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名家論壇》柯志遠/The K2橫空出世男神新ICON

NOWnews/ 2016.10.04 00:00
▲連續兩周收視率奪冠的《The K2》,氣場強大的抓牢了觀眾的眼球,是齣貨真價實的「精彩大戲」。(圖/劇照,2016.10.03)一個背景成謎鬼神般身手的流亡特種兵、一個美到極點也狼狽到極點在大街上奔逃的少女、一個有望問鼎總統大位的國會議員,以及他身邊波詭雲譎敵我難測的洶湧氛圍…。已經連續兩周收視率奪冠的《The K2》,首集開場,才一亮相就氣場強大地抓牢了觀眾的眼球,是齣貨真價實的「好看精彩的戲」,大戲。

一齣戲在不刻意背負「風格」、「意涵」等等包袱的條件下,以「好看」做為唯一的前提,再加上超乎平均水平甚多的高質量製作,「電影感」十足的「拍攝技巧」與「視覺效果」,震撼明快的剪輯節奏(相當程度上,做到了「高潮迭起,絕無冷場」),乃至演技發揮到位並且兼具「吸睛」與「話題」功能的挑梁卡斯(池昌旭與潤娥的組合,不論形象或氣質都充滿新意,激盪出的化學效應十分獨特,多於預期),這樣的作品,注定了是要讓人看得熱血沸騰大呼過癮的。

同樣跟「特種兵」的角色輪廓沾上邊,同樣以「動作的華麗」、「危機的懸念」撐起娛樂效果的主tone調,說甫上檔的《The K2》承繼了上半年《太陽的後裔》掀起的「大格局動作戲」狂熱,亦不為過。從觀眾選戲追戲的角度來說,《The K2》之所以值得大力推薦,也在於他至少成功地締造了「類型商業戲劇」幾個至為關鍵的核心工程:

架空化的精準

一個故事在情節、背景上的局部「架空」現實,目的在「去蕪純菁」,讓觀眾把所有注意力「聚焦」在主軸故事線上,因此,看愛情戲可以忽略男女主人翁光談戀愛不用上班賺錢,看動作戲可以對男主角一個打十個永遠打不死並不大驚小怪…,但,「架空」不是膚淺、草率的天馬行空,高明與否,完全看這個做為情節發展舞台的「世界觀」構築得是否引人入勝,是否具備「我說了算」的紮實說服力。從《The K2》首播的前兩集來看,不論是池昌旭由「特種兵」到「御用保鑣」的身份轉折過程,不論男女主角在無邊人海中戲劇化擦肩並產生交集的安排,以及大氣的歐洲外景、調度出神入化的幾場動作大戲(賣弄,但炫目;設計流暢,匠心出彩,讓人絲毫不覺得冗長),都足以引領看戲的人不知不覺走進這個被剪裁過也被強化過的架空世界,隨著劇情被拋起擲下,而目不轉睛。

神格化的主角

「偶像」兩個字的定義,其實是「功能性」的,完全沒有外在形象上的制約。動作類電影大行其道的年代,阿諾、史特龍、布魯斯威利…這些「英雄ICON」一個名字一付身手就可以頂樑立棟出一個氣息鮮明的世界,這裡說的不是他們的「票房號召力」,而是他們人戲結合後瞬間成立出來的那種活生生血淋淋的,屬於故事和人物的溫度和衝激。在幾乎完全看池昌旭一個人縱橫全場的前兩集,「身分」的特殊,先就布滿了吊詭張力,接下來出神入化到可以單獨剪接出來珍藏的讓人眼花撩亂的動作場面,在做為主要「戲肉」的愛情戲尚未登場以前,就已經架起了這個人物魅力的亮度與高度。再然後,對於這個人物更深層內在性格(人格)的著墨,亦呈現了足夠的用心,接連幾次為了老人家的涉險犯難,已經隱隱呼應了武俠小說裡的「任俠」風範,特別迷人。這些處理,都具體地成功塑造了「金濟夏」(代號K2)這個主人公擲地有聲的主導地位,而其實倘若再進一步觀察,這個人物在營造上的種種「細節」,比方說那個讓池昌旭的眼神特別立體凌厲的髮型、那件再怎麼出身入死餐風露宿都永遠乾淨搶眼看似低調寬鬆卻隨時讓K2性感得能煮沸人身上的腎上腺素的精壯胴體若隱若現的吊尬背心…,對於這個主角的「偶像功能」之強化,的確是講究十足誠意也十足的。

▲▼連續兩周收視率奪冠的《The K2》,氣場強大的抓牢了觀眾的眼球,是齣貨真價實的「精彩大戲」。(圖/劇照,2016.10.03)

