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莫名其妙的蝴蝶效應:李良的暴怒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9.02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第五徳嘉

張愛玲在散文〈愛〉中寫道:「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的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但是秦末大亂,武臣姊姊遇上三叛將軍李良,也是類似情境,雙方各自問了一聲好,但是並沒有發生浪漫淒美的愛情,而是一場只能用「蝴蝶效應」來形容的腥風血雨開端。

無法預知的蝴蝶亂飛

「蝴蝶效應」是指一種無法預測的連鎖效應,看來毫無關係的幾個事件,在骨牌效應的組成中,卻帶來巨大差異的變化,在風險控制上,幾乎無法提早知道與預防。

雖然「蝴蝶效應」無法風險控制,但是如果能應變得當,擁有「蝴蝶效應」之後的危機處理能力,有時反而能變成生命改變的契機,讓自己越變越好。

陳勝在秦末大亂時,為了北上擴展自己的勢力,於是派多年好友武臣,帶著邵騷、張耳、陳餘和一批兵馬,北上控制趙國的戰略地位,在一番奮戰與計謀攻防後,也就牢牢控制了趙國的各個大城市與戰略要點,還擁有了一批不可小看的新版趙軍。

武臣志得意滿下,在張耳與陳餘的建議下,也就自立為趙王,一時之間,好不風光。

小事變大事,大事變殺機,一切都是神展開

武臣手下有個從秦國軍隊叛變過來的將軍叫做李良,被派去平定常山,之後又奉命去攻打秦軍守衛的井陘,接下來卻發生了一連串神展開的「蝴蝶效應」。

一、第一隻蝴蝶:很假的招降信

防守井陘的秦軍守將,知道對手李良以前是自己人,所以用秦始皇兒子胡亥的名義,寫了一封招降信,希望李良考慮重新投靠回秦軍,但是這封信送到時,根本沒有封口,擺明了要害他被武臣懷疑,於是李良就拿出來給手下們一起看,笑笑表示不為所動,然後回程去找現任老闆武臣討更多的救兵,再來攻打井陘。

二、第二隻蝴蝶:與武臣姊姊偶遇

李良回程快到邯鄲之前,突然看到一大批華麗的車隊,心想這應該是趙王武臣出巡,於是畢恭畢敬地叫手下們跟他一起跪拜,在路旁等車隊通過,才準備繼續往邯鄲前進。

三、第三隻蝴蝶:武臣姊姊很有禮貌

武臣姊姊因為剛去酒宴回來,在半醉半醒中,聽到剛剛是李良將軍在路上跪拜她,就派人回頭跟李良打個招呼,順便說聲免禮。

四、第四隻蝴蝶:李良的暴怒

李良以前是尊貴的秦國軍官出身,並非平民出身,一想到自己居然跟武臣姊姊下跪,在手下面前很丟臉,而且李良在秦國大亂前,社會上的地位比武臣高了許多,越想越不高興之餘,情緒一來,再加上之前在前線,又收了反間信,回了邯鄲也許還真的會被誤會而被殺,結果在手下搧風點火之下,手一揮就派出一隊人馬,把剛剛路過的武臣姊姊車隊的人全部殺光,接著就帶隊攻向邯鄲。

五、第五隻蝴蝶:武臣與邵騷躺著也中槍

因為是自己人,邯鄲守軍就開了城門讓部隊進來,李良立刻組織部隊攻向各個戰略要點,還有皇宮和重臣的宅邸,趙王武臣、大臣邵騷與其他重要的官吏通通死於非命,只有張耳和陳餘因為平常好友多、人脈廣,第一時間就接到通報,他們二話不說就逃,並在重整旗鼓之後回擊成功,李良只好帶著部隊又回去投靠秦國將軍章邯,一生總共叛變3次的李良也變成「三叛將軍」。

學習重點:

一、人脈=錢脈=命脈

這場由蝴蝶效應造成的大亂,完全沒有危機發生前應該有的「攻擊訊號」與讓人能提前反應的「前置警示紅燈」,所以最重要的結局,其實是張耳與陳餘能逃過一劫。

而張耳與陳餘居然能安全逃生,是因為他們廣交朋友與賓客,人脈和耳目都是一流和優質的,所以第一時間能得到消息,而來得及逃跑。

二、危機處理能力

李良會出現人心異變的時候,其實是因為他的自尊心受傷了,EQ大亂,而失去調節情緒與克服衝動的能力,一念之間就起了殺機,但是張耳與陳餘在這場混亂中,立刻展現「危機處理能力」,收攏敗兵立刻擊敗李良,更重要的是因為武臣和其他重臣都被殺死了,活下來的他們立刻成為趙國第一號的人物。

日本企業價值評估專家野口真人在《我值多少錢?(私はいくら?)》一書中提到:

█世上不存在保證「出人頭地」的方程式

█一切都和「施與受」有關

█對於自身工作的「風險」和「目標獲利率」要有所自覺

█在逆境中更要保持「品格」

█只求安穩的人無法獲得大好機會

█「冒險」有時是必要的!

所以,當張耳與陳餘在面對無法預測危機的考驗時,處理「蝴蝶效應」之後的連鎖反應,顯露了最值錢的「人才力」,趁亂爬上趙國最高位階而逆轉人生。

《史記》原文:

李良已定常山,還報,趙王復使良略太原。至石邑,秦兵塞井陘,未能前。秦將詐稱二世使人遺李良書,不封,曰:「良嘗事我得顯幸。良誠能反趙為秦,赦良罪,貴良。」良得書,疑不信。乃還之邯鄲,益請兵。未至,道逢趙王姊出飲,從百餘騎。

李良望見,以為王,伏謁道旁。王姊醉,不知其將,使騎謝李良。李良素貴,起,慚其從官。從官有一人曰:「天下畔秦,能者先立。且趙王素出將軍下,今女兒乃不為將軍下車,請追殺之。」李良已得秦書,固欲反趙,未決,因此怒,遣人追殺王姊道中,乃遂將其兵襲邯鄲。

邯鄲不知,竟殺武臣、邵騷。趙人多為張耳、陳餘耳目者,以故得脫出。收其兵,得數萬人。客有說張耳曰:「兩君羈旅,而欲附趙,難;獨立趙後,扶以義,可就功。」乃求得趙歇,立為趙王,居信都。李良進兵擊陳餘,陳餘敗李良,李良走歸章邯。《史記.張耳陳餘列傳》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矯情也是種技能-叔孫通的複雜儀式夏侯嬰:一個總是「徐行」的沉穩忠臣摯友的保存期限:張耳與陳餘情義變質學成文武藝,賣給帝王家漢朝的禮貌冠軍:萬石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