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李屏賓光影之眼:《千禧曼波》城市中的迷樣女子 如影隨形

滔客/ 2016.10.03 00:00
舞姿於長鏡頭下“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電影的開頭就是攝影師李屏賓一貫與侯導合作的寫實長鏡頭,而故事就是全世界都在迎接新世紀,相映台灣一位女子的日常情緒與生活。舒淇在電影中化身為一位叫Vicky的魅力女子,在藍色光線下,隨著曼波音樂慢慢走下中山橋,波浪長髮隨著腳步擺盪更顯迷人,加上林強的電子元素音樂,勾出靈魂深處,那些不知所以的無語、逃離,就像在這個繁雜的城市迷路一樣。因為長鏡頭的魔力,中山橋看似是走不完的人生隧道,殊不知在這麼想像後,Vicky卻邊跳躍式地走下樓梯,讓人聯想人生好似正走在下坡,又好似只是一種必然的低潮,沉澱不久後又再一次輪迴般地重複。Vicky看似瀟灑的走著,內心卻在呢喃:「存款裡還有五十萬,五十萬花完了,就分手吧。」Vicky已經打算跟豪豪分手,卻還是回到豪豪身邊。“反反覆覆,像咒語,像催眠,她跑不掉,又回來了”她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而這些事情卻全是她自己的事,這樣的奇特觀點,使整部電影散發著一股謎樣的味道。阻隔法鏡頭拍攝 就算距離再近李屏賓在拍Vicky與豪豪的居家環境時,時常把串珠式的窗簾擋在鏡頭前,去拍兩人的互動。在這麼小的空間裡,關係與互動應該要非常密切的兩人,卻如同鏡頭被窗簾遮掩般阻隔起來。如同豪豪說的,Vicky是掉進他的世界,所以不懂他的世界,也可以說不懂彼此的世界。離開 去雪人的故鄉“夕張的冬天很冷,零下三十幾度,她想,那是雪人的故鄉吧。雪人最後在太陽升起的時候,融化不見了。”Vicky終於選擇離開了豪豪,離開了台北紛擾的城市,去了日本一趟,為了找捷哥,尋一份依靠。但在白雪紛飛的雪國裡,這樣的希望似乎更渺茫。她四處遊蕩、等待,等待的時刻變成她生活的方式。人在異地,語言不通之下,她的內心話開始出現,她努力地想成為那些日本人的一份子,想屏除一些孤獨,她看著路上行人、吃拉麵、看日本的節目《電視冠軍》,可是她終究還是無法成為。李屏賓攝影師在最後結局裡,一直拍著夕張老舊電影街的模樣,環繞式的拍攝、記錄手繪的電影海報,好像就為了抓住一絲氣味。那樣拍著零下三十幾度的夕張,好美,也好孤寂。“這是他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是2001年,那年,那年夕張,大雪。”(本文圖片皆來自豆瓣電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