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我的蛋男情人》電影皮電視骨的俗不可耐偶像劇

《我的蛋男情人》My Egg Boy - 傅天余打著偶像牌的《我的蛋男情人》由人氣指數、形象評價皆高的林依晨和鳳小岳擔任男女主角,更強推預告片中的北歐夢幻,伊人美景頓時成為都市少男少女真實的浮世繪憧憬。作為一部電影,它的吸睛策略顯然奏效,但成果卻大失所望,導演傅天余,電影處女作《帶我去遠方》雖免不了浮現生澀的技術層面,但人文溫暖的貨真價實尚存小品動人的片刻,反觀,《我的蛋男情人》除了畫面美奐,全片像是某位文青忽然有感而發,無視母體(電影),毫無思量的創作,宛如一本超商書架上也願意上櫃的愛情小說。作為吳念真的愛將,傅天余必然得承受關於書寫,編案的種種期待,在《帶我去遠方》上映那時,國片正承海角風吹颺向上,吳念真帶著傅天余大力地宣傳,如前言,探討色盲與同志的《帶我去遠方》,即便硬體執行陽春,但本質用功的力度有起碼的滿意。《我的蛋男情人》吳念真的確也再出現了,更進一步地存在於影片之中,飾演一個在裡外社會具有長者睿智的配角,不是很重要,但觀眾會喜歡,傅天余大概也算準了吧。影像上,傅天余曉得明星之於電影產業的重要,劇本裡,她就沒那麼敏感了,《我的蛋男情人》充斥著表象的意涵,由「真實世界/凍卵世界」「凍卵/冷凍食品」、「卵子過期/食物保鮮」的概念試圖延伸成一部愛情故事,傅天余像是為賦新詞的少女,執意地放大自己神來一筆的念頭,但底蘊明顯不夠,整部片就流於交代的刻意,拚命連接冷凍食品小主管和恪守新鮮食材為上的廚師兩者,近乎挑戰地觸碰觀眾容忍底線,每個角色都偶像劇到不行,吳念真是為了解憂存在、金燕玲是為了母愛存在、宥勝是為了分手存在、詹懷雲是為了冷凍世界存在,也姑且不說一堆角色是為了搞笑存在,繞了一大圈,就是為了讓男女主角終於在一起。片中對於食物的探討也是一貫的隨便,鳳小岳廚師一角,除了初登場的架勢以外,就是一個行動花瓶,全片的攝影具有非常現在的美感,如網路上熱門分享貼文那樣的工整,或稱為養眼罷了,但同樣的美在廚藝上卻少了發揮。陳建騏的配樂也是偶像了極點,在已經那麼無趣的全片還配著無法精心一點的音樂,真的讓人十分難耐。(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