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退役血清馬退而不休 值得人類善待

中央廣播電台/劉玉秋 2016.09.05 00:00
疾管署標售為人類忍受注射蛇毒及被抽血痛苦的退役血清馬,遭到動保團體強烈抨擊,雖然疾管署允諾未來盡量不標售,改以轉贈方式處理退役血清馬,但馬兒的飼養、照料非一般家庭可以負擔,血清馬退休後何去何從引發討論,也值得人類思考究竟如何才讓這些具有極大貢獻的血清馬安養天年。

◎血清馬是必要之惡還是必要之善?

台灣平均每年都有約千人遭毒蛇咬傷,疾管署每年必須製造4,500劑蛇毒血清備用,而馬匹是最常被用來製造蛇毒血清的動物,這些血清馬會被注射蛇毒,耐受蛇毒發作的痛苦歷程後,直到身體血液中產生的抗體,達到可以製造血清的力價時,再抽出血液加工製成,一次最多抽取10公升血液,每一劑蛇毒血清可說是血清馬的「血汗結晶」,通常1匹馬從服役至退休約可達10年之久,對人類有極大貢獻。

◎勞苦功高卻遭拍賣?血清馬的血淚

而這些退役的血清馬與退役的警犬、緝毒犬的命運卻大不相同。疾管署10多年來大多以標售方式處理退役的血清馬,日前甚至風光的宣告有3匹退役血清馬將被送往清靜農場退休養老;不過國民黨立委陳學聖及動保團體追查後卻發現,這3匹退役血清馬並非被送至清靜農場養老,而是被私人馬場標下後轉往清境農場供遊客騎乘使用,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不捨血清馬退役後還得繼續血汗做工,頻頻替血清馬請命,呼籲疾管署應善待這些勞苦功高的退役血清馬。朱增宏說:『(原音)變賣之後,如果過去曾送給海生館,這純粹算是展示,有人照顧,這算是退休;但如果去拉馬車,我想在實驗動物保護的觀點來看,確實可以賣,但從動物的倫理觀點來看,牠已經替人類服役這麼久,最後疾管署還變賣做其他用途,這是一個問題。疾管署要告訴我們用了多少馬?這些馬去了哪裡?是真正退休嗎?還是再被拿去役用?展用?差很多,也涉及疾管署的誠信問題。』

退役血清馬不僅存在「退而不休」的問題,國民黨立委陳學聖還擔憂,退役的血清馬沒有獲得人道的對待,反而被當成報廢的財產標售處理,有些被標售的血清馬甚至下落不明,令人不能接受。陳學聖認為,把馬匹當成實驗動實屬非不得已,但是對人類有功勞的血清馬不該被當成報廢財產標售,牠們退役後的權益應該獲得保障。

其實不是所有退役血清馬都會被標售,疾管署定有一套淘汰程序,會由獸醫師檢定,只要「整體身體狀況仍可供觀光、展示、教育及休閒娛樂等用途」,就可依照「各機關奉准報廢財產之變賣及估價作業程序」辦理變賣,賣不掉的再進行轉贈,轉贈對象是有意願收容的公立機關或學校。不過,拍賣退役血清馬雖不違法,但站在人道立場來看,卻是大大有違社會觀感。農委會畜牧處動保科科長江文全建議,不是所有實驗動物結束實驗後都得安樂死,但一定要依「動物保護法」規定做適當照顧。江文全說,國內一年有60多匹實驗馬,疾管署的血清馬就占了49匹,其他在大專院校研究用,血清馬貢獻大,退役後應該比照退役警犬、緝毒犬對待,追蹤列管。他說:『(原音 我們站在動物保護的主管機關立場上,希望善待血清馬,無論是現役、退役,以我們立場建議疾管署比照公務門的軍犬、檢疫犬,這些單位使用犬隻執行公務,退役後的一些照顧跟列冊管理,進行必要的流向追蹤,才能妥善照顧對人類貢獻很大的實驗動物。』

◎建檔加追蹤 讓血清馬安養天年

標售退役血清馬讓疾管署成了眾矢之的,為了避免紛爭再起,疾管署疫苗中心主任江正榮表示,未來疾管署將盡量避免拍賣退役血清馬,改以轉贈為主,並會審慎評估接手單位,且針對退役的血清馬進行建檔長期追蹤。他說:『(原音)委員建議我們以後不要拍賣,我們研議如果可以不拍賣就不拍賣,以後如果有轉贈就要建檔,要去追蹤,如果有轉贈的單位也要定標準,要某些條件才能接受這些轉贈的馬匹。』

不過,養馬花費很大,包括餵養、照料、運動、疾病治療等都有賴專業,恐怕不是一般家庭所能勝任,退役血清馬在不得標售下,一般馬術場恐怕無意承接,未來何處才是牠們最幸福的歸宿,又是個未知數。因此,有獸醫師建議,應由疾管局編列經費,委託畜產試驗所恆春分所安置退休血清馬,是最理想的方式,此外,動保團體也呼籲疾管署找出製作蛇毒的替代方法,減少馬匹的耗損,別讓人類的幸福建築在馬匹的痛苦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