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公務員的兒子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9.01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Photo Credit: Unsplash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你要是問:「你喜歡公務員嗎?」我的答案應該是否定的。原因,或許有那麼一點點是因為十幾年來做政府的生意,老是被官僚系統的諸多問題氣個半死,但大部分是因為我是一個公務員的兒子,一個一生兢兢業業地在崗位上為國家做事的人的兒子。

這樣的一個出身,在我的記憶裡,可以簡化唯一個字,就是「窮」!父親作為一個食指浩繁、貧窮木匠之家的次子,打小就明白努力讀書是他唯一的出路。長大成人,毫無背景又得立刻擔負家計的他,只能從大三就先拼過學歷鑑定然後參加國考。考上了,他也沒得選,因為要成家,就只能找一個有供給宿舍的單位。就這樣,我們家在當年尚屬「山裡」的新店安坑落了腳。這樣的家庭,當然重視教育。我打小就得通勤越區,從小一第一天上學起,就是天不亮搭著爸爸單位裡的交通車往城裡的學校去,因此除非交通車出了毛病(我印象中這事兒沒發生過),否則必然是全班頭一個到的。這後來成了習慣,即便老爸拼了命買在新店市區買了房子,我卻到讀大學了都維持著班上最早到校的「毛病」。

很小的時候不會比,混在一塊的也都是單位裡的孩子,了不得就是爭爭吵炒、嗑嗑碰碰。但慢慢大了,就懂些了。學校選家長會長、委員的單子拿回家,媽媽總是說:「你爸就一個公務員,不是人家那些當董事長、大教授、律師的,我們哪有辦法這樣給學校捐錢?」同學生日請大家吃這吃那,我也好不容易有一次能請大家吃個海綿蛋糕,隔年再要,沒多說的,我挨了老媽一頓揍。更大些,同學爸爸是醫生、開公司的,往往放學了就是開車來接。我有幸搭同學的便車回家,心裡總奇怪為何老爸不買車?這問題,千萬別問,一問,老媽就通盤地要講解一次老爸的薪資結構,不聽便罷,越聽越絕望!我們這樣的家庭,還得栽培孩子讀書、補習。長大後,曾抱怨我媽怎麼我大了些就沒給學個什麼才藝好讓我更容易把妹,老媽講:「你老爸那點薪水,給你們兩個兄妹繳學費、繳補習就已經很吃力了,我們還得為未來盤算,哪有多的錢學什麼鬼才藝?但該補的,我有少你嗎?」的確,也難怪,當我念高中瘋社團瘋到總是班上倒數前幾名時,我媽沒敢講太多話。但,窮的影響不只是物質,還有觀念與心態。因為,人是會怕窮的!

大約是到上大學前後,我才覺得家裡的經濟鬆一點了。那,正是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說是說鬆一點,但當時爸爸就曾說過,他大學的同班同學,沒幹公務員的,當時幾乎都發了。媽媽有段時間還氣爸爸就只是個公務員。沒別的,就一場同學會下來,人家都是開雙B、帶勞力士的珠光寶氣,只有我爸媽是搭公車去的!

景氣好了、大家富了,台灣有錢到要談「富而好禮」了,國家才把原本幾千塊,萬把塊的公務員薪資逐步調高到稍稍合理的地步。放在上個世紀最末的二十年,看是漲了不少,但除非「另有進項」,否則要養家活口、栽培孩子,還想買塊遮頭瓦的公務員,還是社會中經濟力屬於相對弱勢的一環。真不騙你,我大學認識一個開車上學的同校學生,他高中時期爸爸從開貨車的司機力拼成貨運行的老闆,有個讀大學的孩子,一台當時拉風的全新國產2000c.c.,理所當然;而我這個人事主任的兒子,嘿嘿,那時卻還在為買台自己的摩托車跟老媽奮戰。

我,就這樣長大;打小,立志就是不當公務員!

當然,經濟、社會的環境變了、快速地變了,爸爸公職生涯最末幾年的位子也更往上走了,媽媽呢,也開始有人叫她「夫人」了。而我已經大了,已經是那個不想跟老爸一樣幹一輩子公務員,所以不安於室自己出來瞎搞的傢伙了。你說我現在就賺很大、沒小時候的那種經濟憂慮啦?別傻了,創業是很痛苦的!這段時間每每回家,媽媽總是擔心爸爸退休金會有變動,她又彷彿回到了我小時候那種得拼老命守著錢的時光裡,我看了,真是憤怒!

我爸的第一份薪水即便換算現在的幣值,想來最多也就是最低工資上下吧,政府是虧待那個年代的每一個公務員的!國家那時很窮,但要人做事,只好用「未來」、用「退休」去塑造一個願景,讓當年的年輕人願意投身軍旅、公職與教職。一月從幾千塊開始,業外收入要受一堆法律的規範,還得扣除公保跟退休金,超低薪了十幾、二十年,有點補貼又怎麼樣?且這些名嘴一天到晚「傳頌」的好康,民國八十年代後隨著軍公教薪資的所謂合理化,早就都不見了!現在,政客們沒本事把國家經濟搞好、維繫台灣錢淹腳目的榮景,也沒本事把軍公教的退撫基金穩住,那就能對這些一輩子就奉獻給國的人毀約、背信嗎?就能讓一個花了一生力氣去相夫教子、作為公務員後盾的老太太,去擔心受怕嗎?這是什麼政府?

更離譜的是,一個政黨為了政權,拼命去抹黑軍公教,用造謠去分化、撕裂社會的不同族群,去污名化這一代代作為政府與國家中堅的人,用謊言營造的矛盾與憤怒轉化成他們執政的動力。年金改革不是不行、更不會不該,但憑什麼踩在他們的背上去搞?搞清楚,軍公教的每一份薪資,都逃不掉、避不了,所得稅的稅基很大一部份就是他們!更何況,有人在政府裡只幹過政務官,年資比我爸短多了,為什麼這樣的人可以有六百多萬十八趴的存款?

九三軍公教上街頭,我這打小就立志不幹公務員的公務員之子,面對自己出身背景被這樣糟蹋,是要怎麼沈默?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甚麼叫做自由射擊?社會企業之我見情緒台灣台苯狗咬狗 吃相難看被教改漠視的實驗教育擺包乖乖就好嗎?

社群留言