而把更多更全面的揮灑空間保留給演員,讓他們的演技和角色的丰采成為這個故事主軸的真正「亮點」。從這個角度來思考,在外在呈現上的「簡約」,反倒成就了劇情精神的突顯,以及演員演技的厚度,是過?是功?相當發人深省,但讓石峰、尹昭德、謝瓊煖等功底深厚的好演員得以盡情發揮,卻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由於童星「培訓制度」和「供應管道」的局限,不同於陸韓日的影視產業,台灣的童星經常是一個戲劇作品的「災難」,表演上的火候欠奉,總是僵硬造作的多,感動人心的少,剛上檔的《多桑的純萃年代》免不了在頭幾集的戲份裡被「童星戲」佔據了篇幅,但以目前的集數來說,童星的整體表現尚可,談不上亮眼,但還算四平八穩,這顯示的是導演的駕馭實力。而楊麗音、張詩盈、劉福助等硬裡子演技高手的助拳客串,寥寥戲分,就熠熠生輝,也讓整體成績加分不少。

尹昭德,在頭先這幾集裡縱橫全場,情感飽和,細膩動人,強大地撐起大部分篇幅的「戲劇情境」。謝瓊煖,自《在河左岸》之後,對觀眾來說逐漸有了分量十足的「辨識度」,不論演慈母演潑婦,不論戲分多寡,每一出場都有足夠的「吸睛作用」,演起戲來情感真摯,自有一種勾得人目不轉睛的魅力。石峰,內斂,沉穩,氣場「涵蓋性」特別大,眼神先於對白,沉默中已經承載千言萬語,對於資深前輩,我們常說你看看我們那年代了不起的「演員」,但石峰先生讓我們看到的還不止於此,那是那個年代的「明星」,舉手投足,一見風範,二見鋒芒,耀眼極了!

扼要來說,《多桑的純萃年代》這齣戲,劇本展現的不是技巧,而是足以「還原」觀眾們悲喜歲月裡的幽微記憶(再怎樣庸碌、平凡的人生,箇中的悲歡離合、父母親恩、生離死別…,都是震撼而磅礡的)。這齣戲,演員精彩的不是演技,而是氣質和形象的忠實吻合,讓看戲的人從他們的面容,話語,一顰一笑中看到了自己的生命片段。

整體來說,《多桑的純萃年代》這齣戲,簡單,但不影響這齣戲的細膩。石峰逃離火場時回頭看了一眼地上那世代傳承的醬油麴種,心裡的一切波瀾起伏,盡在不言中;就是「細膩」。對著亡妻的照片娓娓說著:「妳知道嗎?文富回來了…」,也是。這齣戲,樸實,但卻不乏扣人心弦的字句。當全家人因為麴種付之一炬而抱憾,那老父親卻說了一句:「什麼是根?你們兄弟和好,才是高家的根!」(一句話,聽得我彷若雷擊,因為母親辭世前,對我和弟弟說過的正就是類似這樣的一句話。)想出來的台詞,是效果,從人心底層不做修飾講出來的話,是人生。

《多桑的純萃年代》是一個發揮了奇特「磁吸效應」的戲,讓觀眾們直接能夠把自己的意念、情感無縫「投射」進去的戲。這是一個看戲的人也一起入戲去「參與」的戲,不是因為刻意的設計,而是因為簡單,厚實,真摯,深刻。鄭重推薦給您。

▲《多桑的純萃年代》質樸但誠懇,無華但務實,這樣一齣貌不驚人的戲,卻展現了超乎預料強大的「共振」能量。(圖/中視,2016.10.18)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