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敘利亞白盔志工 反映阿勒坡戰地慘況

中央社/ 2016.10.09 00:00
(中央社阿勒坡9日綜合外電報導)敘利亞阿勒坡彈如雨下,阿布哈山和兒子過去3年在「白盔」(White Helmets)擔任志工,肩並肩執行救援任務。他永遠難想像,會在死者當中發現兒子的屍體。

原是木匠、50歲阿布哈山(Abu Hassan)對法新社說:「大約2週前,我在無線對講機聽到求救呼叫,得知在薩爾辛(Salhin)發生嚴重傷亡。」

他說,他知道兒子哈山(Hassan)已出動到阿勒坡東區,給白盔救護車加油。

「我抵達那裡時,看到地上有好幾具屍體。有志工告訴我,遭攻擊的建築後面有更多人死。我開始感到害怕。」

「我發現1年輕男子的屍體,臉朝下,胃部、腿和頭部嚴重受傷,我轉過他的臉,發現那是我兒子。」

阿布哈山說,他接下來坐在與兒子一起服務的白盔辦公室地上,陪在兒子屍體旁一整晚。等到黎明,他親手埋葬兒子。

他強忍住眼淚說:「那是我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刻。」

「我要求白盔分支負責人讓我們搬移到另一棟建築,因為我無法留在同一個地方,看見他的名字,以及他在牆上寫的字。」

「想起那一夜,我便難以忍受。」

倫敦「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26歲的哈山身後留有遺孀和2個孩子。

敘利亞白盔組織在全國各地有近3000名志工,超過140人值勤時喪命。他們的任務是去救人,但是有時他們也需要別人的救援。

救援人員受的傷害經常非外人能見。25歲的瑪許哈迪(Louay Mashhadi)帶領阿勒坡另一支白盔小隊,他回憶起本月稍早一場救援行動,讓他精神受創,3天無法出門工作。

他說:「我從瓦礫中拖出一個嬰兒,大約4或5個月大。」和他自己的兒子年紀相當。

「嬰兒沒了腿、部分肚子也不見,但仍活著。周圍看不見他家人,我只好抱著他,約15分鐘後救護車來時,他已死亡。」

瑪許哈迪說,志工相互依靠,保持繼續下去的力量。「因為我們在同地一起整夜待命,我們不只是同事或朋友。」

這使得有志工朋友身亡時,會更加痛苦。過去2個月,瑪許哈迪隊裡4人喪命,「我為他們每個人哭泣,因為他們都是我的家人。」(譯者:中央社羅苑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