感官化的視覺

動作類型戲,「感官」的即視,多於「思維」的醞釀,運鏡、剪接等等節奏訴求,肯定會比其他類型劇種快速許多。在快到「來不及思考」(不需要思考)的看戲感受裡,「視覺」便往往領先其他元素,成為重中之重,亮中之亮。不論爆破、槍戰、飛車追逐、絕地救難…,利用的都是轉化構圖、速度、對比,以及凌越現實環境經驗的「非寫實」,成為戲劇張力本身的一部份。《The K2》的武打場面佔的比重之高設計的花梢俐落,對戲有實值的加分,再如池昌旭從吊掛的大樓窗外以螺絲起子鑿破單點,如飛將軍自空中破窗而入的一場戲,掌控得不啻電影製作等級,完成度無懈可擊,而首集的西班牙巴塞隆納外景,不論是豪華大道上的奔逃,電鐵站裡的格鬥或頂級氣派的時裝SHOW…,都第一時間展現了「賣相」上的獨樹一幟,也提昇了足以標榜為「大戲」的氣勢。其他像PMC僱傭兵的闖越雷區、池昌旭與眾多警衛員在車庫裡的小空間對壘…,也都發揮了以「視覺」取代「情節」的效果。(閒話一句:南韓男演員外型之出眾整齊,讓人歎為觀止,不只是男神級明星燦爛奪目,光那些大堆頭武打戲裡稍縱即逝的「特警們」、「保鑣們」好像不要錢似的,顏值、身材全都高得嚇人。)

間不容髮的緊湊

《The K2》給人劇情緊湊的快感,部份原因來自於每個人物背景都有各自的複雜,角色關係的「面向」都有暗潮更迭的變化,也來自於導演郭正煥(《鄰家英雄》)對視覺和節奏的駕馭能力,以及編劇張赫麟(《龍八夷》)曲折簡捷不拖泥帶水的說故事功力。比較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個快速進行的主結構下,《The K2》還能夠在有限的篇幅裡添注不少細部設計,例如潤娥對光的恐懼,從閃光燈到車燈,延續鋪陳出她類似「自閉」的性格特質,例如扶潤娥過了馬路後仍一臉擔憂的外國老太太,例如讓人修車還罵罵咧咧的老先生…,這些細微設計,有些貫穿成角色印象的鋪底,有些純粹只是浮光掠影的小筆觸,卻有效在「戲味」之餘為故事增添了「人味」,這種緊湊不只入眼,也能入心。

池昌旭的五官堪稱完美,這種「無瑕」(flawless)到逆天的超高顏值,對於專業演員的長期發展來說有時候不見得是好事。難得的是,跟《奇皇后》裡的多情「元順帝」做個比較,滿身虯健得令人嘖舌的剛猛肌肉不說,那眼中的冷冽光芒「穿透力」驚人,奶油味消散得無影無蹤,這種以高強度的壓抑、內斂演技努力讓自己的「盛世容顏」不構成對於角色設定的「障礙」的用功,讓人聯想到電影《大叔》裡的元斌,用心良苦,並不簡單。順帶也舉另一例:《微微一笑很傾城》演那「大神肖奈」,電視版的楊洋是天生就「傾國傾城」,電影版的井柏然卻是靠演技才「燦爛」起來的,絕色的演成平庸,帥哥自我昇等成男神,說來一句話,其實箇中眼神、口條、肢體都涵蓋了演員在氣息、氣勢、氣場上的融通調整(並且必須持續到這一齣戲的整個結束),是一個不算小的艱難工程。整體來說,由型到戲,《The K2》足以成為池昌旭演技確實臻於成熟的代表作之一。

潤娥做為「少女時代」的主心骨,外型條件、歌舞才藝之優越自不待言,但對於喜歡看韓國綜藝節目的觀眾來說,總覺得她在「少時」舞台之外流露出來的獨立、聰穎、娟秀交融特質,讓人對於她在戲劇方面的演出有更多更殷切的期待。不同於她過往太安全(太缺乏挑戰)也太缺乏個性和辨識度的「瑪莉蘇」戲路(如《愛情雨》、《武神趙子龍》),這次在《The K2》中,光在頭兩集裡,台詞沒幾句,但渾身上下散發的「存在感」已經足夠勝過以前所有作品加起來的總合,兩段赤著腳逃避追捕的戲,她的眼神迷亂、惶惑,那個肢體動作還做了純熟的整體設計(背脊微微佝僂,腳步踉蹌,後腳輕輕拖著地),「記憶點」和「氛圍感」都異常強烈,相當獨特深刻,不需開口,這個角色在柔美外表下的忐忑無助驚濤駭浪已經呼之欲出,值得細品,是一次讓人刮目相看的演出。

▲▼連續兩周收視率奪冠的《The K2》,氣場強大的抓牢了觀眾的眼球,是齣貨真價實的「精彩大戲」。(圖/劇照,2016.10.03)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