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限電 用愛發電 核電

請勿輕易關閉外館(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6.09.23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外交部長李大維在立法院公開說「現在很多外館已只剩下接機功能,為了節省經費,政府預備關掉四個外館」,據說預備關掉的四個外館包括關島、挪威、沙烏地阿拉伯的吉達和德國的漢堡;雖然「關閉外館」政策是緣自2009年的馬英九政府之外交休兵政策,但現在民進黨的新政府還在搞這種「關閉外館」政策確實很令人費解,蓋馬英九政府是以中國為中心,以絕對親中之傾中政策出發,配合中國之全球戰略政策來搞外交或非政府組織之國際關係,只要低聲下氣貼著中國的冷股在「一個中國原則」和「兩岸同屬一中」之最高指導原則下就能在世界各地順利遊走,不管是世界衛生組織還是國際民航組織或聯合國國際農糧組織,當然這前提是台灣的國家主權就被中國沒收了,連馬英九總統也變成「台灣區區長」了,所以馬英九政府關閉幾間外館讓北京中南海領導人爽一下以表一些孝心對9%的馬英九應是無關羞辱之事;但蔡英文政府不同,蔡英文是主張和世界各國廣結善緣然後再從世界各國進入中國大陸,這是蔡英文的政策主張,故若遽爾關閉外館而斷絕與這地區政府與人民交友結緣之機會,如何執行蔡英文總統與世界各國廣結善緣之良機?林全內閣是忘了蔡英文總統的國際政治主張或是還在執行馬英九的「外交休兵」政策?所以吾人聞知李大維部長的國會報告,真的異常訝異、異常費解。

更令人費解的是李大維說的「有些外館只剩接機的功能」,堂堂的中華民國政府的外館怎會淪為「只有接機的功能」?很多企業在國外只擺一二位駐外人員就要負責蒐集整個國家的相關商情,甚至連附近鄰國的商情都要蒐集;若外交部設置的外館只淪為接機的功能,憑啥那些軍公教的社團幹部說軍公教人員都高人一等,所以應領更優厚的年金,這不是笑話嗎?

咱社會上有一則行銷界的笑話說一個鞋業企業老闆派兩位業務幹部到非洲考察市場,一位行銷經理回來向老闆報告說「不行啊!非洲人都不穿鞋子的,咱生產的鞋子拿到非洲要賣給誰呢?」;另一位經理回來卻興高采烈地向老闆報告說「非洲人都沒鞋子穿,我們的銷售市場空間太大了,趕快把咱生產的鞋子運到非洲賣吧!」一樣的非洲市場但不一樣的行銷經理卻完全考查出不一樣的行銷前景;這可以給我們智高一等但思想呆滯僵硬腐化應變力執行力決策力都很低的軍公教人員參考,這樣領取高額年金才比較合情合理讓人心服口服。

中華民國自從蔣介石晚年揭櫫「漢賊不兩立」政策後,很快的北京中南海的領導人就向全世界證明「共產黨是漢、國民黨是賊」,然後逼得「中華民國」國號也不能用(其實勝利者毛澤東和失敗者蔣介石都說過「中華民國在1949年就亡了」),「台灣」的地理名詞也不能用,只換來一大堆連立法委員都搞不清楚的「代名詞」(可能除了外交部以外的政府官員也都搞不清楚);國民黨和共產黨害得台灣像私生子一樣不容於國際社會,所以自蔣介石晚年開始台灣的外交工作就舉步維艱、寸步難行,很多國人在國外遇到困難都不知去哪裡找外館協助,有很多人更不知當地的外館叫啥名字?由此就可應證吾人常說的「國民黨作惡多端、殘民以逞」;然後大家就以一句「弱國無外交」自娛自慰,其實這是很狠毒的鴉片-弱國才需要外交的,強國何須外交?台灣主要各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除外)都要到美國國務院溝通未來政策方向,美國總統候選人怎麼不來台北和咱行政院溝通未來政策方向呢?這道理很簡單-強國弱國之差耳耳。

所以自從國民黨政府蔣介石時代開始,中華民國之外交工作就如非洲鞋業市場一樣大有發展抱負的發展空間,當然也可像另一位行銷經理一樣的悲觀無望,這就要看這些外交人員是在混吃等死還是像毛澤東一樣「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青天」了。

以吾人管見除非中華民國要像很多國民黨要員一樣準備投共輸誠,讓「中華民國」真的埋進地球大地的歷史洪流中,否則只要「中華民國在台灣」,台灣人民就要扛著「中華民國」笨重的軀體遊走在世界各地,只要累了或遇到困難就要有個地方休息或遮風避雨為遊走世界各地的台灣人民解決問題,所以中華民國的外館絕勿輕言關閉,而且要像很多企業駐外代表一樣負起開疆闢土打開市場之重責大任;吾人竊以為台灣外館若像孟加拉都不給我們發簽證權力,台灣外館至少也要負起三項功能,第一協助廠商蒐集商情開發市場之功能,這個人最好由外貿協會派出,至少每半年要向國內提出一份當地經濟情勢報告;第二是要有文化功能負責宣傳台灣文化、戲劇、樂曲、電影等,就是定期在館內舉辦戲劇或台灣音樂、電影欣賞會或書畫展都行,何況還可到駐在國各地去舉辦,要像民國初年西方教會到中國或台灣宣教一樣,台灣外館要努力讓外國人了解台灣,然後外國人才會有興趣到台灣旅遊,這個人最好由文化總會派出,到海外建立台灣文化之前頭堡以建立強勢的台灣文化;第三就是負責大力推展台灣觀光旅遊,現在台灣一些較大旅行社如雄獅、鳳凰都派員在主要客源的國家地區拓展業務、介紹台灣景點或連繫國外合作旅行社,對於其他較無客源或未發展客源之地區國家應由外館負起開發責任,包括在館內或到處各地去舉辦台灣觀光旅遊說明會;對於經濟較落後國民所得較低的國家就舉辦「勤工儉學」作法邀請他們的優秀青年來台讀書打工遊學或長期留學並擔任自由行旅客導遊翻譯工作,多培養一些各國宣傳台灣文化或觀光旅遊之種子,為台灣未來的文化發展或觀光旅遊奠定發展之宏碁;這個人可以由觀光局的「台旅基金會」負責派出;台灣現在急需拓展國外業務與國際關係,政府應派出一些勇於任事主動出擊的幹才,不要派一些混吃等死的死公務員出去每天坐辦公室看時鐘等下班或等客人上門才做事;人家中國東北兩人作能搞「二人組」到處表演到處謀生也不會餓死;台灣外館至少還有三人卻淪落到「只有接機的功能」,如果外交部是這樣管理外館就難怪台灣外交部淪為「斷交部」了;吾人相信外交人員很羞於當「降旗大使」,同理、外交部長應也是很羞於當「關館部長」吧!

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全國一窮二百、百廢待舉,又發生連續三年大饑荒,毛澤東都還要「犧牲這一代成全下一代」去援助北朝鮮和北越的民族統一戰爭,去援助非洲和南美洲的第三世界小國,搞到現在中國在非洲的勢力連美國、法國都望塵莫及;我們甭去搞金錢外交但多發展一些國際關係和多蒐集一些各國經濟社會情報、多宣傳一些台灣的文化與觀光景點,讓世界了解台灣讓台灣走向世界應是台灣一個生存發展之道,基於台灣生存發展之基本需求及執行蔡英文總統國際發展政策-從國際走向中國,台灣真的沒有關閉外館的理由耶!(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